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美食诱获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14章 生死关头鉴假意真情

第1514章 生死关头鉴假意真情

文/人一介
美食诱获简介 本章字数:10075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陆先生又上头了 我的神秘老公 怂者为王 女总裁的神医兵王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重生之这个学渣很逆天 全能跨界王
月亮公子和大哥乔直正聊得入港,突然那个分值系统发了神经一样宣布了一个得奖结果。

之所有说它发神经,是因为它竟然把那个奖品给了月亮公子。

现在月亮公子大名鼎鼎,谁不知道他是日月明光直播台的所有者和总主持人?

自己主持的发奖把奖发给自己,这不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抹黑吗?

你说不是自己搞鬼谁信?鬼都不信!

如此一来,月亮公子不是把黄泥装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估计这件事情处理不好,月亮公子的名声更大了。

不过不再是大名鼎鼎,而是臭名远扬了。

那个系统也是够了,就这样一件糗事,它竟然又广播了一次。

令人讨厌的声音一直灌入月亮公子的耳朵。

“恭喜!这件奖品的名字是,暂时保密,一会儿以后再予披『露』,得奖者的名字,哈哈!是月亮公子,他现在是一月明光直播平台的总裁和主播,哈哈!这只是巧合,我保证,绝对没有作弊!”

在一次傻眼的月亮公子,他作梦也没有想到他也能得奖。

而且他的记忆中,他可没有打赏从而得到抽奖机会!

这系统的『操』作,实在是难以理解。

这个时候,月亮公子已经打定注意,一定对这个奖品拒之不领。

估计那个系统也觉得奇怪,导致那个宣布消息的功能,都改变了方式。

它用拟人化句式,非常灵活地、大幅度地调整了公式化的套语,还打了个哈哈。

看到月亮公子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的鼻子,满脸的懵『逼』样子,乔直哈哈一笑!

月亮公子不想等了,就要开口宣布拒领奖品的决定,

就在这个时候,系统有大声宣布:“这个奖品的名字是快意恩仇,其功能就是为持有者报仇,当然也报恩,但是主要是报仇!

“至于快意,当然就是字面意思,在你报仇的同时,还让你感到大快人心,外加人心大块!总之,让你从头到脚、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舒畅无比!”

一听这套说辞,月亮公子将嘴紧紧地闭住。

如果是别的奖品,哪怕值得十亿美金,甚至十亿佳苑币,他也痛快地拒了。

可是这个快意恩仇,绝对不能拒绝,即使是再花十亿佳苑币,他也要了!

乔直大笑一声:“哈哈哈!二弟你这也太鸿运高照了!

“刚要睡觉就有人给你送来个枕头,这岂不是说明你的大仇一定得报,因为它符合天意?”

这时候,精灵妹妹又跑了出来,给乔直捧场。

她说道:“直哥哥说得对!月亮公子,系统给你这个奖品是造物主亲自决定的,而且不在原来的抽奖计划中。

“因为你们有了这个念头,造物主因势利导,使用你们这个一念生发出来动机,达到他的目的。

“为了帮助你们坚定信心,帮助你们完成任务,所以他就奖励二弟一个快意恩仇。

“当然,既然是奖品,就应给是给有功人员,造物主说了,月亮公子这小子最近干得不错!

“否则,为什么会给你呀?有报仇念头的人多的数不清。

“我告诉你,快意恩仇这个东西威力很大,不仅仅是让拥有者念头畅通,而且主要是让拥有能够把念头变成现实,这才是真正的快意!

“否则,你念头了半天,什么也办不成,反而被人欺负了,哪里会有快意恩仇?

“具体的我不便透『露』,跟你们说了这么多,已经是超出常规了,其余的东西你们悉心领会就好。

“还有,你们如果有问题,自己搞不清楚,可以随时问我,我能对你们说的,一定告诉你们。”

