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美食诱获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75章 斩草除根良骝杀二凶

第1575章 斩草除根良骝杀二凶

文/人一介
美食诱获简介 本章字数:10140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末日之我的超级战争系统 执魏 经营一家避难所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 画里长安 超牛女婿 万古第一狂帝 来自亿万光年的男人
“少废话,老子不信你的近战能力,能比我们两个人强!”沙光肚的性情很凶戾,暴喝一声,挥舞着拳头就朝百里良骝攻了上来。

沙光肚的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但身子却十分壮实,身上全是肌肉,犹如一个石墩子般,看起来十分强悍。

他的拳头布满了老茧,一看就是经常练拳的人。

他两步就冲到百里良骝跟前,拳头挥出,直奔百里良骝的脑袋,出拳的速度非常快,威力惊人,空气发出一道嘭的破空声,似乎这一拳下去,百里良骝就要被打败。

“虽然屠光头才是他们组织的头号战将,但沙光肚的实力也不弱,以前在华人社区打地下黑拳,从来没有败绩,因为打死了人,被对方背后的势力追杀,这才逃到了国外,加入了那些专做坏事的组织。”

鲁骋嘴里喃喃都述说着沙光肚的来历,心里却担心敌人的战斗力太强,百里良骝不是对手,纠结着要不要开枪,帮百里良骝拦住沙光肚的进攻。

“哼哼,小子,给我死!”

沙光肚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充满了杀意,眼看拳头就要击中百里良骝脑袋,他是越发的兴奋。

旁边还没出手的屠光头见此,摇了摇头,用一种看死人的表情,看向了百里良骝。

可就在此时,一道虚影闪现,啪的一声,沙光肚凶猛的拳头,稳稳地停在了百里良骝的前方。

一双手握住了沙光肚的拳头,这双手虽然不大,无法将沙光肚的拳头完全握住,但却把他的拳头控制得死死的,无法前进分毫。

百里良骝看着沙光肚,目光中闪过冷厉之色:“没有本事,就别逞凶!”

“臭小子,找死!”

沙光肚大怒,右拳猛地想要抽回来,可是根本动不了,整个拳头仿佛被定在了那里,甚至连颤动都没有一下。

好大的力气!

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闪过这个念头。

沙光肚面色一变,改变了方法,仗着身高较矮,左手一记下勾拳,朝着百里良骝的腹部打去。

就在此时,惊悚的一幕出现。

只见百里良骝左手猛地按住了沙光肚右臂肩膀,捏住沙光肚拳头的右手往后一拉,嗤啦一声,沙光肚的右臂犹如破布一般,硬生生地被百里良骝扯了下来。

顿时鲜血飞溅,森森白骨从沙光肚的肩膀处显现出来,场面极为恐怖。

“啊!”

沙光肚惨叫一声,剧痛之下,左手下勾拳哪里还挥得出去,他忙不迭地往后退,瞥了眼空荡荡的右臂,目光恍惚了下,然后看向百里良骝手中的那条手臂,眼中满是恐惧之色。

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卸去了手臂,沙光肚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强悍的对手。

三楼的阳把成员见此,也都是目瞪口呆,没想到百里良骝的近战能力也这么强,而且出手这么狠,硬生生扯断了对方的手臂。

“我说过,你们将承受的痛苦,是那些死去女孩的百倍。”

百里良骝随手把手中的断臂扔掉,朝着沙光肚走了过去,眼神一片平静,平静得可怕。

“老大,一起上,这小子不好对付。”

沙光肚打了个激灵,不敢独战百里良骝,连忙朝着屠光头招呼道。

“好,我们联手。”

屠光头暴喝一声,身形一动,一副身先士卒的架势,朝着百里良骝猛冲上去。

可就在他冲到百里良骝两步远的距离时,他突然抬起了手,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百里良骝的脑袋,狞笑道:“哼哼,白痴,傻子才会和你硬碰硬!”

话音一落,砰的一声,屠光头扣动了扳机,子弹破膛而出。

“百里良骝小心。”

三楼的阳把成员,都为百里良骝捏了把汗。

可就在刹那间,百里良骝脖子往左一歪,扭曲到一个极为诡异的幅度,竟是刚好躲过了子弹。

“怎么可能?”

