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美食诱获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46章 斩草除根黑狼帮荡平

第1546章 斩草除根黑狼帮荡平

文/人一介
美食诱获简介 本章字数:10683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医种田:傻妻驭夫记 在苏哥哥怀里撒个野 吞天龙王 今嫁 提督中年 最强医神:重生逆天女王 余生有你,甜又暖 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
听到遥琪的这句话,百里良骝有些意外,他万万没想到,遥琪竟然会给他提出这个请求,可见这个看似高高在上的总裁,生活是多么的空虚寂寞。

看着遥琪期待的眼神,百里良骝眨了眨眼,做了个没有问题的手势:“没问题,此后八天,我每天给你买早餐,而且保证不重样。要是遇上我心情好的时候,或许我还会在家里给你做一顿。”

“真的?”遥琪惊喜道,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高兴得像是得到了糖果奖励的三岁小女孩。

百里良骝点了点头,一脸认真道:“我这个人,很重视承诺,当然是真的。”

遥琪咧嘴笑了起来,脸颊上浮现两个酒窝,既妩媚,又甜美。

当然和柳絮飏的那种天然妩媚不一样。

她见百里良骝笑嘻嘻地看着自己,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坐回椅子上,羞得低下了头,不敢抬头去看百里良骝的目光。

百里良骝话锋一转,问道:“对了,遥总,刚才来的那些人,就是想强迫你签包装和物流合同的人?”

“对,就是他们。”

遥琪点了点头,随即心里咯噔一跳,自己之所以请百里良骝来保护自己,不就是担心黑狼帮吗?现在百里良骝把这个潜在的危险解除了,他难道是想提前终止合同?

如此一想,遥琪心里顿时有些慌了。

不过百里良骝却只是噢了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她顿时就放下心来。

之后一整天,一切都过得十分平静,并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

不得不说,遥琪办事的效率很高,当天就让人去采购新的研发设备,而且预算比之前有所提升,整个产品研发部都将进行新的改造,力求借此机会,让产品研发部的综合水平更上一层楼。

而眼看到了下班的时候,遥琪收到了一笔对私的款项,总额是五千万。

紧接着,她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李双头发来的,内容就是说短时间内凑不了一亿四千八百万的款项,先给五千万,希望遥琪能宽限几天。

此事遥琪并没有自己做主,而是征求百里良骝的意见,道:“百里良骝,李双头说宽限他几天,你觉得呢?”

“那是你的钱,当然是你做主。”百里良骝靠在沙发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似乎完全没有把一亿多的钱放在眼里。

遥琪想了想,给李双头回了条短信,对百里良骝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宽限他几天。”

把电话收起来,遥琪道:“百里良骝,这次能得到黑狼帮的巨额赔偿,你功不可没,我决定将你的佣金提高到五千万。”

百里良骝的佣金本来是五百万,转眼就提高了十倍,这跨度实在太大了。

不过无论是五百万,还是五千万,对百里良骝来说并没有差别。

他摆了摆手:“不行,就按合同来,我这人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不过你非要报答我的话,可以……”

“可以什么?”遥琪问道。

百里良骝嘿嘿笑道:“可以以身相许,我或许勉强还能考虑考虑。”

“考虑你个大头鬼。”

遥琪哼了声,抓起桌上的陶瓷笔筒,朝着百里良骝扔过去,却被百里良骝轻松抓住,连里面的笔都没落出来一支。

看着懒洋洋把笔筒放在茶几上,然后走出办公室的百里良骝,遥琪怎么都想不通,这个明明很牛逼的人,怎么就没个正经的时候。

晚上,百里良骝给遥琪打了个招呼,说是出去吃宵夜,然后离开了这片住宅区。

他出了遥琪的别墅,脸上常常挂着的笑容渐渐收敛,眼中露出冷厉的寒光。

百里良骝从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他也深深地明白打蛇打死的道理,既然和黑狼帮结仇,他就决不会让李双头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李双头活着,对他没有威胁,但他怕对方发起疯来,伤害自己身边的人。

潜在的定时炸弹,百里良骝决不允许。

更何况百里良骝从来都是个记仇的人,云巫山发生的事情本就是李双头安排的,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而在百里良骝看来,这个责任的后果,就是死亡。