二人这才知道,月亮公子得到这个奖品背后的深意。

月亮公子很是感动,对天拱手,深表感谢。

虽然大仇未报,月亮公子的心情已经舒畅了一半。

因为他确信了造物主对他的眷顾,这也是他被那人迫害的后果之一,绝对的因祸得福。

再说光州市内中心地区,繁华无比,旧时的十里洋场,今天百里也不止。

今天晚上,穿城而过的珠江岸边光州中心珠虹大厦,一片灯火辉煌,亮如白昼,将那座极尽豪华的摩天大楼点缀得美轮美奂,成为天上少有,地上绝无的一个绝佳去处。

至少今天在这个场所主办活动的主人吴天良是这样认为的。

加上今天的女主人诧紫嫣也这样肯定,吴天良就更坚信不疑了。

珠虹大厦,光州最高的建筑,光州最大的企业珠虹金融集团公司的总部,坐落在珠江江畔,不但是光州的地标建筑,最难得的是它的周围就是都是广场。

在寸土寸金的光州市中心,这些广场甚至比那座摩天楼,还令人心灵震撼。

这个珠虹广场,每天晚上都是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中心,高级程度至少全国第一。

它的繁华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即使是狂风骤雨来袭,这里依然会红灯摇曳,人影绰绰,喧嚣如故。

当然不是让人在『露』天里在凄风苦雨里受苦,而是每逢这个时候,一个可以和珠虹大厦试比高的硕大天蓬就会凭空出现,将整个『露』天广场罩起来,形成一个与平日不同的奇特环境。

届时,所有的人员和活动,都被笼罩在雨雾之中,听着风声雨声,看着大浪排空,惊涛拍岸,别有一番情趣。

至于这种设施耗资无数,客人就不用『操』心了,那是吴天良『操』心的范围。

不过,知道吴天良n的就知道,虽然提供天蓬耗资巨大,也不过相当于一个晚上的营业收入。

今天晚上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诧吴联姻”,这是一个震动全国,轰动香江两岸的重大事件。

诧吴联姻?是不是搞错?不应该是“吴诧联姻”吗?

光州虽然商贸发展很快,可是古老传统却保留很多,男子主家根深蒂固,婚姻大事更是无比重要,这个“诧吴联姻”焉能出错?

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诧吴联姻”,绝对没错!

因为吴天良虽然是珠虹金融的总裁,但是却是入赘诧紫嫣的家庭。

因为,吴天良的发家壮大,每一步都离不开诧紫嫣家庭的支持。

今天的婚典,主人也是不惜破费,整个广场免费开放给光州市民,凡是参加婚典的一律免费。

不过广场即使再大,也不能满足所有光州千万人的聚集。

所以只好百里挑一,让他们选出十万人出席。

即使如此,这种规模也是世界范围内史无前例。

如果说外面的广场以人多为胜,珠虹大厦的里面就是官场大员的聚集了。

里面有来自各地各级官员的代表,官职不算太高,但是都是手握重权之辈。

其实,即使是官职,有的人也很高,只不过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引人注目,有的人故意隐藏了身份,以随员或者下级官员的名义前来。

只不过他们到底是谁,吴天良心里有数,凡是这样的人都被安排在第九十九层,里面的席位不安排座次,也不标明名字和职位,坐到里面喝好酒吃好菜就行。

当然,如果他们自己愿意私下披『露』自己是什么来路,那也没有什么限制。

他们中任意扽出来一个,都有极大的自主权。

婚典定在点开始,各种配合设施都已经准备就绪,所有服务人员都已经整装待发,就等时间一到,就要开始盛世庆典。

就在这个时候,乔直和月亮公子到了。

他们的目标是珠虹大厦和珠虹大厦的主人吴天良,可是并不知道今天这里有这个婚典节目。

月亮公子一看那个飘在半空的横幅,第一个“诧”字入眼,眼睛就红了。

乔直现在的感觉特别灵敏,当然还是拜他的十倍加成所赐,立刻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月亮公子恍惚了一下,才说道:“我当然最恨的是那个吴天良可是造成我现在的状态,直接的罪魁却是诧紫嫣!

“不好意思地说,我之所以失败,是中了她的美人计呵呵,美人计,我最走心、彻底相信的一个人,竟然跟我玩了一个美人计!”

乔直的感觉刚才说了,十分灵敏,听到月亮公子恨恼地提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充满了惆怅。

咦?旧情未灭?哦?难道还会死灰复燃?

乔直没有那些牵连,当下毫无犹豫地质问:“情况有变遇到老二弟你如果改变注意也有情可原,现在时间很关键,是你不让他成就好事呢“

“还是放他们一马,先让他们成就了好事儿然后再说?