屠光头脸上满是惊骇之色,忙又扣动扳机,却已经迟了。

百里良骝双手扣住了屠光头的两条手臂,双腿跃起,分别踢在了屠光头的两边肩窝,腿往前踹,手往后拉。

咔嚓两声。

屠光头的两条手臂,被他扯了下来,鲜血猛地喷射出来,溅了旁边正冲过来的沙光肚一脸。

“啊!我的手!”

屠光头踉跄着往后退,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往左边看了看,又往右边看了看,双臂空空的感觉,让他感到了极大的恐惧。

在中东战场,他虽然不是最顶尖的高手,但怎么说也算是一号人物,可面对百里良骝,他却毫无还手之力。

他和沙光肚愣在了原地,看着百里良骝,仿佛看到了恶魔。

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太强大了,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抗衡。

“快跑。”

屠光头大吼一声,肝胆俱裂,失去了战斗的意志,转身就要逃跑。

可他刚刚迈出一步,百里良骝冲过来,一脚踢在了他的大腿上,咔嚓一声,他的腿骨当场断裂,身子一矮,扑在了地上。

他回头看向百里良骝,还没回过神,只感觉右腿传来撕裂的疼痛,定睛一看,百里良骝已经把他的右腿扯了下来。

“不……不……”

屠光头懵了,他从来没有感到这么害怕,心脏仿佛都停止了跳动。

可是,百里良骝就像没听到他的惨叫,又将他的左腿扯了下来,让他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的躯体,躺在地上,鲜血从四肢末端涌出来,场面极其血腥恐怖。

“我说过,会让你付出代价!”

百里良骝淡漠地瞥了眼屠光头,转身朝着呆立在原地的沙光肚走了过去。

看着百里良骝残暴的一幕,沙光肚已经吓懵了,这种徒手扯断四肢的场面,简直犹如地狱里的场景,就算是作恶多端的沙光肚都难以接受。

眼看百里良骝走到了跟前,沙光肚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颤声道:“求求你饶了我,我给你当小弟,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百里良骝淡漠一笑,道:“那些死去的可怜女孩,她们向你求饶的时候,你有想过放过她们吗?哼,做了坏事,你就应该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听到这话,沙光肚嘴角一抽,知道百里良骝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左手连忙想要伸进怀里,摸出手枪进行最后的反抗。

可他左手刚刚一动,就被百里良骝抓住,他颤抖了下,想要把手缩回来,却发现手臂已经不属于自己,被百里良骝扯断拿在了手上。

“恶魔,你这个恶魔!”

沙光肚大喊道,但百里良骝根本不理会,将他两条腿都扯了下来,然后一脚把他光秃秃的躯体,踢到了屠光头的旁边。

三楼的阳把成员,此刻都已是瞪大了眼睛,他们没想到这个笑嘻嘻的男人,发起狠来,竟然如此可怕。

就连他们在一边旁观,都感到毛骨悚然,心生恐惧。

屠光头和沙光肚因为失血过多,面色煞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从来没有像此时这样,希望死亡尽快降临。

百里良骝俯视着两人,沾满鲜血的双手点了只烟,狠狠地抽了一口,这才开口道:“你们带这么多人到苏门答腊来,到底是什么目的?只要告诉我,我就让你们死。”

听到能死,生命力微弱的屠光头,此刻竟是双目透着光芒,急忙道:“我们是收了别人的钱,来刺杀一个叫作百里良骝的人。”

听到这话,百里良骝目光一跳,大感意外。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出动这么多人,目标竟然就是要杀他。

可惜的是,这些人错误判断了他的战力,要想杀他并不是人多就行,必须是个人战力达到巅峰的人才能办到,当然,这种人非常少。

“那个戴银色面具的人,挑拨探险队和阳把的幕后组织,以及这次刺杀我的人,这些人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百里良骝沉思了下,看向屠光头,问道:“你们是收了谁的钱?”

