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美食诱获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97章 试看何人胆敢乱旧宫

第1597章 试看何人胆敢乱旧宫

文/人一介
美食诱获简介 本章字数:10018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霸道男闺蜜 神魔大唐之无敌召唤 奶爸的漫威聊天群 大清隐龙 邪王追妻 修真之神塔 烛龙之心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杨斐现在心情飘飘的,如同在云端飞舞荡漾。

所有人都怕百里良骝,可百里良骝却让他做主,这能不有面子吗?

杨斐心头得意,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拿出了气势,对女孩道:“以后做人要低调,别太嚣张,剩下的二锅头,你不用喝了。”

“谢谢,谢谢斐哥。”

女孩忙不迭地给杨斐道谢,想要离开酒吧去洗胃,却又不敢动,她只得傻愣愣地站在旁边,一言不发,望着另外还在喝二锅头的五名同伴。

“斐哥,我错了,我真喝不下了,求你放过我。”

“斐哥,你放过我,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有了前车之鉴,另外两名女孩也是有样学样,都放下酒瓶,向杨斐求饶。

杨斐放过了一个,这两个不放过,却是有些说不过去。

他只得点了点头,把这两名女孩也放过了。

周围的人见此,都是觉得杨斐不错,懂得怜香惜玉。

不过百里良骝却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杨斐这是心软,而且是对敌人心软。

对敌人心软的人,永远不会是最终的胜者。

不过,转念一想,杨斐只是一个平头百姓,长那么狠的心也没有多大用处,又不是让他面对那些毁灭地球的恶魔。

一旦狠过头,闹不好回头会伤害了自己。

三名女孩被杨斐放过之后,燕截、丘八三人已是喝得脸色通红,整个胃里犹如火烧,脑袋如欲炸裂一般。

总而言之,就是难受,难受到极点。

这些二锅头,实在难以下咽,但在百里良骝的目光下,他们却不敢停下。

在喝了半瓶多之后,三人都已经是晕晕乎乎,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燕截终于忍不住,他也不顾什么男性的尊严了,放下酒瓶,对杨斐道:“斐哥,只要你不让我喝酒,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哥。”

就算让你喝完又怎样,我有姐夫罩着,你还不是得叫我斐哥。

杨斐对燕截的说法嗤之以鼻,他面对男人,却是没有那么好心肠,尤其想到燕截刚才说自己是小丑,他更是气愤,吼道:“喝,不准停下,不然让你再喝一瓶。”

再喝一瓶,那可就是四斤了。

燕截打了个激灵,连忙用瓶口把嘴巴塞住,强迫自己把剩下的二锅头喝掉。

丘八和另外一人原本也想求饶,但一见此,他们却是打消了这个想法,咕噜咕噜地把二锅头喝了下去。

不一会,三个男人都把两斤二锅头喝光,三个女人也每人喝了半瓶多。

这么多的酒下肚,酒劲上头,他们哪里还站得稳,一个个东倒西歪,都跌倒在地上,面色发青,看样子就跟得了重病一样。

尤其是丘八,他似乎酒量不佳,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看向百里良骝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就在这时,百里良骝捡起了地上的一瓶二锅头,这是刚才莞羽用来攻击他的。

他打开酒瓶,蹲下就朝晕掉的莞羽嘴巴里灌,边灌边说:“别以为你晕倒了,就不用给杨斐敬酒。”

见此,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已经觉得百里良骝够狠,但这一次,百里良骝的凶恶再次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不过,百里良骝却一点也没在意别人的目光,就算把这四男三女都杀了,他也觉得一点不过分。

这种仗势欺人的二代,让他们活着只会祸害更多的人。

这次百里良骝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他们以后肯定会收敛。

所以说,其实百里良骝是在为消除毒瘤做贡献。

酒灌到一半的时候,莞羽就呛醒了,但百里良骝却按着他的头,让他不能动弹,硬是把整瓶二锅头灌完。

灌完后,莞羽整个人都瘫了。

“走吧,杨斐。”

做完这一切,百里良骝就跟没事人一样,招呼了杨斐一声,朝着酒吧外走去。

经过操正旁边的时候,他指了指倒在地上的三男四女,淡然道:“把他们送医院吧,我这种善良的好市民,可不想背上杀人罪。”

你还善良,你还好市民?

按你这么说,那我们所有人都是慈善家了?