“二弟你一言而决,不要犹犹豫豫,我听你的。”

就在这时,下面的婚典主持人高声宣布:“良辰吉日到正好成就良辰美景,诧吴联姻典礼正式开始!”

本来还在犹豫的月亮公子,一见到那个吴天良胸带大红花人模狗样的出现,如同雄霸一群小母鸡一样的公鸡见到另一只公鸡,顿时怒从心头起,咬牙切齿地说:“干他!”

说着一个飞窜,就从他们乘坐的那个飞天车上跳了下去。

这小子一着急,把空中当作了平地,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根本不会驭空飞行。

这样下去非摔成肉饼不可!

这种天然的无能无力,可不是他升起到一定程度就能把托举起来的。

幸亏乔直有这种能力,暗中帮助了他一臂之力,加上他自己有那个“快意恩仇”加持,有惊无险地落在地面,其实也不是地面,而是婚礼的主会场珠虹大厦一百楼的旋转大厅。

这个地方,是全场的制高点,所有人都能看到。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就是观看婚礼的全过程。

月亮公子、乔直,还有一个若隐若现的精灵妹妹妹妹从天而降。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还以为是助演嘉宾呢。

两个当事人也没有感到意外,都认为是对方准备的助兴节目。

毕竟无论哪一方都是庞然大物的存在,如果有心,都有能力搞这样的惊喜。

吴天良、诧紫嫣是主角,正在从出场那道门户走到舞台中心,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

而月亮公子才不管你们是不是主角,他是来报仇的,自然更不会停下。

乔直作为大哥,和月亮公子并肩而行,和他同进同退,不管什么事情都一同面对。

即使原来变幻不定的精灵妹妹,这个时候也不再虚幻。

她变成一个实质小美女,而且还挽住了乔直哥哥的胳膊,似乎在宣布自己的主权。

其实这也不足为奇,这种婚庆场合,虽然掺杂了许多商场的铜臭和官场的虚伪,对真情相爱的人,还是有很大冲击力的。

两拨人马终于相遇,目光撞击在一起,顿时火花四『射』!

说是众目相对,实际上只有六只。

其中月亮公子一方,只有两只。

而那对新人为一方,却有四只。

其中吴天良两只,诧紫嫣两只。

但是这新人一方两个人眼睛『射』出的光芒是大不一样的。

其中最复杂的是吴天良,他的眼光充满了恼怒!

本来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的愤怒自不用说他的恼恨,也可以理解。

他知道月亮公子不是一般的客人,前来到场为他的婚礼祝贺,肯定是来捣『乱』!

谁的婚礼被捣『乱』也不会高兴,所以他有理由恼恨。

比较奇怪地是,他的目光里,还有一点后悔!

估计只要不是麻木不仁的畜生,他就会对自己的背叛朋友产生一点对不起人的感觉。

可是,那也不能让人原谅他,因为覆水难收,悔不当初是没有用的,只有当初不做才有用。

可惜他没有使时光倒流的本事。

即使时光倒流,在同样的处境下,他多半还会作同样的事情。

月亮公子的目光对峙的对象是吴天良,二人势均力敌,无暇旁顾。

所以他顾不上去看诧紫嫣的目光,这个自然就归乔直解决。

乔直只是微微一扫,就知道了对方的情况,还是那个十倍加成的功劳,干什么都特快。

当然有一样千万不能快,如果快了,乔直就麻烦上身了。

不过,他那里浑浑噩噩的,还没有顾及到这个事情。

还有,系统一贯干事靠谱,不会在这个紧要事情上坑人。

乔直一看之下,就知道其中必有古怪!

那里面最应该有的,却几乎没有,就是如同吴天良一样的愤怒!

不该有的情绪,却有不少。

其中之一,就是高兴的情绪。

你说,一个仇人上门来复仇,破坏了你的婚礼,你有什么可高兴的?

真是岂有此理!

其次,就是后悔,这个占了大约有百分之三十!

