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美食诱获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59章 遇族弟难脱家族内斗

第1559章 遇族弟难脱家族内斗

文/人一介
美食诱获简介 本章字数:10127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天才要被气跑了 八十年代之悍妻有点闲 大汉虎贲雄师 机械毁灭纪元 最强修罗幻神 我的梦里有个外星文明 凌血战魂 追求永生路迢迢
不过他还是站了出来,对百里良驹道:“百里良驹少爷,这件事可不可以不要告诉百里良骅少爷,条件的话,我们可以谈。”

“呵呵,野苍峰,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认为自己能和我谈什么条件?”百里良驹冷笑道。

野苍峰嘴角一抽,一种无力感在心头产生,面对百里家,他真的无能为力,拿不出能够让对方心动的条件来。

百里良驹不屑地哼了声,指着遥琪道:“贱人,你自己造的恶果,必将遭受到惩罚。”

“百里良骅虽然是百里家的少主,拥有权势,但他为人残暴,无情无义,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他的。有本事你们百里家就杀了我,你们别动他,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今天他只是被我拉来作挡箭牌的,根本不是我男朋友。”

遥琪身体颤抖,猛地上前一步,双手张开将百里良骝护在了身后,她宁愿自己死,她也不愿百里良骝受到牵连。

见此,野全球目光中透着阴狠,上前道:“百里良驹少爷,这个叫百里良骝的人就是个混蛋恶棍,请你们百里家一定要把他处决,否则他就是个祸害。”

“全球!你就是一个混球!你说什么鬼话!”

野苍峰大惊失色,一脸震惊的看着野全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想要借野家的手对付百里良骝。

遥琪也是狠狠地瞪了眼野全球,这位苏门答腊的市长,实在太阴险了。

可就在此时,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野全球,你给我住嘴!”

百里良驹狠狠地把手中的茶杯砸在茶几上,目光愤怒地盯着野全球,冷声道:“就算他百里良骝是我们百里家废除的大少,也只有我们百里家可以侮辱他,还轮不到你。”

什么,百里家废除的大少?

这一瞬间,遥琪、野苍峰和野全球都傻眼了,目光刷的看向百里良骝,觉得脑筋绞成了一团,百里良骝竟然是百里家废除的大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众人满脸震惊,百里良驹冷笑一声,调侃道:“看来你们还不知道百里良骝的身份,他可是百里家曾经的少主,不过他父母失踪之后,他的大少爷之位就被废除了,如果不是爷爷护着他,现在还有没有他百里良骝这个人,也说不定。”

虽然只是三言两语,像是在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但遥琪三人心里都是翻江倒海,难以想象其中复杂的家族斗争。

百里良驹嘴角露出不屑的笑意,看向百里良骝,沉声道:“哼哼,百里良骝,你这个废除的大少不好好过你的安稳日子,却要来招惹良骅哥的未婚妻,如今爷爷去世,没人帮得了你,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良骅哥,你就死定了。”

听到这话,遥琪心底咯噔一跳,既然百里良骝是百里家废除的大少,那么肯定被百里家如今的当权者视为眼中钉,加上自己这件事作为导火索,他必将身陷危机之中。

就在遥琪担忧之时,百里良骝走到遥琪旁边,一把搂住了遥琪的肩膀,脸上依旧是那副慵懒的微笑,对百里良驹道:“遥琪是我女朋友,谁也别想动她。你回去告诉百里良骅,让他自己把婚约烧了,如果他听话,那我就不计较了;但若是他要玩下去,那我奉陪!把自己玩儿死别怪我。”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都是大为震惊,百里良骝的态度,实在是太嚣张了,你虽然是大少,可却早已被废除了,如今居然敢命令正得势的百里良骅,这无异于飞蛾扑火。

百里良驹见百里良骝如此狂傲,啪的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百里良骝,喝道:“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和良骅哥抢女……啊……放开我,我的手指。”

百里良骝没等百里良驹把话说完,他一把捏住了百里良驹的手指,反折过去,虽然没有掰断,却也把百里良驹疼得面容唰的一声就白了。

“你个被废除的大少,百里家没有你任何的地位,你居然还敢动我!”