屠光头道:“不知道是谁,对方派人送了十亿美元的现金过来,然后让我们带人到苏门答腊,说过几天给我们发那个人的照片。谁知道老三和老四出去犯了事,被你们发现了行踪。”

此刻,屠光头没有说谎,因为他急迫地想要被百里良骝杀死。

“都怪老三和老四,如果不是他们,我们肯定已经杀了那个什么百里良骝,拿着钱逍遥去了。”

沙光肚破口大骂,想起老三和老四,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在他看来,今天的下场,完全是拜老三和老四所赐。

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这次的目标,那个探险队总司令叫作百里良骝的男人,此刻就站在他们的面前。

从屠光头和沙光肚身上得不到幕后主使的信息,百里良骝不免有些失望,他认为背后肯定有一股势力在盯着自己,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

既然正在休假,他就不愿被打扰,这个麻烦一定要解决。

无论是谁,要斩尽杀绝。

他回头看向三楼,朝看呆的鲁骋招了招手:“搞定,下楼吧,这两个人归你们。”

鲁骋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安排了两个人在三楼看着,然后带着其他人下了楼。

听到鲁骋的话,屠光头和沙光肚都是面露惊惧之色,吼道:“你不是说让我们死吗?为什么不动手!?”

百里良骝不屑一笑,道:“我这个人,向来不会对敌人守信用。”

这时鲁骋等人已经下了楼,看着靠在墙壁抽烟的百里良骝,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敬畏之色。

今天如果不是因为百里良骝,别说是战胜目标,就连逃走都困难。

“谢谢你,百里兄。”

鲁骋又是对百里良骝道了声谢,语气比之前更加恭敬。

刚才还凶狠得令人背脊发凉的百里良骝,这会突然露出了吊儿郎当的笑意,道:“嘿嘿,你们可是许诺给我一百万的,现在事情搞定,是不是该给我付钱了。”

“对对对。”

鲁骋忙点了点头,取出手机,一边在屏幕上按,一边问了百里良骝的卡号。

很快,百里良骝就收到了转账的短信,不过不是一百万,而是三百万。

其实就算是三百万,对他来说也微不足道,但却表现了鲁骋的一番心意,他还是笑着道了声谢。

就在这时,轰轰轰轰的直升机声音传来,总共八架直升机从不同的方向,朝着废弃学校包围过来。

飞机上扔下绳子,一个个全副武装的阳把成员从绳子上滑下,总共约有五十多人,全都一脸警惕,防范地看着四周。

可是当看到所有的敌人都被制服,以及地上躺着只剩躯体的屠光头和沙光肚时,这些阳把成员都愣住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鲁骋不是说陷入了包围吗,怎么敌人都被解决了?

难道是他们小队干的,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名头领模样的男人,扫视着整个废弃学校的情况,最后目光落在屠光头和沙光肚的身上,看到四肢尽断的两人,他眼中闪过惊骇之色,沉默了下,这才对手下吩咐道:“立刻把所有人绑起来,然后派车过来拉走。”

得到命令,赶来的阳把成员散开,去把敌方的人都绑缚起来,扔到了操场上。

那领头的男人朝着鲁骋这边走过来,鲁骋上前行了一礼:“鄫队!”

鄫队点了点头,问道:“给我把情况讲一讲。”

鲁骋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鄫队听完后,脸上满是震惊之色,目光看向了百里良骝。

即使他是阳把的三级队长,他也不敢说有百里良骝那么强的实力,他断定,眼前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年轻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鄫队朝着百里良骝走了过去,伸出手,正色道:“你好,我是鄫君弨,感谢你帮了我们组织。”

百里良骝笑着和鄫君弨握了握手,然后说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你们可不要觉得欠了我人情,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市民,以后千万别和我联系。”

见百里良骝一副避而远之的态度,鄫君弨不禁皱了下眉头,脸上露出不悦之色,自己怎么说也是阳把的三级队长,地位非同一般,你这年轻人虽然实力不凡,但这副态度,简直是太没把人放在眼里了。

“年轻人,不要太自大,这个世界上比你强的人有很多。”鄫君弨冷声警告了句,转身去安排后续事项,不再理会百里良骝。

百里良骝也没放在心上,对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更好,因为他根本不想和阳把产生太多的联系。

“曹妮,我先走了。”

百里良骝给曹妮打了声招呼,迈步就朝废弃学校的大门走去。

“百里良骝,等等。”