杀李双头,百里良骝无所顾忌,因为这是为民除害。

至于李双头有多坏,从今天他到遥氏集团来强迫签订合同,欺负研究部的女研究员,就能看得出来,这样的事情,他肯定没少做。

百里良骝打开手机,查看了李双头的个人信息之后,他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对开车的中年大叔笑了笑:“师傅,龟鹤山庄。”

龟鹤山庄是东安一处着名的别墅区,档次和遥琪住的盛世华府不相上下,住在里面的都是富人,不过这里的人追求的都是长寿。

说明他们的年龄比较大,而且财富多得都不用再去斤斤计较了。

至于那个龟字不好听,他们还真不在乎,他们是不是真懂龟寓意长寿,这个不关紧要,反正他们看到的乌龟都是几百年活着,只要活得久,管他乌龟王八蛋,谁在乎。

不过龟鹤山庄有些特别的是,这里住的人,做的生意也大多都是偏门,甚至苏门答腊整个岛屿最强的几个昏暗势力的老大,都住在这个别墅区里。

此时,李双头的别墅内,他坐在客厅宽大的沙发上,对站在身前一名面容消瘦的年轻人说道:“豹子,杀手都安排好了?”

“老大,按照你的指示,我直接悬赏了一亿,刚好达到可以请动世界排名前十杀手的价码。对方看到任务目标如此简单,一名排名第九的杀手,很快把这个任务接了下来,在我支付了五千万的定金后,对方确认会在一个月之内,前来苏门答腊完成任务。”

叫做豹子的消瘦年轻人,认认真真地对李双头答复道。

“很好,世界排名第九的杀手,我还不信除不掉他。”

李双头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狰狞之色。

沉默了下,他看向豹子,问道:“对了,有没有关于那个杀手的信息?”

豹子道:“老大,有是有,但所有的信息都是假的,因为没有哪个杀手会把自己的真实信息暴露出来,不然的话,不仅以后他执行任务会变得更艰难,而且杀了那么多人,仇家知道他的身份,肯定会找上门的;不过你放心,世界排名第九的杀手,已经强大到不可想象,绝非那个叫百里良骝的男子可以抵抗。”

李双头心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也就不再多问,对豹子道:“你也辛苦了,二楼客房我给你准备了个新来的俄国小妞,你自己上去好好享受吧。”

“谢谢老大。”豹子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中却透着难掩的兴奋。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匆匆地跑进了别墅。

“老张,你急什么。”李双头皱了下眉头,看向一脸紧张的张奎。

“李兄,我听你手下的人说,你要请杀手暗杀百里良骝?”张奎看向李双头,焦急地问道。

面对张奎的问题,李双头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点了点头,沉声道:“是的,我的确要暗杀百里良骝。”

“不行,李兄,你这样做,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张奎连忙劝道。

李双头听到这话,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没好气道:“老张,我儿子被百里良骝杀了,而且这几天因为这个百里良骝,我们黑狼帮也处处受到黑白两道的掣肘,如果不把百里良骝除掉,我李双头以后还怎么在苏门答腊立足。更何况大头的仇,我这个当父亲的不能就这样算了。”

张奎见李双头不听劝,皱了下眉头,道:“李兄,百里良骝绝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暗杀不成功又怎么办?”

听到这话,正往楼上走的豹子停下脚步,看向张奎道:“张爷,你未免也多虑了,这次老大花大价钱请了世界排名第九的杀手,难道还怕除不掉他一个百里良骝吗?”

“什么,世界排名第九的杀手!”

听到豹子的话,张奎面露惊讶之色,作为武术世家的后人,张奎对个人战力有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样的理解。他深深的知道,世界排名第九的杀手,如果放在武林界,那就是和武术界泰山北斗相当的存在。

有了这样的人出手,而且是暗中出手,对付百里良骝的确有非常大的把握。

可是,百里良骝背后还有个探险队呀。

张奎坐到李双头旁边,压低了声音道:“李兄,就算杀手成功,可百里良骝背后还有个探险队,到时报复起来,黑狼帮只会被碾压成渣。”

“老张,你怎么说也是江湖中人,难道就不能有点血性。”李双头难得的呵斥了张奎一句,见张奎面色不太好看,他拍了拍张奎的肩膀,道:“老张,你放心好了,那个所谓的探险队组织到底存不存在都是问题。”

“我祖爷爷见多识广,难道他还会骗我?”张奎沉声道。

李双头一听提到了那位老人家,解释道:“我不是说张老先生骗人,我的意思是有可能张老先生了解的信息也是假的,毕竟他不是做情报工作的,对吧?”