百里良驹面露狰狞,倒也有些毅力,竟然没有屈服,忍住手指传来的剧痛,另一手挥拳朝着百里良骝身上打去。

百里家虽然不是武道世家,但族中子弟多少会些防身的手段,百里良驹是跆拳道黑带,战力还算不错,一拳挥出去,也是虎虎生风。

可惜,他碰上的是百里良骝。

百里良骝右手搂着遥琪没动,左手猛然松开百里良驹的手指,顺势横向拦过去,下一刻,百里良驹双手手指都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中。

“动你,你又怎样?”

百里良骝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手掌猛地用力,把百里良驹两只手的手指全都掰得反折过去,达到了极限,差点折断,呈现出一种极为扭曲的形态。

剧烈的疼痛传来,百里良驹没想到百里良骝的战力这么猛,他疼得眉头皱成了一团,立刻闭上了叫嚣的嘴巴。

“我只对女人有耐心,所以你不要挑衅我,不然我不介意留下你的狗命。”

百里良骝嘴角依旧带着微笑,但目光中透着的冰冷,却让百里良驹心脏猛跳,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感觉面对百里良骝,犹如面对一头嗜血的猛兽,只要稍有反抗,立即就会要了自己的命。

就连旁边的遥琪、野苍峰和野全球三人,这一刻也感受到了百里良骝释放出的杀机,认为如果百里良驹敢大言不惭,百里良骝不会有任何犹豫,当场就要他血溅五步。

百里良骝瞥了眼搂在怀里的遥琪,冷声对百里良驹说道:“你刚才骂我女朋友,现在向她道歉,看在你姓百里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次。”

虽然百里良骝对百里家没有任何好感,但百里良驹严格来说是他的堂弟,否则的话,就凭刚才百里良驹辱骂遥琪的那些话,至少断他一手一脚。

百里良驹感受着手指传来的剧痛,心思飞转,作为掌控三十亿市值公司的老总,他深谙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也顾不上面子,狠狠咬了咬牙,对遥琪道:“对不起。”

“百里家现在的人,都成了废物,没有半分骨气。”

百里良骝不屑一笑,松开了百里良驹的手,没有理会其他人,搂着遥琪的肩膀,转身出了包厢。

等他走出去,百里良驹抓起桌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哐当一声,把还处于震惊中的野苍峰和野全球吓得身体一颤。

当着野家父子的面,被百里良骝羞辱,百里良驹气得咬牙切齿,骂道:“百里良骝,我擦……”

擦字还没骂出口,百里良驹就连忙闭上了嘴巴,因为百里良骝又出现在了门口。

“百里良驹,我说过,我只饶你一次,如果被我听到你在背后骂我,我保证,会有你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

百里良骝警告了一句,接着道:“另外,你刚才说我在百里家没有任何地位,这话很对,因为我早已脱离了百里家,不是百里家的人,和百里家没有任何的瓜葛!”

说完,百里良骝一脸淡定,头也不回地走了。

可是,听到他最后那句话,其余几人都是大为震惊,在他们看来,百里良骝如果是百里家的人,即使抢了百里良骅的未婚妻遥琪,羞辱了百里良驹,那都是百里家的内部问题,必须家法处置,谁也不能轻易置他于死地。

但他既然明确表示脱离了百里家,那他就是外人。

自从百里良驹的父亲继承百里家家主之位后,百里家对付得罪他们的外人,向来都只有一个原则,杀!

等百里良骝走了好几秒,野苍峰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今晚又是遥家小姐,又是百里家曾经的大少爷,让他有些缓不过神来。

此刻看着一脸愤怒的百里良驹,他心知不妙,尴尬地笑了笑道:“百里良驹少爷,慈善拍卖马上就要开始,我现在出去主持,请你稍候片刻。”

说完,野苍峰不等百里良驹回答,急匆匆地走出去,去追百里良骝。

见此,百里良驹目光更是阴沉,看向唯一留下的野全球,冷声道:“叶市长,你也要走吗?”