那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情,觉得对不起月亮公子,所以见到本主过来,有些难以见人的不好意思。

再有,就是感到欣慰了。

这个和那个高兴有些类似,但是又不一样。

那个高兴是因为她不愿意现在的事情发生,可是自己又阻挡不了。

月亮公子一来捣『乱』,估计自己讨厌的事情就办不成了,所以高兴。

这个高兴就是和现在的情势有关。

而欣慰,是希望看到的一些东西,一直耿耿于怀,现在终于看到了,所以老怀大慰。

当然她没有老怀,只有很老的一股怀念。

乔直不知道她怀念的是什么,也许是导致月亮公子遭受严重打击的那些烂事。

也许她除此以外,还跟月亮公子有什么美好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乔直了解的对方那个女子,似乎和月亮公子描述的那个女人不一样。

两外,乔直还有一个令他眼红的发现。

那个女人还是原装正品!

她在这个乌七糟的场合混迹很长时间。

还跟过去的月亮公子、如今的吴天良两大男神闹过情史。

实属不易,简直就是凤『毛』麟角。

由此可见,她一定在坚持着什么。

这些东西,都是一晃而过,也就是乔直那种超级快速的大脑才能乌七糟想这么多东西。

月亮公子和吴天良那边就简单了。

吴天良道:“你怎么还没有死?你瞅什么瞅?”

月亮公子:“你都没死我干嘛死?瞅的就是王蛋你!瞅死你!”

吴天良:“再瞅我弄死你!赶紧滚!等我动手就麻烦了!以前跑了算你便宜,还回来找死!”

月亮公子:“你的天良都被狗吃了!

“恶有恶报,时候一到,一定要报,今天就是你遭报的时候!”

吴天良:“不知所谓!不自量力!再不走,想走你都走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嗓音里竟然有一丝焦急。

这时候,月亮公子仇恨满胸膛,哪里顾得上其它!

他也不再废话,嗖的一步窜了上去,伸手去抓吴天良的脖子。

这如果抓住,月亮公子手腕一拧,即使不要命,也会让他半身不遂。

就在这时,炸雷似一声吼:“有刺客!开n,杀无赦!”

随着这声暴喝,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黑衣人,从四面方跳了出来,冲进舞台中心地带。

他们二话没说,就是紧扣板机,子弹如同骤雨扫向月亮公子还有乔直与精灵妹妹组合。

与此同时,吴天良如同一道轻烟,闪出了弹雨覆盖的范围。

那个女子诧紫嫣也是一闪!

人们以为她也会和吴天良一样,离开这个危险地带。

哪里知道,她却改进了相反的方向,一下子扑到月亮公子身上!

与此同时,一梭子弹,尽数打进她的后背!

她当时什么都没有来得及说,当场气绝身亡!

这一下子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这个结果,是不可接受的!

那个下令开n的人才是这个事件的主导人,他的大目标当然是破坏婚礼的人。

然后,如果迫不得已,那个吴天良也可以牺牲。

唯独那个诧紫嫣绝对不能死!

可是,现在偏偏别人都没有死,只有那个绝对不能死的诧紫嫣却死了!

而且那种n弹只一颗就可以要人命,她却中了整整一梭子,一共二十颗!

正是死得不能再死,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她!

这个事情也大大出乎月亮公子和乔直的意料之外。

月亮公子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诧紫嫣是不想他死。

可是因为情况紧急,竟然一个字的交流都没有来得及,临时之前也只是最后看了她一眼。

月亮公子只是看到,诧紫嫣眼眸中的无限深情!

不过,也就是坚持了不到半秒,那致命的n弹随后而至,迅猛地夺去了她的生命。

无边的黑暗沉重地压在她的眼睑,让她留下留恋的一瞥。

慢慢而不可逆止地合上她原本明媚的双眼。

月亮公子顿时傻了,只来得及紧紧抱住她,呆立当场。

即使精灵古怪的精灵妹妹也没有想到。

她一到现场,就『操』作矛盾套装保护他们这一方的几个人,这可不包括在场的其他人。

其实,n声响起的时候,诧紫嫣即使不扑上来保护月亮公子,月亮公子也啥事没有。

可是,他们自己知道,诧紫嫣不知道啊!