曹妮连忙追了上去,眼中闪过不舍的表情。

可她刚走出两步,就被鄫君弨喝道:“曹妮,给我回来,你这是在丢组织的脸。”

曹妮愣了下,不敢违抗鄫君弨的命令,看了眼转身消失在学校门外的百里良骝,怏怏不乐地走了回来。

“报告鄫队,找到一台军用笔记本电脑,里面保存了对方这次行动的信息。”

这时,一名阳把成员抱着一台笔记本跑了过来。

鄫君弨打开笔记本的瞬间,正好一个消息弹了出来,写着:“接收此次目标探险队总司令百里良骝的照片。”

紧接着,一张硕大的照片显示出来,将整个屏幕占满。

众人看着这张照片,脸上都露出意外之色。

“咦,这个人好像有些面熟。”

“面熟个屁,这个人不就是百里良骝。”

看着笔记本显示器上的照片,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个人竟然是百里良骝。

曹妮结结巴巴道:“这……这意思是说,屠光头这帮人到东海的目标,就……就是为了杀百里良骝?”爱看小说网 www.ikxsw.com

一名先前和百里良骝并肩作战过的阳把成员道:“废话,这里写得清清楚楚,目标是探险队总司令,照片就是百里良骝。”

“真没想到,对方来刺杀百里良骝,被我们发现,然后请百里良骝来帮忙,最后被百里良骝解决,这事情的经过未免也太巧了。”

先前和百里良骝并肩作战的阳把成员都是议论纷纷,对百里良骝的身份表现出了很大的好奇心。

可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鄫君弨啪的一下把笔记本合上,面色冷峻的喝道:“都给我闭嘴,今天的事情,以后谁也不准讨论,不准打听,就此作罢。”

众人愣了下,一脸狐疑地看向鄫君弨,心里充满疑惑,想不通他怎么突然说出这话。

但鄫君弨是上级,大家再疑惑,也只得服从命令。

鲁骋作为一级队长,拥有一定的发言权,他忍不住道:“鄫队,到底怎么回事?万一对方还派人来刺杀百里良骝,那怎么办,我们置之不理吗?”

“放心,他会自己解决的,这件事很复杂,你们千万不要插手。”

鄫君弨叮嘱了句,抱着笔记本朝屠光头和沙光肚走过去。

在看了百里良骝的照片,以及探险队总司令的职务以后,鄫君弨已经想起了百里良骝的身份,他曾经还是二级队长的时候,跟随阳把四把之一的北把远远地见过百里良骝一面。

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对他说“年轻人,不要自大”,鄫君弨此刻是一阵后怕。

对方可是和阳把四把平起平坐的存在,自己一个三级队长而已,竟然敢轻视他,这简直太不知好歹了。

“还好他没生气,不然就惨了。”

鄫君弨偷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走到屠光头的面前,不禁觉得对方有些可怜,竟然敢来刺杀百里良骝,这完全是自寻死路。

这时,阳把的车到了,敌人都被押上了车,要带回去好好审问。

走在回家的路上,百里良骝打算给武犟鋆打个电话,让帮忙查查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不料电话刚摸出来,就接到了武犟鋆的电话。

电话接通,他还没来得急开口,就听到武犟鋆暴躁的声音:“你个死崽子,不是正在休婚假吗?黑熊帮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里良骝瘪了瘪嘴,不以为意道:“老武,他们用我身边的人要挟我,你知道,这是我的禁忌,无论是谁犯了,都得死。”

“这次我不和你计较,总之以后克制着点,不然我亲自到苏门答腊来,逼着你提前结束休假,马上给我去干活。”

“提前结束休假就算了,我现在日子过得挺悠闲的。”百里良骝连忙拒绝,然后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道:“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有些奇怪,怀疑其中可能有什么联系。”

“上次挑拨探险队和阳把的事情,我已经派人调查过,和那个杜拉没有任何关系。”

“看来有人在背后搞事,但是不敢暴露身份,所以嫁祸给别人。”

得到武犟鋆这个消息,百里良骝陷入了沉思,可是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到会是谁在背后搞阴谋,因为这些年来,他结下的仇家实在太多,想要他命的人数不胜数。