野全球换上了一副笑脸,忙道:“当然不是,我可是站在百里良驹少爷你这边的,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安排人做了百里良骝。”

见野全球态度恭敬,百里良驹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脸上露出狠厉,沉声道:“好,野市长果然识相,不过百里良骝的命,还需要良骅哥发话才行,走吧,带我出去看看这个慈善拍卖。哼哼,我倒是想瞧瞧,百里良骝这个弃少,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敢这么嚣张。”

百里良骝搂着遥琪回到了大厅,手掌在遥琪滑嫩细腻的手臂上抚过,把遥琪弄得痒痒的,却一想到百里良骝刚才霸道的模样,她又不敢反抗。

她偷偷地看百里良骝,虽然刚才百里良骝无视百里良驹的行为有些莽撞,但她觉得当时百里良骝保护她的瞬间,简直是太男人,太有安全感了。

“看我干嘛,这里人多,想看我回去让你慢慢看。”

就在遥琪偷瞄百里良骝的时候,他猛地转过头来,盯着遥琪的眼睛,一脸纯真道。

遥琪看着笑嘻嘻的百里良骝,这才发现眼前的男人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没有一点变化,她连忙就挣开百里良骝的手,瘪了瘪嘴道:“谁看你了,你别瞎说。”

百里良骝笑道:“嘿嘿,你明明在看我。”

遥琪沉默了下,话锋一转,突然道:“你真的是百里家的人,而且以前是百里家的大少爷?”

“是呀,可是我父母失踪,也许是真失踪,也许是死亡了,我也不知道真相,反正不能保护我的家主继承人地位,就被人给废了,我才在爷爷的安排下出来混,后来就成了现在的我,百里家家主的位置被别人继承了,不然的话,和你签订婚约,百里和遥两家联姻的那位百里家大少爷,就不是那个百里良骅,而是我百里良骝了。”

百里良骝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上前很自然地拉着遥琪的手,道:“所以说,这就是我们俩的缘分。”

“哎呀,你能不能正经点。”遥琪气得一跺脚,急道:“你知不知道如果百里良骅知道今天的事情,他会怎么做?”

“怎么做?”百里良骝故作茫然道。

遥琪皱了下眉头,压低了声音:“他会杀了你。”

“啊,杀了我。”百里良骝拍了拍胸脯,做出一副我怕怕的表情,然后突然又正气凛然道:“虽然他很有势力,但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有真善美的存在,如果他真的要杀我,到时候也许会突然出现正义的勇士,拯救我于危难之中。”

看着满嘴跑火车的百里良骝,遥琪彻底的无语了,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吗?

“走吧,慈善拍卖马上开始,我们坐到前面去。”

百里良骝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拉着遥琪的手,就往摆好椅子的坐席前排去。

本来遥琪的请柬的位置是在三排,但因为百里良骝的关系,野苍峰早就让人给他们重新安排了第一排的位置,所以他们刚一走过去,就有侍者把他们引到了第一排。

这时候野苍峰也从包厢走了出来,他本来是想过去劝百里良骝几句,让他不要和百里家对着干,可他刚刚走出门,就被人拉着朝布置好的舞台走去,慈善拍卖即将开始,需要他这个主办人上台致辞。

主持人做了简短的开场白之后,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野苍峰登台发表了简短的致辞。

虽然此刻他有心事,但他毕竟是老江湖,表现得很有风度。

接下来没有多余的环节,主持人宣布慈善拍卖开始。

此次慈善拍卖,野家特地请了苏富比拍卖行的中国籍拍卖师王达宽主持。

而在事先知道了几样富豪捐助的拍品后,王达宽也是非常乐意接受了这个邀请,因为这次慈善拍卖的含金量,和苏富比曾今的拍品比起来,价值也毫不逊色。

拍卖正式开始,刚刚开场的拍品价值并不是特别高,大多是一些近代的藏品,以及一些知名度不是很高的艺术家书画作品,价值多在百万之内。

而每上一件拍品,拍卖师王达宽都会说明是由谁提供,以此来表达对当事人的感谢。

为了表达对野苍峰这个组织者的支持,拍卖一开始就进入了热烈的竞拍,大部分拍品都拍出了远高于市值的价格。

不过几十万对在场的老板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但随着拍卖的进行,上台的拍品价值不断地提高,当达到五百万以上的时候,参与拍卖的人就越来越少,毕竟随便拿出几百万来做慈善,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的。