听到百里良骝的话,众人都是一阵腹诽。

操正则是忙点头道:“是,我这就送他们去医院。”

在全场的瞩目下,百里良骝和杨斐走出了酒吧。

杨斐今天感觉简直是爽爆了,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这么威风。

今天的事情如果传出去,以后谁还敢招惹他。

他相信,在上京,大多数人都会忌他三分,以后想办什么事情,可就方便多了。

想到这里,杨斐脸上满是激动的笑意。

不过他虽然兴奋,但他知道这是百里良骝牛,而不是他牛。

他看着一脸淡定,抽着香烟的百里良骝,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姐夫简直太帅,太神秘、太牛了。

崇拜之情油然而生,他跟上百里良骝的脚步,喊道:“姐夫,从今以后,我只认你一个,你就是我的偶像,我的老大。”

“省省吧,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了。”

百里良骝笑了笑,继续朝着停车场走去。

杨斐忙道:“姐夫,亲姐夫,别呀,我可是你的小舅子,难道你不打算传授我一些功夫,让我也像你这么牛吗?”

“什么,姐夫?”

就在这时,一道惊呼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百里良骝回头一看,原来是燕子矢从酒吧里跟了出来,正好听到杨斐叫他姐夫。

燕子矢是燕姿娴的弟弟,他看到自己姐姐的未婚夫,居然被别人称呼为姐夫,他当然感到十分惊讶。

难道百里良骝除了姐姐之外,还有别的女人?

燕子矢不禁皱起了眉头,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

百里良骝当然知道燕子矢的想法,既然自己和燕姿娴有婚约,百里良骝也就不想惹得燕姿娴不爽,更何况,自己真的是单身,可不想遭受了这不明不白的冤屈。

这件事,有必要给燕子矢解释一下。

“杨斐,你先到车上去。”

百里良骝给杨斐打了声招呼,回头朝着燕子矢走过去。

“良骝哥。”

燕子矢看着百里良骝,干笑了声,觉得有些尴尬。

百里良骝笑道:“子矢,你听到杨斐叫我姐夫,是不是怀疑我背着你姐姐,在外面还有起他人?”

燕子矢心里咯噔一跳,连忙道:“怎么会呢?良骝哥行的正坐得直,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我想,刚才那位叫杨斐的朋友,之所以称呼你为姐夫,或许是你的绰号吧。”

绰号叫姐夫?这可真是稀奇。

百里良骝一听就知道燕子矢在敷衍自己,他解释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杨斐的姐姐家里催着她结婚,她姐姐就让我冒充男朋友,然后杨斐就叫我姐夫了。”

“良骝哥,你不用解释,我相信你。”

燕子矢一本正经道,可脸上却明显是一副我不相信的表情。

百里良骝皱了下眉头,知道这情况,只怕自己怎么说,燕子矢都不会相信。

他摇了摇头,只得说道:“算了,我懒得给你解释,总之这件事你别告诉小娴娴,我可不想再给她解释一遍。”

燕子矢道:“知道了,良骝哥,你在外面还有其她人的事情,我一定保密。”

“狗屁,什么叫我还有其她人!”

百里良骝瞪眼道。

燕子矢嘴角一抽,忙改口道:“放心,良骝哥,今晚什么都没发生,我们也没见过面。”

“算了,懒得和你废话。”

百里良骝心头一阵郁闷。

轰。

这时,杨斐开着猪夹双的法拉利,停在了百里良骝旁边,道:“姐夫,上车。”

听到这声姐夫,百里良骝和燕子矢都是目光一跳,感觉十分别扭。

“记住了,别瞎说。”

百里良骝又提醒了燕子矢一句,这才上了法拉利,和杨斐离开。

“良骝哥这么牛逼的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人,希望姐姐在良骝哥众多人当中,能排在前列吧。”

燕子矢望着法拉利的尾灯,喃喃自语道。

尚风酒吧经过百里良骝这么一闹,不仅没有影响生意,反而点燃了顾客们的激情,酒吧又恢复了喧闹。

而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百里良骝、燕子矢等人离开后,一道身影悄悄地溜出了酒吧。

此人,正是酒保富永。

富永被百里良骝打晕之后不久,他就醒了过来,不敢再露头,藏在吧台下面,担心被百里良骝逮着,又是一顿打。

而之后他见百里良骝那么牛逼,就更不敢露脸,悄悄藏在了储物室,直到现在才溜出来。

他不敢暴露,转进酒吧旁边一条堆杂物的小巷,摸出电话来,打给了他的酒托搭档红鸟儿,想要约红鸟儿今晚见面。

当然,他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心里憋屈,想要放松一下。

另一个目的,则是要告诉红鸟儿,赶紧跑路。

他知道,经过这件事,尚风酒吧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打了好一会电话,却没有人接,富永只得放弃,朝着小巷深处走去,打算从这条小巷穿过,先回家再说。