眼看李双头是铁了心要对抗百里良骝,张奎也懒得再劝,话锋一转道:“李兄,万一百里良骝提前来找你,那又怎么办?”

“这你可以放心,今天我购买了大量枪支弹药;院子外面我安排了三十多人,全都藏在暗处,个个都配备了长刀,其中领头的两人配了手枪。而且你看看我这别墅,总共八十多人,大多数人都有枪,而且还有六把微冲,这样一股力量,防御百里良骝一个人,绰绰有余。”

李双头说着,给张奎指了指站在别墅各处的人手,张奎这才注意到,别墅里的人马比以前多了几倍,配备的火力也是增强了好几个档次。

“只要百里良骝不死,这些人我就会一直安排在身边,我还不信百里良骝能突破子弹织成的火网,他有几条命?”

李双头看着防卫森严的别墅,自信道。

见此,张奎稍稍放心了些,起身朝着楼上走去:“李兄,最近几天我也住在你这里。”

“老张,够兄弟!”

李双头目光一亮,笑着看向走上楼梯的张奎。

百里良骝在距离龟鹤山庄很远的地方就下了出租车,然后把手机的干扰器打开,避免被摄像头拍摄到他的行踪,这才从暗处越墙进入了龟鹤山庄。

直接到了李双头的住处,他藏在树丛中一看,立即就发现了院子里的暗哨。

这些暗哨在普通人眼里算是藏得很好,可在百里良骝看来,他们跟没有躲藏一样,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中。

一一数了下,总共有三十二个暗哨。

“看来李双头是怕我来,做好了防御的准备。不过这些乌合之众,就算手里拿着大炮,战斗力又和蚂蚁有什么区别。”

百里良骝嘴角露出一抹冷厉的笑容,身形一动,朝着距离最近的一个暗哨摸索过去。

此时他已经换上了一套全黑的衣服,加上他善于利用光线阴影和他快速无声的脚步,即使院子里的暗哨能看到周围各处,却依旧没能发现他。

他犹如和黑夜融为了一体,在院子里各处移动,每到一处,便有人被他打晕过去。

虽然在云巫山他已经杀过人,但这里毕竟是城市,百里良骝并没有大开杀戒,只是将这些人全都打晕。

更重要的是,他始终坚持,作为一名探险队队员,他遵行的是三八诫命,既然到了后世深入平民之中,就应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如果随意杀人,那还是普通人吗?

虽然这种不杀人的限制偶尔让他很难受,但他还是决定尽力去坚持,否则的话,就和他的身份相违背了休了。

过了大概十分钟,李双头别墅院子里的三十二个暗哨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全部被他干掉,而且武器也被他收缴,用一名黑狼帮成员的衣服包了起来。

这些武器,他要作为送给李双头的“礼物”。

望了眼灯火通明的别墅,百里良骝缓缓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推开了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一进门,他就看见了站在别墅内各处的黑狼帮成员,很多人腰间都鼓鼓囊囊的,显然是别着枪,而其中六人的身上,更是背着微冲。

就在百里良骝观察着别墅内情况的时候,里面的人也发现了他,顿时都是面色骤变,纷纷举起了枪,黑洞洞的枪口,全都瞄准了百里良骝。

人多势众,加上有枪在手,黑狼帮的成员底气十足,虽然有些紧张,却是不再惧怕百里良骝,一个个目光中都透露着凶光。

与此同时,坐在沙发上的李双头也是腾地站起来,一脸惊讶地看着百里良骝,惊呼道:“你……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走进来的。”

百里良骝冷笑一声,手里提着用衣服裹起来的武器,仿佛没有看到从四面八方指着他的枪口,不疾不徐地朝着李双头走过去。

李双头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惊呼道:“怎么可能,外面明明有暗哨,防卫森严,怎么会没有任何的通报?”

“防卫森严?你是说他们吗?”百里良骝不屑地笑了声,把手中的衣服抛了出去,里面的长刀散开来,反射出光芒,落在地上发出铛铛铛的声音。

看着落了一地的长刀,以及夹杂其中的两把枪,李双头眼中满是惊骇之色,连忙抓起沙发上的对讲机:“阿龙,阿龙……杨进,杨进……小何,贵仔……”

他连续叫了好几个人的名字,可是对讲机里只传来嗞嗞嗞的电流声,却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也就是说,百里良骝在没有发出任何动静的情况下,把外面隐藏在暗处的三十二个岗哨,全部都搞定了!