遥琪出手拍了一副画,花了一百二十万,这幅画是当代一位画家所画,价值并不是特别高,她权当是花钱做慈善。

不知不觉,拍卖已经进入到了尾声,拍品总价值已经达到了四千多万。

最后三件拍品的成交价都超过了千万,其中一枚乾隆把玩过的玉佩,更是以一千二百万的高价成交,令拍品的总价值直逼一亿。

如此高的慈善筹款,可说今晚的慈善拍卖大获成功,那些可怜的孤儿,又将获得极大的资金投入,教育、生活、饮食各方面都会得到改善。

拍卖师王达宽退到了旁边,主持人朝着台上走去,打算宣布拍卖结束。

就在此时,嘉宾席第一排,传来了一道声音:“等等,我手上正好有件东西,既然做慈善,那就拿出来也无妨。”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名西装笔挺的青年端坐于椅上,他脸上带着几分傲然,仿佛谁也没放在眼里,直接阻断了慈善拍卖的正常流程。

众人都是有些生气,此人如此做法,就算他真有拍品拿出来,也是不给野家面子。

可是当看到陪坐在青年旁边的市长野全球时,众人的面色都变了,尤其是看到野全球面带敬畏之色,大家更是感到难以置信。

这个青年是谁,居然这么大面子?

就在宾客们震惊疑惑的时候,百里良驹淡定地取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血红色玉佩,让侍者把玉佩送到了拍卖台上。

拍卖师王达宽看着放在台上的玉佩,不禁皱了下眉头,笑了笑对百里良驹道:“这位公子,不知这枚玉佩是哪一年的古董,经过谁的手,又或是出自哪位着名工匠?我什么信息都不知道,不知该如何介绍。”

“这枚玉佩不是古董,也没有名匠雕刻,只经过我的手。”

百里良驹淡然一笑,目光在场中扫过,若有若无地瞄了眼百里良骝和遥琪,眼中透着阴险,傲慢道:“难道,就没有懂行的人?”

这时候,一名穿着唐装的光头老者走了出来,上前道:“老朽不才,凤朝凰的老板土弘微正是老朽,这枚玉佩,可以给老朽鉴定。”

土弘微在珠宝界并没有很雄厚的实力,但若是要说只论玉器的话,他的凤朝凰绝对是华夏排名前三,而他本身既是老板,也是凤朝凰的首席鉴定师,由他来鉴定玉佩,再合适不过。

野苍峰点头之后,土弘微上台对血红玉佩进行了仔细的鉴定。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土弘微开口了:“极品鸡血玉,价值保守估计,三千万……”

“什么,极品鸡血玉,价值三千万,而且是保守估计!”

“刚才的那些拍品,都拍出了远超市值的成交价,这枚极品鸡血玉,光是其本身的价值,就是刚才成交价最高的拍品的三倍了。”

“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居然这么大的手笔,三千万的极品鸡血玉,随手就这么拿出来做慈善,实在太气派了。”

当得知那枚玉佩的价值,宾客们都是轰动了,尤其是一些年轻女子,更是目光灼灼地看向百里良驹,他年轻帅气,多金潇洒,无疑是一个结婚的好对象。

在场不少贪慕虚荣的女孩,已经决定待会要把百里良驹的联系方式搞到手,就算不能嫁给他,认识交往一番,也心满意足了。

此时,各位老总关心的方向则不同,他们更关注的是百里良驹的身份,因为他的身份,将决定在场之人给他多大的面子,决定这枚极品鸡血玉佩能拍到多高的成交价。

坐在拍卖台旁边的野苍峰见到这一幕,却是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百里良驹到底要搞什么鬼,但他能预料到,绝对不是好事。

“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我好向大家做出介绍。”

这时候,拍卖师王达宽的态度都恭敬了很多,他在苏富比见过比极品鸡血玉价值更高的拍品,但这么随意拿出来做慈善拍卖的,却闻所未闻。

听到王达宽这个问题,在场之人也一脸好奇地看向百里良驹。

不过百里良驹没有开口,旁边的野全球介绍道:“我旁边这位是利华集团的总裁百里良驹先生,另外,他也是上京百里家的人。”

哗。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利华集团总裁,上京百里家的公子,无论其中哪一个身份,都足够让人震惊了。

尤其是后面这个身份,更是让无数人仰视。

这一刻,不少苏门答腊的老板们,都做出了决定,既然百里良驹最后关头拿出拍品来,那就一定要让他出风头,绝不介意出高价把鸡血玉佩拍下来。若是能借机结交到百里家的人,就更完美了。