突然,他看到前面有一道女人的身影。

女人穿着黑色短裙,上身是一件黑色体恤,在小巷里的昏暗灯光下,十分招眼。

而且,这个女人长得非常漂亮,仿佛有种特殊的魅力,透着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妩媚。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么这个女人就像狐狸精。

富永双目迷离,他只觉自己仿佛着了魔,心里只想着走近这个女人。

但他还保留了一丝理智,没有直接扑上去。

他走过去,盯着女人直吞口水,腆着脸道:“美女,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等人呀。”

女人把嘴巴凑到富永的耳边,哈了一口气,右手伸过去,直接楼住富永。

这一刻,富永兴奋之极,他觉得自己简直太走运了,竟然遇到这样的大美女投怀送抱。

过了一分钟,富永消停下来。

女人眼中露出一抹厌恶之色,转身一爪抓破了富永的肚皮,然后一脚将富永踹到了墙壁角落。

“啊!”

富永口中发出惨叫,低头看了眼破开的肚皮,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女人瞥了眼富永,目光中满是冷漠,转身走出了小巷。

借着灯光,清醒过来的富永,这才发现女人没有左臂。

而他仿佛听到,女人说了句话:“百里良骝,这一次有他出手,你死定了。”

她要杀百里良骝?

富永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但随着血液的流失,他很快就失去了意识,脑袋耷拉下去,转向了一旁。

而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了不远处一具女尸,浑身满是鲜血,正是他的搭档红鸟儿。

杨家的别墅很大,房间足够多,百里良骝没能和杨轻风住在一起,而是单独住在了一间客房。

早晨,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一边看早间新闻,一边吃着杨母准备的早餐。

经过了昨晚在尚风酒吧的事情,杨斐对百里良骝是五体投地的崇拜。

把百里良骝视若神明,张口闭口就是姐夫的叫,令杨父杨母和杨轻风都十分诧异。

想不明白昨晚杨斐还不愿意百里良骝跟着出去,怎么这么快,百里良骝就把这小子给收服了。

就在众人吃饭的时候,电视里报道了一则骇人的新闻。

“昨晚在尚风酒吧旁边的一条小巷,发生了一起非常残忍的凶杀案,死者为一男一女,目前已经确定身份,其中男子是尚风酒吧的服务员,女子是社会闲散人员。”

这时,电视里出现了两人的照片。

百里良骝一看,这不就是昨晚那两个坑他的家伙吗,居然死了,这就是报应呀。

“根据专案组的调查,该男子和女子似乎为一人所杀。”

听到这里,杨斐皱了下眉头,嘟哝道:“真是够边态的。”

“种种迹象表明,凶手杀人的手段十分残忍,用利器将女死者完全破坏,男死者则是用类似铁爪的东西划开了肚子。”

“目前此案件正在全力侦破中,还没发现可疑对象,巡捕正在排查监控,这里告诫大家,最近夜晚不要单身出门,做好安全防范。”

看完这则新闻,杨家人都是皱起了眉头,没胃口吃饭了。

杨母看向杨斐,正色道:“最近晚上都别出门,在家好好待着。对了,你昨晚去哪里玩了,可千万别去这家尚风酒吧。”

杨斐干笑了声:“呵呵,放心吧,老妈,我们没去这家酒吧。”

杨轻风道:“没去就好,你死了没关系,可别害了百里良骝。”

杨斐皱眉道:“老姐,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弟弟?”

“你不是叫百里良骝亲姐夫吗?你当然是我的亲弟弟。”杨轻风笑道。

就在这时,杨斐收到了一条微信语音,他打开来,手机喇叭传来声音:“卧槽,斐哥,牛呀,昨晚在尚风酒吧,你居然让燕截和丘八给跪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哥,我跟着你混。”

听到这条微信,杨斐顿时就郁闷了,你什么时候不发,偏这个时候发,这不是坑我吗?