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她依然扑上来,把死的危险用自己并不宽厚的后背挡在外面。

把生的希望留给月亮公子。

也许她是觉得,那些人不敢对她开n,她不会有生命危险。

当然她也知道,即使那些不想开n打死她,也不见得能控制得住。

反正不管怎么说,她就是要付出生命代价,来保护她想保护的月亮公子。

那些开n的人,一看打死了他们绝对不能打死的人,也都傻掉了。

他们在执行命令之前,都被千叮咛万嘱咐。

他们的唯一决死的命令,就是不能让那个女孩诧紫嫣出事否则,定斩不饶!

犯了致命的错误,这些人也都不再行动,因为现在干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那个指挥开n的人,还算冷静,知道自己大错铸成,死罪难逃。

但是,也绝对不能让诧紫嫣的尸体落在歹徒手里。

于是他指挥他的人马,依然是一身黑衣,只是赤手空拳,没有持n。

一看就是武功高强之辈,排成一个扇面包围上来,意图夺人。

一边开展行动,一边沉声喝令那些黑衣人,一边对月亮公子等人。

“你们听着,将诧紫嫣小姐交回来,让你们全身而死,否则我活剐了你们!”

其实这个时候,乔直正在用灵犀一动给诧紫嫣做检查。

那种伤势,换做平常的医术,肯定没救了。

因为那些子弹打得非常精准,将整个大脊的所有骨头全部打碎了!

可是,在灵犀一动面前,那就不算大事了。

不过,也不能耽误太久,最好是马上治疗,其它事情可以救过人以后再说。

听到那个罪魁祸首呱噪,乔直大吼一声!

“住嘴!你如果想救活诧紫嫣,就把你的臭嘴给我闭紧如果你存心让她死,你就继续嚎叫。”

那人一听刚想发怒,可是一听还能救活,立刻就住嘴了!

因为他知道,保住诧紫嫣的命,就是保住了他的命也是保住了他们全队人的命。

他果然就住了嘴,只是疑问了一句:“真能救活?”

乔直哼了一声:“废话!跟你吹牛,你配吗?”

这个时候,精灵妹妹出来说话:“直哥哥你干你的正事,我们对付这些杀人的渣渣!渣渣们!你们刚才对我们『射』击,罪当死亡,而且造成了一个死亡!

“我现在要对你们执行死刑,不过看在你们没有继续『射』击的份上,我只挑那些开n的人中十个罪大恶极的家伙处死,这个事情就算揭过。

“不过再有下次的话,全部杀光你们,一个都不放过,一个个都让你们从渣渣变成真渣渣!”

说完,也不知道她怎么一摆手,顿时挂起一阵狂风!

狂风夹带着一千多发子弹,向刚才开n的人卷了过去!

那个准确度比刚才那些n手厉害多了,名副其实的弹不虚发,一千发子弹全部击中目标。

不过目标比较集中,就是刚才精灵妹妹宣布的,十个罪大恶极之辈。

他们每一个人都中了一百发子弹,全都都成了粉碎状态,完全彻底地成了渣渣。

他们的同伙看了,都心中非常清楚,如过不是对面这个小姑娘缩小了目标,他们一个也剩不下。

当然也更不是他们剩下的这些人,比死的那些人厉害。

因为那些死的人既然罪大恶极,就是他们都高人一等,本来就是队中十大魔王的存在。

这边精灵妹妹辣手摧花,不对,哪里有那么难看的花?

辣手降魔吧,才差不多!

那边乔直动用灵犀一动,将姹紫嫣给救活,一如既往,还附赠生命力的百分之二十。

说来就是神奇,其他人都增加在力气上,或者是智力上。

这个诧紫嫣本来就美貌非凡,这次增加,却集中增加在美貌上。

现在,从心里欢乐贯穿到外表上,简直就是飘飘欲仙的画中美人。

经历了生死考验理解了诧紫嫣心意的月亮公子,心中再也没有半点郁闷,抱住美人再也不放手。

就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和她受伤时一样,紧紧抱住她,似乎她身体弱弱,不抱不行。

其实,现在的诧紫嫣身体健壮,反抱月亮公子都没有问题。

月亮公子打定主意,从今以后,有生之年,天塌地陷,海枯石烂,再也不会放手。

如果有可能,却对不让她再离开自己,最大距离不能超过零点一寸。

就在刚才,诧紫嫣对他附耳密语道:“今天是我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一个男子抱,你便宜大了!“还有,女孩儿最宝贵的第一次,姐姐也给你留着呢,便宜你这个小坏蛋啦。”