当然,现在探险队还处于鼎盛期,广阔的宇宙空间、悠久的历史长河,基本上百里良骝可以任意去时空中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设置一个方位和时间坐标,一嵌动按键,立刻就可以到达,对一般人不可克服的时空限制,对他来说如同脚面水一样,可以平趟而过。

这是一个整体力量,探险队基本上是不可匹敌,外加武犟鋆和钟常伟的支持,那支持几乎是无条件的,他们信任百里良骝,就支持他所干的一切,他们相信百里良骝,就如同相信他们自己一样,觉得让百里良骝了去干,就能实现他们的梦想,现在的百里良骝就是他们年轻的自己,有事弟子服其劳,这不是歧视年轻人,而是对他们的极大爱护,那种爱护就是源于喜爱。

武犟鋆和钟常伟的心情,看着百里良骝在那里折腾,就如同父母看到争气的孩子不费吹灰之力拿下高考第一一样欣慰。

这些不过是百里良骝的基础和条件,作为他个人来说,手下有麦轲和乔直这两员重将,让他如同想飞上天的雏鹰插上了双翅。

两个人特殊之处,在于两个人都有这个世界得不到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因为百里良骝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就成了几乎没有限制源泉,满足百里良骝的需要。

麦轲手里的东西,就是驭物诀,这是管理、控制、使用被造万物的一本秘诀集大成者,比如想在的灵犀一动系列,不过是它的一个应用性输出产品。

百里良骝拥有灵犀一动III,他给人治病,包括治疗雅仙韵、野苍峰、还有那个伤重要必死的阳把队员小虎,都是灵犀一动的功效,百里良骝自己的银针呀精华丸啊中药秘方啊什么的,基本上都是故弄玄虚,虽然也多少有一些疗效,但是绝对不能就命。

而这三个伤病员,都是一只脚已经进入地狱冥府。

这个已经是现有的帮助,已经非常巨大和独特,但是根据百里良骝的理解,这不过仅仅是开始,后面的东西,还不知道有多少,只要他有需求,只要进入驭物诀,就能给他提供。

至于乔直,他是那个分值系统的主人,精灵妹妹和他不分你我,对这个系统的了解和掌管得非常彻底,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取之不尽的宝库,这样的一个宝库,对百里良骝来说,那就是按需发给他就行了。

一个无穷无尽的宝库,一个是没有限制的供应,百里良骝的资源也就变成了几乎无穷无尽。

这个几户的修饰,是因为根据系统,任何输出,都要拿分值来兑换。

分值的来源,是探险队作为整体和作为个人的贡献奖赏,就是他们无论做什么,都可以把工作i成功转换为分值。

这些分值除了大部分给个人以外,探险队有一部分抽成,这个抽成积累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除非有特殊重大指出,满足百里良骝的需要根本不用操心。

至于为什么百里良骝开支可以用这些公有分值?

那简单啊,因为他有特权,他要动用,谁也当不住,就是这样暴力,否则为什么总是有人打破脑袋想当官?

不过讲道理的话,也有道理。

百里良骝是探险队的核心任务,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探险队,他被人打死,估计探险队所有人全都完蛋。

所以,他个人的事情,就是探险队的事情,是顺理成章、符合逻辑一个常理。

其实更重要好的是,他怎么使用这些分值,没有人知道,那里可没有会计是去审计,更没有必要发表一个审计报告。

所以,就算百里良骝现在暂时离开探险队借结婚的理由休假,也没人敢明目张胆来招惹他,别说能不能杀他,就算杀了,也得考虑能不能承受住探险队和支持探险队力量的报复。

所以真正的幕后主使这些捣乱事件的人百般隐藏身份,这也在情理之中。

挂了电话,百里良骝想了想,给索命无恨的首领打了过去:“喂,鸡头……”

百里良骝刚开口,手机里就传来愤怒的声音:“杀手坟墓,我说了多少次,叫我姬鲲腾,我的名字不叫鸡头,我的外号有不叫鸡头,那是以前的,已经被我扬弃,如果你再这样叫我,朋友就没得做了。”

“可是,你的头真的如同鸡头,再说你说你扬弃了老的已经耳熟能详而且和你百分之百匹配的名头,你新的名头是什么?而且你是华人,正经八百的叫你的名字,姬鲲腾,不熟的人还以为你叫‘鸡胸疼’呢!”