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他是怎么做到的?

李双头心都大惊,吞了口唾沫,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低估了百里良骝。

他脸上露出一丝干笑,对百里良骝道:“百里良骝先生,不知你晚上光临寒舍,有什么事情?”

虽然他一副万事好商量的语气,可是却并没有让别墅里的手下把枪收起来,并且他脚步不住的往后退,想要撤到安全的距离,以防备百里良骝的突然袭击。

“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来讨债的。”

百里良骝走到沙发前,仰躺坐在沙发上,笑着看向李双头,就跟生意场上的朋友见面一样淡定。

可是他的笑容在李双头的眼里,却是无比的瘆人。

而且这小子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这么多把枪指着你,你竟然还能安稳地坐在沙发上,胆子这是有多大?

这种情况,要么是自信,要么是傻子。

李双头瞥了眼散落一地的武器,知道百里良骝肯定不会是后者。

“百里良骝先生,你是说那一亿四千八百万……零八元吗?我已经给遥总打了五千万,一时凑不够更多钱,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把余款都补上。”

李双头抓了抓脑袋,并没有打算和百里良骝撕破脸,毕竟下午打给遥琪的那五千万,他也是为了稳住百里良骝,而此刻提出一个月补齐,他则是想拖延时间,到时候杀手到了这里,也就能把百里良骝搞定了。

百里良骝却是不理会李双头的说辞,摇了摇头,用不容反驳的口吻说道:“不行,你必须今晚之前,把所有的款项转给遥总。”

“百里良骝先生,你这样逼我,我也拿不出钱来呀。”

李双头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同时还在不停地往人多的地方退,心想若是百里良骝硬来,那就命令手下开火。

“拿不出来,也得拿!”

百里良骝冷喝一声,冰冷的眸子盯着李双头,透着丝丝杀气。

即使杀过人的李双头,在这一瞬间,也只觉背脊发凉,他从百里良骝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感情,只觉自己在其眼里,犹如蝼蚁一般。

身子颤抖了下,李双头飞快往后退到人群背后,他看向大厅中央,只见百里良骝已经完全暴露在众多枪口的目标下,而且其中还有六把微冲,四面八方,完全将他环绕。

在李双头看来,即使百里良骝再厉害,也绝不可能躲过这么多子弹。

这个年轻人虽然厉害,但是太自大了,此刻竟然还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

他自信,但自信得过头了。

这一刻,李双头觉得自己找杀手根本是多余了,其实只要设下圈套,百里良骝这么嚣张的人,即使知道有危险,也会自投罗网。

李双头看着百里良骝,嘴角勾起一抹放松的笑意,冷声道:“百里良骝,你的确很强,但你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你自己瞧瞧,这么多人瞄准了你,你以为自己能躲得过。真没想到,你原来这么好对付,竟然会自投罗网,哈哈哈!”

看着一脸得意的李双头,百里良骝依旧一脸淡然地坐在沙发上,从包里摸出了支烟点燃,抬头环顾四周举着枪的黑狼帮成员,吐了个烟圈,笑道:“李双头,你好像知道我会来呀,弄这么多人迎接我,手里竟然还都拿着炮火,待会打算放烟花给我看吗?”

李双头站在人群后,指着百里良骝骂道:“烟花你个屁,百里良骝,你自己想想,几十颗子弹同时射向你,你认为自己还有活着的可能吗?”

“枪的确有些威力,但也得看是在谁的手里,这帮土鸡瓦狗,就算每人给他们发一个火箭筒,也别想把我的命留在这里。”

百里良骝抖了抖烟灰,把烟头悬放在了茶几上,整个人的肌肉绷紧,身子微微前倾,看似放松地坐在沙发上,却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你爷爷的,老子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李双头从身边一名黑狼帮成员手中抢过手枪,砰的一声扣动了扳机,同时大喊道:“开火,打死这王八蛋。”