这些都是他们以前说过的甜言蜜语,虽然月亮公子大一些,可是诧紫嫣就是愿意充大辈当姐姐。对方那个头领一看真的将诧紫嫣给救活了,顿时对他们几个人另眼看待。

他可是心里有数,那一梭子子弹打在身上,别说一个娇滴滴的富家千金,就是一头野象,也没有活着的可能。

于是,他就把吴天良叫了回来,一起走到乔直等人面前。

一方面致以感谢,另一方面请求归还诧紫嫣。

在那个领头的人致谢以后,吴天良也对月亮公子说:“兄弟,是我的不对,我害了你。

“但是我也有苦衷,不得不为,而且如果你不让步的话,就可能丢了命。

“在这方面我自认我虽然坏,但还不是坏透顶,这个你可以和诧紫嫣验证,想必她不会骗你。”

月亮公子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还是看向怀中的美人。

即使不用验证,也可以趁机来个眉目传情。

这样挺好,抓紧一切时间补偿,前一段时间损失太多。

诧紫嫣心同此想,主要是眉目传情,顺便也肯定了吴天良说的那个真是那么回事。

不过,事归事,人归人,乔直道:“这事可以揭过,我不找你们麻烦。

“但是,诧紫嫣是吧,你是否回去,还是跟着我二弟走,这个全看你的意愿。

“你要回去,我们不拦你。

“你要是跟着二弟走,让月亮公子那小子占便宜,谁也不能改变你的决定,如何?”

诧紫嫣就觉得腰间一紧,又是那个月亮公子表达心意!

她嘻嘻一笑说道:“跟着月亮公子有什么好?一生气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找都找不到。”

月亮公子傻乎乎地保证:“以后保证不跑,你弄根绳子拴住我腰。”

诧紫嫣道:“这样啊,我暂时相信你吧,我跟你走,但是一旦你不听话,我还会跑回来的!

“对了,我的去向确定了,吴天良,你欠我老公的,是不是也要算算账?”

听了诧紫嫣的一句话,吴天良立刻就心跳加速,小脸都白了。

说实话,他开始的时候还心怀侥幸,觉得我放弃了女人,多半就保住的我的万贯家财。

可以后半生无忧,也是好的,虽然肯定没有之前的那样风光。

珠虹金融的总裁,诧家的女婿,虽然是倒『插』门,还有光州第一企业家,哪个光环不是耀眼夺目?

可是今天本来是我人生的顶峰,却被月亮公子一脚给踹下了深沟。

此前所有的趋炎附势、卖友求荣,全都竹篮打水一场空。

自己费尽心机配合别人搞月亮公子,搞是搞成功了,却埋下自己被搞的伏笔。

这不,今天来了一个总算帐、算总账,怎么来的不义之财,还得怎么给退回去。

这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报应不爽,冥冥之中,老天爷放过谁?

所以,他也灰心丧气了。

即使不灰心丧气,他也不敢和诧紫嫣对着干。

“算算就算算,你说怎么算,我照办就是。”

“那好,你自己说说,真凭你的实际能力赚的钱有多少?

“你给我一个数,别搞什么歪门邪道,我一直盯着你,知道你那点事儿。”

听了诧紫嫣如此说,吴天良的脸『色』更苍白了一些。

他自己对自己的凭能力赚的钱,也是心里有数。

总共加在一起,也就是一千万人民币左右。

不过,他的开支也大,如果除去开支,没有什么净利剩下。

“一千万吧。”

“切!你『毛』的够一千万就不错了!骗鬼呢!说说你的珠虹金融有多少钱?”

“这个我不得不自豪一下,昨天刚算好的,净值的现值一共一千亿,这个绝对货真价实。”

“好吧,看你管理珠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你把珠虹金融全部交给月亮公子我老公,我作主,对你不予追究,而且给你一千万,你老老实实别捣『乱』,我保你后半生生活无忧。”

“这也太狠了吧?想我吴天良劳碌半生”

“不满意?那一千万也没有了!”