拍卖师立即开始拍卖百里良驹拿出来的鸡血玉佩,竞价此起彼伏,最后以五千万的高价,被凤朝凰的土弘微拍了去。

这件鸡血玉佩虽不至于作为凤朝凰的镇店之宝,但也能让凤朝凰增光不少,所以土弘微没有犹豫,表现出了志在必得的态度,既然如此,也就没有人再去和他竞价。

因为百里良驹的鸡血玉佩拍了五千万,筹集的善款已经达到了一亿多,而几乎有一半是百里良驹贡献,他是出尽了风头。

就在所有人以为拍卖即将到此结束的时候,百里良驹突然开口道:“既然我追加了一件拍品,俗话说好事成双,不如哪位再拿出一件随身物品来,为今天的慈善拍卖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话音刚落,就有在场的富豪们想要响应百里良驹,可他却没有给别人机会,而是目光直接看向了百里良骝,道:“百里良骝,毕竟今天的主题是资助孤儿,做善事,我想以你的思想觉悟,应该不会介意拿出一件拍品来吧?”

百里良驹可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他知道武力上没办法对付百里良骝,所以才想出这样的诡计,想要在财富上狠狠地羞辱百里良骝一把。

他相信,百里良骝一个被废弃的大少,百里家除了爷爷执意给他的一必要的生活开始以外,没有给他任何的财富,他绝对不会拿得出拍品来。

而且就算他能拿出来,也肯定是那种破烂货,价值远远不可能和极品鸡血玉相比。

到时候,百里良骝还不被在场所有人鄙视羞辱,而百里良驹刚才在包厢里的耻辱,他则自认为就扳回了一城。

此时听到百里良驹的话,在场的人目光都聚焦在百里良骝的身上,纷纷疑惑,百里良驹这话明显是在挤兑百里良骝,这两人怎么就较上劲了?

而作为当事人的百里良骝,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意,百里良驹刚才看过来时的狡诈眼神,他就知道了其中有鬼,却没想到会是如此低劣的手段。

比财富,我还怕你?

百里良骝心头冷笑,表面上却皱了下眉头,道:“今天出来的时候比较急,身上没带什么东西,现在让我拿出一件拍品来,却没什么真正值钱的东西呀。”

“我看你是根本拿不出什么来。”

听到百里良骝的话,百里良驹是心头大喜,暗暗骂了句穷鬼,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道:“我们只是为了表达对孤儿们的关怀,你随便拿出什么,我们都不会介意的,毕竟是一份心意嘛。”

“对呀,哪怕价值一百,我们也一样竞拍。”

“赶快,大家可等着拍卖结束呢。”

在场的老板都是人精,哪里不知百里良驹是要借机侮辱百里良骝,当即就有想要巴结百里家的人帮腔起来。

百里良驹一脸冷笑,大声嘲讽道:“大家别急,让他想一会,说不定他鞋垫底下还藏了古董钱币什么的,倒也可以拿来拍卖。不过,不知道大家嫌不嫌臭。”

一听这话,众人都是哄堂大笑起来。

遥琪见百里良驹如此表现,气得身体颤抖,她将手腕上一串玉镯取下来,悄悄地递给百里良骝,道:“百里良骝,这串手镯虽然只值三十多万,但你先拿着应付吧。”

百里良骝看着一脸关心的遥琪,笑了笑,把玉镯给遥琪戴回了手上,没有多说什么,站起身来,大声道:“还别说,我身上正好有块鹅卵石。”

鹅卵石!

一听这话,全场都懵了,这场总额已经上亿的慈善拍卖,你以为是在玩游戏。

顿时,全场都是戏谑地看着百里良骝,等着他出丑。

百里良骝在裤兜里摸了摸,掏出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东西,圆形,黑乎乎的,上面有淡淡的暗蓝纹路,可不就跟河边捡的鹅卵石一模一样。

“哈哈哈……”

这下全场都笑了,没有人料到,他居然真的从兜里拿出了一块鹅卵石。

不过,百里良骝却是淡定无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朝坐在第一排的凤朝凰老板土弘微说道:“土老,你来鉴定一下这块石头,帮忙估个价,对了,这石头上面有灰,你可擦干净了再鉴定。”