他一声令下,早已等不及的黑狼帮成员,瞄准了百里良骝,同时开火。

砰砰砰砰……

密集的炝声响起,在别墅里回荡,声音震耳欲聋,威力惊人。

而就在李双头扣动扳机的刹那,百里良骝动了,他往后一翻,落在了沙发的后面。

下一刻,沙发上他刚才坐的位置,被乱弹攒射成了一片碎屑,里面的羽绒填充物漫天飞舞,遮挡着众人的视线。

借着羽绒遮蔽视线的刹那,百里良骝翻到沙发后,黑狼帮成员还没看清楚,他已是身形一纵,落在了一根巨大的柱子后面。

这个位置,他从进门就观察到,是个死角,二楼和三楼看不见,无法射击,一楼也只有东面的楼梯拐角的一名黑狼帮成员可以射击到他。

不过就在他扑倒柱子后面的过程中,他手中的打火机顺势朝着楼梯拐角扔去,速度之快,只见黑影闪过,便击中了那名黑狼帮成员的脑袋,砰的一声爆炸。

虽然爆炸威力不大,但他扔出的力道和速度都非比寻常,竟是把那人的头骨都打裂了。

紧接着,所有黑狼帮成员调转攻击方向,全都朝着柱子猛烈扫射而去。

这个情况,在百里良骝的预料之中,这些黑狼帮成员的战斗素质低下,他们根本不在意是否会打尽子弹,也不理会能不能打中他,见他躲在柱子后面,就只会朝着柱子射过来。

不过这个柱子是整栋别墅的承重柱,直径达到了一米多,即使是微冲,也无法将其打穿,一阵攒射后,虽然上面布满了弹孔,却没有伤到百里良骝分毫。

百里良骝瞄了眼柱子后面的一个插座,从包里摸出一根银针,将零线和花线接在一起,顿时电线短路,别墅里的灯光闪烁了几下,然后熄灭,整个别墅陷入了黑暗之中。

灯光熄灭,别墅陷入黑暗的刹那,所有黑狼帮成员都是一惊,随即更加疯狂的射击起来。

幽暗之中,几十支枪喷出的火星,将别墅都照亮了起来。

“啊!谁他妈射我?”

“草,我中弹了,哪个白痴打的。”

“我的脚,我的脚……”

顿时,别墅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显然不是来自同一个人,里面也绝没有百里良骝的声音。

黑狼帮的成员都是一愣,借着炝械发出的微弱光芒,这才发现,刚才黑暗之中,众人的射击方向大多都已偏离目标,不少黑狼帮成员都被自己人打中,躺在地上哀嚎喊叫,惨叫连连。

“停火,都给我停火。”

见自己人接连倒下,李双头连忙喊道,不然的话,没等百里良骝动手,他们就全都被打死了。

不过此刻即使李双头不喊,一些黑狼帮成员也停下了射击,因为他们在刚才的盲目射击中,已经打光了子弹,不得不停下来装弹。

而就在黑狼帮停火的刹那,一道黑影在大厅内闪过,紧接着,便接连听到数声闷响,显然是有人被打晕了过去。

众人都是一惊,纷纷朝着那道黑影看去,见其跃起在空中,砰砰砰砰的炝声全都朝着那边招呼过去。

而当枪口喷出的火星将周围照亮,他们这才发现,那个飞起来的影子竟然是沙发上的靠枕,根本不是百里良骝。

等他们再转回目光,发现身边的人又躺下了好几个。

顿时,黑狼帮的成员都是感到了恐惧,黑暗的环境中,无声无息的将他们的同伴解决,或许下一个就是他们自己。

而他们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捕捉不到,这种感觉,就好像有把刀悬在脖子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一般,令人心底发寒。

“手机,快把手机的电筒打开。”

也不知是谁灵机一动,大声喊道。

众人反应过来,连忙掏出各自的手机,电筒打开之后,将整个大厅都照亮。

原本以为能够视物后,会松一口气,可是当看清眼前的情况,他们的脸色却越发难看。

因为此时灯光照射下,他们才发现原本八十多人,现在还站着的只剩二三十人,其余的人不是被自己人开火打伤,就是被百里良骝打晕过去,地上躺了一地的人。

嘶。

此刻还站着的黑狼帮成员,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头皮一阵发麻,这个叫做百里良骝的男子,实在是太可怕,他仿佛掌控了一切,从进入别墅开始,似乎都照着他的轨迹在走。

哪怕人再多,枪再多,也依旧拿他没办法。

“快,背靠背,不要给他偷袭的机会,给我把他找出来。”

藏在角落的李双头大喊一声,从一名躺下的黑狼帮成员手中拿起一把微冲,手有些颤抖地抬起,时刻准备射击。

黑狼帮成员连忙背靠背,四处搜索着百里良骝,可是整个大厅里,都没有他的身影。

“你们是在找我吗?”