“你还说没去尚风酒吧,你小子这是命大,不然说不定今天的新闻主角就是你了。”

杨母没好气道。

这时候,百里良骝开口了,笑道:“阿姨,你放心,有我在,不会出事的。”

“百里良骝,我刚才不是说你,你别多心。”

杨母忙解释道。

百里良骝笑了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大家说道:“对了,今天到旧宫去玩,你们都别和我走远了,看样子最近不太平,大家走得近,也有个照应。”

听到百里良骝这话,众人都不以为意。

故宫那么热闹的地方,难道还有人在那里行凶不成。

就算真有人行凶,也是捣乱分子的袭击,那样的话,想躲也躲不掉。

虽然心里如此想,但大家都点头答应百里良骝,待会不离他远了。

见此,百里良骝却是有些不放心。

因为在看了刚才的新闻之后,他立刻就断定,凶手就是樱花吖吖小丸子,也只有她才会男女通吃,而且还会这么狠地致人死地。

而樱花吖吖小丸子闹出这件事,百里良骝相信她肯定是故意暴露行踪。

至于暴露给谁,当然是百里良骝。

她的这个行为,其实就是对百里良骝的挑衅,告诉百里良骝,她来到上京,要对百里良骝下手了。

可是,仅凭樱花吖吖小丸子,她绝不是百里良骝的对手。

而且她明明可以隐藏起来,暗中出手,但她却偏偏闹出这么大动静,让百里良骝有所防备。

这么说的话,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肯定找到了非常强力的帮手,认为一定能拿下百里良骝,所以才会如此大张旗鼓地向百里良骝宣战。

如果真是正面作战,百里良骝不惧。

但樱花吖吖小丸子这个边态,随时可能对百里良骝身边的人出手,这让百里良骝很是担心杨轻风等人的安危。

而且,百里良骝不知道樱花吖吖小丸子找的帮手是谁。

如果真是个硬茬,他忙于应对,到时候可没时间顾忌身边的人。

“特么的,这女人可真是难缠。”

百里良骝在心里暗暗骂了句,有些后悔当初只是断掉樱花吖吖小丸子的左臂,而没有直接要了她的性命。

吃过早餐后,过了一会,猪夹双、晓妘和姨妈三人准时到了柳家。

为了方便,安排了一辆可以乘坐十一人的豪华小巴士,载着所有人,朝着旧宫出发。

昨天猪夹双被百里良骝戏弄了一通,他是怀恨在心,决定今天一定要反击。

至于怎么反击,当然是表现出自己超级牛一面。

在路上的时候,他开口道:“百里良骝,待会到了旧宫禁地,你们可不要做出什么破格的举动,虽然我和旧宫博物馆的馆长是好朋友,但那些毕竟是文物,如果损坏的话,我也不好给他解释。”

这话明面上像是在提醒,可大家都听出来,猪夹双是在炫耀他认识旧宫博物馆的馆长。

百里良骝淡然一笑,没把猪夹双的话当回事。

不过杨斐却是不乐意了,现在百里良骝可是他的偶像,他怎么能容忍猪夹双在偶像面前装象。

他笑了声,对猪夹双道:“老猪,你认识博物馆馆长好像挺牛的呀。”

“也不能说牛叉,大家毕竟是一个层次的人,以前也有些交集,所以让他帮忙打开禁地让我们游览一下,也没什么问题。”

猪夹双很是装象地说道。

他话音刚落,杨斐笑道:“哟呵,还一个层次的人,好装呀,不过,你知道我姐夫认识谁吗?”

猪夹双狐疑道:“认识谁?”

听到杨斐的话,众人也都竖起了耳朵,脸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百里良骝认识谁?

难道他还认识哪位上京的大人物不成?

杨斐见众人看过来,面露得意之色,道:“我姐夫他,认识燕家的燕子矢,而且,燕子矢还非常怕他,对他十分恭敬。”

一听这话,车里陷入了沉默,紧接着,晓妘和猪夹双都是大笑起来。

“你说他认识燕子矢,你确定不是在搞笑?”

猪夹双指了指百里良骝,脸上满是嘲讽之色。

燕家作为上京的风云家族,势力影响整个华夏,上京城内鲜有不知道其存在的人。

而猪夹双也算得上小有所成,他对燕家就更加的了解,那可绝对是高高在上的家族,更别说是其中的大少爷燕子矢,绝对是人中之龙,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认识。

所以他听到杨斐说百里良骝认识燕子矢,他觉得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见猪夹双和晓妘大笑,杨斐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怎么?你们不信?要不你们打听一下昨晚尚风酒吧发生的事情,我保证你们会惊呆的。”

“尚风酒吧发生的事情,难道你说的是杀人二个,是百里良骝干的?”