“那你叫我老姬,别叫我鸡头!实在不行,小姬也凑合;有什么事情快说,我这边马上要开战了,对手可不好对付,没时间给你打电话。”

“是这样的,上次让你调查的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说那个戴银色面具,穿黑袍的人?混账,那个人果然是奸细,我打算找她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

“有没有什么线索?”

“她一直戴着面具,身体完全笼罩在黑袍中,没有人知道她的真面目,不过我可以确定一件事,她是一个女人。”

女人!?难道是我惹下的情债?

百里良骝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他的仇人很多,情债也不少,而且那些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个个都实力非凡。

当然,实力非凡的意思,不止是说她们在各个方面都实力非凡。

奇怪的是,在百里良骝的印象里,自己曾经接触过的女人当中,没有能隐藏得这么深,在背后开冷枪的人才对。

百里良骝又问道:“除了是女人之外,有没有其它的信息,比如走路姿势,喜欢吃的东西,作息时间什么的?”

“我们组织内部有监控,我看过录像,她的一切都非常规律,非常普通,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鸡头,你不会……”

“说了,不要叫我鸡头。”

“噢,姬鲲腾,你不会隐瞒什么吧。”

“我是那种人吗,那个混蛋想坑索命无痕,我恨不得杀了她,隐瞒个屁呀,不和你说了,这边开打了。”

鸡头……不,应该是姬鲲腾说完这句话后,百里良骝听到了听筒里传来密集的枪声,显然是姬鲲腾已经进入了战场。

挂了电话,百里良骝陷入了沉思当中。

“北欧的丝丝芭?东欧的伊洛娃?东瀛的宜上和宜下双胞胎?美国的茵丝……气质上,一个都不像,到底是谁啊?”

想了半天,百里良骝实在想不到哪个女人会想置自己于死地,更主要的原因,是有些女人,他已经忘了,想不起来。

摇了摇头,百里良骝不再去想,只能在心里不断地祈祷,对方可千万不要是自己惹下的情债,不然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百里良骝带着满脑袋问号回到了鸳鸯楼。

自从住进了杨轻风之后,这个鸳鸯楼里似乎多了一丝灵气,每天早晨她都会早起,然后在大厅或者阳台上练舞,犹如精灵一般,灵动而美丽。

尤其是她绝美的体型,百里良骝每次经过,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同时在心里暗说一句:除了该大的地方小了点,一切都很完美。

不过百里良骝知道,跳舞的人上围不能太大,不然跳动的时候晃起来,实在是影响舞蹈的美感。

今天回来,百里良骝习惯性的往院子中间看了眼,却没见到练舞的杨轻风。

“难道出去表演了?”

百里良骝摇了摇头,没有看到杨轻风,他感到有些不习惯。

洗漱之后,他正打算骑着自行车出门,杨轻风急匆匆地跑了回来,一把拉住他的手,焦急道:“快快快,跟我走,帮我个忙。”

看着杨轻风风风火火的架势,百里良骝跟着她上了一辆出租车,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这么着急干嘛?”

刚才还雷厉风行的杨轻风,这会却有些扭扭捏捏起来,嗫嚅了半天,这才开口道:“我爸我妈,到苏门答腊来了。”

你爸妈来了,关我什么事?

再说,那又不是狼来了,有什么可怕?

百里良骝腹诽一句,问道:“然后呢?”

杨轻风道:“我这些年忙于舞蹈事业,没有谈过恋爱,我妈一直在催婚,她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但我拖着,没有回上京,却没料到,他们这次来,竟然把那个男孩也带来了,我妈说是给我介绍对象。”

听到这里,百里良骝已经明白了,这是要让自己去当挡箭牌。

他故意做出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翻了个白眼,道:“既然如此,那你自己去谈对象呀,叫我跟着干嘛。”

杨轻风不好意思道:“我不喜欢那个男孩,为了避免我妈一直催我,所以我刚才给她说,我已经有了男朋友,她让我带过去给她和我爸看看。”

百里良骝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噢,原来是这样,你的意思,是要让我帮你找个假男朋友?”