见百里良骝让自己鉴定一块鹅卵石,土弘微嘴角一抽,心里老大不乐意,觉得百里良骝这是在戏弄他。

不过想到之前野苍峰迎接百里良骝的场景,他知道这个连上京百里家的百里良驹都要挤兑的青年,肯定也不是普通角色。

既然如此,他自然不愿得罪百里良骝,只得放下身段,起身朝百里良骝走过去,打算把鹅卵石拿到手上,随便吹几句,估个无伤大雅的几十万就行。

“哈哈,你小子既然还要鉴定,真是疯了。”

见百里良骝要鉴定鹅卵石,百里良驹顿时哈哈大笑,然后揶揄道:“不过也对,鹅卵石是石,玉也是石,说不定你这鹅卵石的价值,能比得上极品鸡血玉的零头。”

闻言,在场之人哄堂大笑,不少人跟着起哄。

“这块石头表面上有蓝色的纹路,绝对是河边鹅卵石当中的极品,如果不超过五十万,我待会倒是可以买下来,拿回去哄孩子。”

“如此珍贵的鹅卵石,就算是金沙江边,只怕也不会超过十万个,的确少见。”

“看来这位百里良骝先生,倒是拿了件宝物出来。”

眼看土弘微朝着百里良骝走过去,接过了那块鹅卵石,众人看向百里良骝的目光越发的充满了戏谑,等着看他出丑。

遥琪不禁握住了百里良骝的手,向百里良骝投去疑惑不解的眼神,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可她却发现,百里良骝目光淡然地看着将鹅卵石放在拍卖台上的土弘微,嘴角带着几分笑意,仿佛是没有听到在场的嘲讽一般。

“这枚鹅卵石,我出五百万,大家就别和我争了。”

就在土弘微带上手套,准备鉴定鹅卵石的时候,坐在拍卖台侧面的野苍峰突然开口,刷的一下把目光吸引了过去,大家都知道,他这是在给百里良骝解围。

百里良驹皱了下眉头,冷哼一声,道:“野先生,百里良骝已经把宝物拿了出来,师傅也在鉴定,你突然出价,这可就看不起百里良骝,也破坏了拍卖的规矩呀。”

野苍峰脸不红心不跳,淡淡一笑道:“诸位,我的确很喜欢这块鹅卵石,还请诸位割爱,让于我吧。”

野苍峰坚定的态度,顿时让百里良驹目光一凝,脸上露出愠怒之色,眼看就要发火。

见此,百里良骝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让百里良驹迁怒于野家,他开口道:“野老,你这样可不对,我这块鹅卵石还没鉴定,万一价值比五百万高,你岂不是占了便宜。”

此言一出,全场刚刚停下来的笑声,再次响了起来,此起彼伏,仿佛是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你一块鹅卵石,河边随随便便就能捡到,野老出五百万帮你解围,你竟然还不乐意,难道你以为能卖到五千万不成,真是疯子!

此时,所有人都觉得百里良骝不识抬举,明明有台阶下,却不把握机会。

野苍峰面色有些难看,心说百里良骝此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傲气了,眼下一块鹅卵石,难道还想逼人高价拍走吗?

百里良驹心底暗骂了百里良骝一句蠢货,对着拍卖台上的土弘微喊道:“师傅,赶快鉴定,我倒要看看这块鹅卵石,到底能值五元,还是十元,哈哈哈!”

土弘微点了点头,见野苍峰也没说什么,他静下心来,开始对手中的鹅卵石进行鉴定。

洁白的手套触碰到鹅卵石,手套上立即就沾染了一层薄薄的灰烬,灰烬呈暗黑色,掉落在托盘上的红色丝绸上,犹如水银泻地一般,四散流动,并且凝聚在一起后,泛起了五彩斑斓的晶莹光彩,十分绚烂。

此时,土弘微却没有注意到托盘中的情况,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鹅卵石,已经完全被鹅卵石所吸引。

他用白色手套飞快地把鹅卵石擦干净,原来这块石头并不是有暗蓝色的纹路,而是被灰烬掩盖住了本身的色彩,擦干净之后,一个通体幽蓝的石头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灯光的照耀下,石头折射出淡蓝色的光辉,大厅顶部荡起蓝色的波纹,犹如涟漪一般。

再看石头本身,朴实无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土弘微握着蓝色石头,怔怔的看着,一时没有反应。

见土弘微望着石头出神,全场都若有所悟,看来这块石头的价值太低,就连土弘微都有些难以置信,一时不敢直言其价。

“土弘微,这块石头价值多少?”