突然,一道声音从上空传来,众人都是吓了一跳,连忙抬头往上看。

借着手机的电筒,只见百里良骝坐在大厅的水晶吊灯上,就跟荡秋千一样,来回晃荡,好不惬意。

砰砰砰砰……

回过神来,仅剩的二十多名黑狼帮成员连忙开火,将水晶灯打得稀巴烂,啪啦一声掉落地面,破碎的水晶散落了一地,在手机光芒的照耀下,地面犹如星空,折射出点点晶光。

不过这晶光虽美,此刻却没有一个人有心情去欣赏。

而在射击的瞬间,百里良骝身形一闪,又是没入了没有光芒照射的黑暗中。

又是接连几声闷响,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黑狼帮的成员倒下了七八个,连声音都没发出,就被百里良骝搞定。

“李双头,就这点本事,也想对付我,你是在开玩笑?”

百里良骝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黑狼帮成员纷纷朝着那边射击,砰砰砰的声音响起,险些把楼梯打塌,等用手机电筒照过去,却哪里有百里良骝的身影。

“小心他偷……”

见百里良骝消失,有人想要提醒,可惜话还没说完,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见此,连忙调转方向,朝着这边射击过来。

但等他们停下了开火,这才发现根本没有打中百里良骝,倒是和刚才出言提醒的那人站在一起的另外一人,被密集的子弹打成了马蜂窝。

看着眼前的一幕,恐惧的情绪不断在心底蔓延,此刻站着的黑狼帮成员,承受着比那些躺下的人更大的心理压力。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又或者说,自己会不会被同伴打得遍体孔洞。

“啊!我不玩了,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

终于有人支撑不住,精神崩溃,扔掉手中的武器,蹲在地上痛苦地叫道,声音中甚至带着哭腔。

紧接着,又有第二个人扔掉了手炝,举起手大喊:“我错了,我再也不欺负人,我不混昏暗社会了,我退出黑狼帮!”

“我也是,求你放过我!”

一时间,仅剩下来的几名黑狼帮成员,纷纷投降,他们已经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心理压力。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李双头看着仅剩的十几名手下全都投降,他彻底傻眼了,他以为自己的防御固若金汤,除非是特种巡捕或者正式军队来,没有任何人可以击溃。

可是,百里良骝仅凭一己之力,就悄无声息地除掉了院子里的暗哨,然后将别墅里的人解决得只剩下十几个。

而且,现在仅存的战力都弃械投降,李双头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一切,都出乎了他的意料。

而百里良骝的力量,根本不是人类能够达到,太可怕了。

“你们这帮蠢货竟然敢投降,老子要杀了你们!”

李双头打了个激灵,脸上的表情扭曲,恶狠狠地看着投降的手下,扣动了手中微冲的扳机。

砰砰砰的枪声响起,十几名黑狼帮成员,在一片惨叫声中,被李双头全部杀死。

至此,整个大厅里,黑狼帮只剩下李双头还站着。

百里良骝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着表情狰狞却又带着几分恐惧的李双头,冷声道:“作为老大,不站出来保护手下,反而将他们杀害,你可真是个人渣。”

“混蛋,我要杀了你!”

李双头疯狂地大喊道,枪口对准百里良骝,扣动了扳机。

见此,百里良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不闪不避。

咔哒、咔哒……

李双头手中的微冲发出清脆的响声,可是却没有子弹射出,他这才明白,百里良骝为什么没有闪避。

“你……你……你别过来。”

李双头吓得脸都垮了下来,双手一颤,微冲脱手落在地上,他目光中满是恐惧,惊慌地叫道。

见百里良骝靠近,他踉跄着往后退,不料脚后跟碰到了黑狼帮成员的尸体,一个不稳,跌坐在地。

一股尿骚味夹在弥漫的血腥味中传来,极度的恐惧之下,李双头这个叱咤苏门答腊二十多年的黑狼帮老大,竟然被吓得失禁了。

他惊恐地看向面前居高临下的百里良骝,借着散落地面的手机光芒,他只能看到百里良骝下半部分脸庞,只见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那笑意风轻云淡,运筹帷幄。

这一瞬间,李双头只觉自己的生命仿佛落入了对方的掌控之中,无论如何反抗,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今天的防备够森严了,可是不管刀砍还是开枪射击,都无法伤到百里良骝分毫,而且反而被他利用各种手段,全部击溃。