“你,算了,我不和你争了,一千万给我,我把珠虹金融交给月亮公子,从此一刀两断”

“慢着!”一道洪亮的声音从99楼传来。

声音不紧不慢,浑厚无比,一听就是官威厚重,大权在握的气势。

随着话音,一个国字脸肥头大耳的官场人物走了上来,大概是对此地非常熟悉,是从一个专用电梯过来的,其他官员还都在99楼稳坐,坐山观虎斗。

那人一上来,走到中间位置,对吴天良说:“我光州府衙在珠虹金融虽然只有白分之五的股份,但是这只是表面文章,实际上还有不再共有名义下,但是却被公家股份控制众多小股份。

所以你不能代表我们做决定,所以对不起,月亮公子,这个珠虹金融不能交给你。”

月亮公子黑着脸问道:“这样说来,之前吴天良的所有『操』作,都是你叶五粮的筹谋?”

那个敦实汉子冠冕堂皇地一笑:“没错!我五粮『液』做事光明正大,事无有不能为人言者!

“为了光州的发展,我不惜个人荣辱,不计个人得失,这就是堂堂正正的五粮『液』!”

原来这位叶五粮,官场应酬特别厉害,一斤装高浓度五粮『液』可以连灌三瓶,不用吃菜,不用吃饭,这个本领在全国名列第一,连那些专门的陪酒师都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人送外号五粮『液』,也就是将他的名字和姓氏按照国际惯例换个位置。

同时,也是因为他把官场的豪饮能力应用到商场,也是所向无敌。

没有一个商人不对他签署城下之盟。

所以,无论官场还是商场,一提“五粮『液』”,无人不晓,比名人的介绍信还好用。

“五粮『液』是吧,谢谢你报上名来!”

乔直接上了话头,自古民不和官斗,如果月亮公子和他对垒,气势上难免低人一头,可是乔直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别说一个顶多只是城市的一个官僚,广州府的府伊,顶多比品芝麻官大二倍而已。

估计他的能量在于地头蛇的优势,可是乔直是一个可以到处呼风唤雨的强龙!

你地头蛇安分守己,乔直也不会找到你的头上。

可是惹到了他的兄弟,那他就不客气,一定给你来个强龙硬压地头蛇,非给你压死不可。

“说说你为什么欺负我的兄弟月亮公子?说出道理也许放你一把如若不然,仗着你的那点官威欺压良善,让我的兄弟吃亏,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天理昭昭!”

五粮『液』稳重地转了一个二十度弯儿,正面对着乔直,说道:“哪里来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之徒!我凭什么要对你说?

“不过,你是客人,我光州历来好客,有名的铜壶煮三江,也罢,我就告诉你我的理由。

“也省得你继续捣『乱』,这个理由就是,我是官,他是民,民听官的天经地义,根本就不用理由!

“听清楚没有?听清楚了赶紧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一旦动用武力,你们顷刻之间,就化为齑粉!”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四面方都响起了警笛的鸣叫与此同时,空中也传来一阵轰鸣,四周飞来上上百架武装直升飞机,每架飞机上都伸出机n的前身。

对准乔直他们一阵晃动,如同毒蛇脑袋一样伸缩吞吐,正在寻找猎物准备捕食。

乔直一声冷笑。

精灵妹妹一步跳出,矛盾套装一抖,准备给他们来个厉害的。

别看对手又是飞机又是警车的,估计一轮下来,全部都会干掉。

只要他们敢抢先开火,就是他们灭亡的开始。

不过,那个五粮『液』看来是个『性』格稳重、经验丰富的老官僚,他弄来这么多人和三个人对峙,却没有发令进攻。

看样子,他只是打算保持强大的威慑力,希望兵不血刃,解决问题。

这个稳妥策咯,没有造成大『乱』子,也是救了他自己。

矛盾套装虽然厉害无比,可是乔直却也不会主动进攻,而是等着对方动手,然后还治其身。

对峙当中,乔直忽然想起,这个时候江一点应该可以解决!

于是,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这个时候,那些在99楼继续吃喝的官僚当中,突然一个电话响起。

一个胖子接了电话,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本来不想出头,看着你们热闹多好!

“既然你觉得我来解决好,我就出去一趟。

“你跟那个酒坛子说一声,就说我江一点一会儿有个问题要请教他一下。”

原来那个胖子不是别人,正是江一点。7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13章 脱胎换骨打工罗宾逊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514章 生死关头心迹终显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