台下,有人忍不住问道。

土弘微身体微微一颤,明显是这才回过神来,喃喃道:“三千……”

“什么,才三千?”

全场都是笑了起来,随即一脸鄙视地看向百里良骝,你小子让你装逼,五百万不卖,现在估价三千,看你脸往哪里搁。

百里良驹冷笑对百里良骝道:“百里良骝,真是没想到,你这块鹅卵石可真是价……”

“等等,我没说完。”

就在百里良驹嘲讽的时候,土弘微打断了他的话,抬头看了眼百里良骝,嘴角一抽,道:“这枚石头,价值三千万……”

三千万!

众人一愣,皆是吃了一惊,但又感到一丝奇怪,即使三千万,土弘微也不至于露出这么愕然的表情吧。

卧槽,百里良骝竟然拿得出三千万的石头!

一听这块破石头价值三千万,百里良驹顿时就不乐意了,目光冷冷地扫过全场,沉声道:“我还以为多少,不就是三千万,难道还能比我的极品鸡血玉拍到更高的价格?”

这话的意思很简单,谁要是敢高价竞拍百里良骝这块石头,那就是和他百里良驹过不去。

闻言,众人都是心头咯噔一跳,就算有人想竞拍,也收起了心思,百里家,不是他们敢得罪的。

见众人没吭声,百里良驹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傲然之色,挑衅地看了眼百里良骝,心头冷笑:“哼哼,你小子就算拿得出宝贝,可你没有势力,没人会给你捧场,你的石头成交价依旧不可能高得过我的极品鸡血玉。”

就在百里良驹以为没人发声的时候,土弘微又说话了。

他哭丧着脸,看向百里良驹道:“百里良驹公子,你们别着急呀,我刚才话没说完。”

说到这里,土弘微生怕又被打断,加快了语速道:“这块石头的价值,是三千万美金!”

什么,三千万美金!

听到土弘微说百里良骝的石头价值三千万美金,所有人都惊呆了,脸上都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三千万美金,折合华夏币差不多两亿,这还只是市值,如果拍卖,成交价肯定比这更高。

不过光是市值就比百里良驹的极品鸡血玉高出了几倍的价值,也就没什么好比的了。

此刻在大家看来,百里良驹挤兑百里良骝,想要羞辱对方,却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讨苦吃。

原本一脸嚣张的百里良驹,眼中满是茫然。

他愣了下,腾地站起来,指着土弘微道:“土弘微,你不会是收了他的好处,故意估个高价吧?这块石头虽然有些特殊,但质地、通透性、珍稀度都比不上我的极品鸡血玉,怎么就能值得上三千万美金?”

闻言,全场都觉得百里良驹说得有道理,皆是朝着土弘微看去,想要他给出一个解答。

此时面对众人的质疑,土弘微可不能砸了自己凤朝凰的招牌。

他把石头抓在手中,走到拍卖台中央,突然用力地朝着地面摔下去,令全场都是吓了一跳,唯独百里良骝淡然地看着这一切。

嘭啪一声,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头裂成了了两半,一个深蓝色的珠子出现在石头中央,犹如一点深邃的光芒般,将整个拍卖台都映照成了深蓝色。

土弘微把珠子捡起来,用拇指和食指捏着,向全场展示。

只见这枚珠子晶莹剔透,质地高贵,光彩夺目……

光是这卖相,就比极品鸡血玉高级。

这时候,土弘微介绍道:“这块通透的珠子,才是真正的本体,刚才的石头表象,只是它的包衣。这枚石珠子,名为孔雀脂,全世界都十分稀有,长期佩戴,拥有延年益寿,延缓衰老,活跃生机等等奇特的功效。”

“如今存世的孔雀脂并不多,像我手中拇指大的,更是只有三块。其中一块,在英女皇的手中,一块相传在成吉思汗的陪葬品里,还有一块传言存于某个强大的地下势力。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出现第四块。”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58章 本色演出将军魂大成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560章 无意之间峥嵘宇宙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