一听这话,杨轻风急了,也顾不得什么面子,直说道:“不是让你帮我找个假男朋友,我是想让你来假扮我的男朋友,先帮我把这关过了。”

百里良骝挠了挠脑袋,一脸纯真道:“啊,假扮男朋友,我没谈过恋爱,不太会呀。”

“没那么麻烦,到时候你少说多看,我来应付他们。”

杨轻风生怕百里良骝不答应,双手拽着百里良骝的手臂摇晃,撅着嘴道:“拜托了拜托了,我在苏门答腊就只有你一个男性朋友,这次全靠你了。”

百里良骝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的初恋,就只能交代在你的手上了。”

听到百里良骝答应,杨轻风暗暗松了口气,欣喜道:“放心,这次过了关,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百里良骝打量着杨轻风的身体,捏着下巴,摇头晃脑道:“如果你以身相许的话,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

“你想得美。”杨轻风瘦削的脸颊一红,啐了百里良骝一口。

百里良骝笑了笑:“嘿嘿,和你开玩笑的,爱护房客是我的责任,你用不着谢我。”

杨轻风抿了抿嘴唇,转移话题道:“我妈特别喜欢那个男孩,一心想要撮合我们,待会她见到我有了男朋友,她肯定会为难你,你可千万别生气,她也是想我找个好归宿,你待会表现好点,别给她留下坏印象就行。”

百里良骝点头道:“放心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伯父伯母失望的。”

不一会,两人到了苏门答腊一家有名的五星级酒店,君临酒店。

“真是巧了,小跟班说过,这家酒店是他们家投资的。”

百里良骝看了眼招牌,也没怎么在意,和杨轻风迈步走了进去。

向迎宾小姐询问了之后,他们被领到了三楼茶坊,在一个卡座里,见到了杨轻风的父亲。

“爸。”

杨轻风虽然今天有重要任务,但见到父亲,她还是特别高兴,雀跃的叫了一声,走了上去。

杨父正在看报纸,见到女儿来了,他放下报纸,笑道:“你呀,真是不省心,在上京住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在苏门答腊定居了呢?不会是因为找了个苏门答腊的男朋友吧?”

“爸,你别瞎猜,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杨轻风拉过百里良骝,对父亲道:“爸,这是我男朋友百里良骝。百里良骝,这是我爸爸。”

百里良骝尊敬道:“伯父,你好。”

“请坐请坐。”

杨父初次见到百里良骝,显得很客气,忙招呼百里良骝坐下,然后让服务员上茶。

百里良骝坐下后,杨轻风坐到了旁边,她本来是为了避免被怀疑,要和百里良骝挨着坐,却不料刚刚坐下,百里良骝一把就握住了她的手,十指紧扣,显得十分亲密。

一看这情况,杨父乐了,偷偷朝百里良骝竖起大拇指,道:“小伙子,不错呀,我这女儿的性子我知道,要强得很,没想到现在被你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听到这话,杨轻风只得放弃了松开百里良骝手的念头,不然的话,岂不是显得不自然。

不过还好的是,百里良骝只是轻轻握着她的手,并没有让她感到不适,而且百里良骝手掌的温度传过来,给她一种心神安定的感觉,弄得她都有些舍不得松开百里良骝的手了。

三人聊了一会,杨轻风见母亲不在,问道:“爸爸,妈妈呢,她去哪了?”

杨父道:“王豪说带她四处转转,估计就快回来了。”

话音刚落,一名长得和杨轻风有几分相似的中年女人,和旁边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

“妈妈。”

杨轻风见到中年女人,站起来招呼道。

杨母看过来,见女儿和一个陌生男人十指紧扣,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垮了下来,但也没说什么,冷着脸坐到了杨父的旁边。

而那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则是目光直直的看着杨轻风,舞蹈家杨轻风的照片视频他看过无数次,可当面相见,他还是被惊艳到了。

尤其是杨轻风透露出来的气质,是他遇到所有女人都不具备的。

如此想着,王豪眼中闪过一丝非比寻常的亮光,然后微笑着坐下。

他自以为把自己的想法掩饰得很好,可是他那一闪即逝的目光,却哪里逃得过百里良骝的眼睛。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74章 浪淘沙怕死难逃一死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576章 举手间帮轻风挡王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