这个男人的战力太可怕,谋略太强大,简直就是个神人,而且,他很可能没有动用全力。

此刻,李双头心里后悔万分,可惜的是,已经迟了。

不过哪怕明知没有希望,李双头也想活下来,他一脸祈求地看着百里良骝,带着哭腔道:“百里良骝先生,百里良骝哥,百里良骝爷爷,求求你放了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没骨气!”百里良骝不屑地瘪了瘪嘴,冷声道:“从你一开始打算对付我,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结局,你没有机会后悔。”

说完,百里良骝又坐到了沙发上,拿起了刚才开战前悬放在茶几边缘的烟头,烟头的火星还燃烧着,他淡定地抽了一口,看也没看李双头一眼,根本不担心对方偷袭或逃走。

这短暂的静默,李双头感觉仿佛过了很久,大气都不敢喘,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

百里良骝吐出一口烟圈,看向坐在地上的李双头,开口道:“我刚才说了,我是来讨债的,总共还差九千八百万零八元,你现在转给遥琪吧。”

只是讨债吗?

李双头打了个激灵,心里产生了一丝期望,如果把钱全都给了百里良骝,他会不会放过自己?

如此一想,李双头连忙在地上寻找着自己的手机,手忙脚乱地通过手机网银,把自己能够调用的资金全都转给了遥琪。

不过他手里只有三千多万,根本不够。

“百里良骝先生,请……请你等等,还差几千万,我马上让人给我筹。”

李双头转头看了眼百里良骝,然后飞快地给好几个人打了电话,全都是黑狼帮旗下各个公司的头目,他也没多说,直接问了各公司的可调用资金后,就命令手下立即把钱转给遥琪。

虽然此刻李双头的样子很狼狈,但他在黑狼帮有不容置疑的话语权,命令下达下去,手底下的头目都会严格执行。

这一次加上付给杀手的五千万定金,李双头总数差不多损失了两亿,这几乎是黑狼帮所有的流动资金,没有了这些钱,黑狼帮旗下的全部产业都将无法维持正常的运转,也就面临着倒闭。

造成的最直接结果就是,黑狼帮将会被别的地下势力吞并蚕食,最后在苏门答腊被除名。

不过此刻李双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只希望把钱给够后,百里良骝能饶他一命。

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李双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紧张地用手机计算器算了下总额,长长地出了口气,对百里良骝道:“百里良骝先生,总共一亿四千八百万零八元,我已经全都转给了遥总,你……你可以放……”

李双头话没说完,百里良骝的手机响起了嘀嘀嘀的声音,他拿出看了下来电提示,对李双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才接通了电话。

“你好,遥总,这才一会没见,你难道就想我了?开玩笑而已,你生什么气,不对,难道是你害羞了?行行行,不开玩笑,你说正事。恩,李双头把钱都转给你了吗?看来他还挺信守承诺的,这一点上还不错。”

此刻李双头看着一脸温和笑意,对手机另一边的遥琪吹牛胡侃的百里良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刚才那个让人战栗的百里良骝?

而且你的心理素质也太强大了,周围死了一地的人,鲜血横流,一片狼藉,竟然还能视而不见,这是怎么做到的?

“你问我在干什么,刚才不是说了出来吃宵夜,你要不要我帮你带?烤脑花、炒大虾、香椒兔头,没问题,待会就给你带回去,拜拜。”

说完,百里良骝挂断了电话,脸上的温和笑意一变,又恢复了那种冷厉的微笑。

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判若两人。

“百里良骝先生,我……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李双头见百里良骝打完电话,战战兢兢地问道,却忘了这里是他的别墅,应该是百里良骝走,而不是他走。

百里良骝摇了摇头:“我说了,我是来讨债的。”

讨债,我不是给了钱了吗?

李双头一头雾水,茫然地看着百里良骝,胆战心惊道:“百里良骝先生,难道是数目不对?我这就让手下再给遥总转账,还差多少。”

“数目对了,但还差一样东西。”百里良骝把烟蒂在茶几上按灭,缓缓站起身,朝着李双头走过去。

李双头心头一惊:“还差什么东西?”

百里良骝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道:“我说了是来讨债的,当然还差你的人头。”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45章 轻出手黑熊学做好人返回目录下一章:本书《追求永生路迢迢》第十八卷 (VIP卷) - 荡除海盗入贼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