猪夹双揶揄道。

杨斐还想争执,杨轻风则是劝道:“小斐,别吵了,争这些又有什么用。”

“可是老姐……”

“行了,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杨轻风点了点头,她是肯定相信杨斐的话。

因为她知道百里良骝和燕姿娴有婚约,百里良骝认识燕家的人,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猪夹双瞥了眼百里良骝,一脸阴险的表情,心头暗道:“这小子挺厉害的,这么快就收服了杨斐,杨斐居然还说谎帮他装象。不过待会到了上京博物馆,就知道谁更厉害了。”

不一会,小巴在博物馆的停车场停下,一行人步行到了检票口。

上京博物馆,是仿古建筑,修建得还挺气派,里面不同的宫殿里,摆放着华夏不同时期的文物。

可奇怪的是,检票口围满了人,但却没有人进入博物馆。

“卧槽,老猪竟然这么厉害,搞这么大排场,连人都不让进了,只有我们几个游玩吗?”

见到这情况,杨斐暗暗咋舌,皱眉嘟哝道。

杨轻风摇了摇头,她可不相信猪夹双有这么大能耐。

“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们买了票不能用,给我们个说法。”

“真是奇怪,就算不让进,也应该在公共媒体上提前通知,让我们这样等下去,成何体统。”

“退票,赔偿我们的损失费。”

百里良骝一行走过去,只见门口的游客都在大声喧哗,质问为什么博物馆管理部门,不让他们进入游览。

百里良骝看向猪夹双,笑道:“老猪,你牛,竟然让人把整个博物馆给封了。”

猪夹双一脸郁闷,他就算认识馆长,也没这么大面子呀。

更何况即使是馆长,也没权利封了博物馆,就拿现在这情况来说,要是造成了民愤,谁也摆不平。

“现在怎么办?”

晓妘看向猪夹双,一脸的不爽,本来是来装的,谁知道遇见了博物馆封锁。

猪夹双指了指博物馆里面,道:“有人出来了,先看看是什么情况。”

这时,只见一名工作人员,手里拿着大喇叭,从检票口走了出来。

激愤的人群一见他,都是大声叫喊起来。

此人满头大汗,显然也是有些着急,他站在门口的一个岗台上,对着喇叭喊道:“大家安静,听我说。”

众人又嚷嚷了好一会,这才安静下来。

那人接着道:“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晨在例行检查中,安防人员在博物馆里发现了危险物质残留,怀疑是化学毒气,目前我们怀疑里有人威胁博物馆,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博物馆暂时封锁。我们现在正在等待专家赶来,确认安全之后,就会开放博物馆。”

有人问道:“那要等多久?”

“对不起,目前我也无法确定,得等专家来了,进行检测之后,我们才能知道。”

“要是一天都不开放,我们的票岂不是白买了。”

“如果不愿意等待的朋友,可以现在到售票处退票,愿意等待的朋友请耐心等待,如果下午三点之前无法确认博物馆安全,我们将全部做退票处理。”

工作人员的这个解释,显然不能让游客满意,有人吼道:“不行,我现在就要进去参观,老子从外省赶来,你让老子退票,这不是欺负人吗?”

“对,开门,我要进去,就算歹徒把我弄死,我也认了。”

“开门,开门。”

人群激动起来,有人朝着检票口冲过去,把守在检票口的工作人员撞倒在地。

后面有人紧随其后,顿时人群朝前涌去。

百里良骝见此,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样下去,别说等化学毒气把人毒死,这些人当中就有人会被踩踏致死。

他把杨轻风护在身后,喊道:“你们往后退,别被带进人群里。”

就在这时,巡捕专用车的笛声乌拉乌拉地高声响起,一队队全副武装的特殊巡捕从四周赶了过来,加入了维持秩序的行列之中。

刚才游客也是一时气愤,所以才会冲击检票口,这会他们一见这些特殊巡捕,顿时都焉了。

在特殊巡捕的努力下,局面很快稳定下来。

可是刚才被推倒的那名检票人员,却是身受重伤,多处骨折,被赶紧送往了医院。

领头的特殊巡捕捕头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他又不敢指责这些游客,只得骂骂咧咧地走进了博物馆。

但他也没走远,就站在里面,不时朝外张望,等待着专家赶过来。

“我看还是算了吧,今天我们是进不去了。”

杨轻风见这阵势,没有了游玩的兴趣。

晓妘却是不甘心,对猪夹双道:“夹双,你联系一下你的朋友,看看有没有办法把我们弄进去。”

“嗯,我先给王馆长打个电话。”

猪夹双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给王馆长打去电话,说明了意图之后,王馆长直接拒绝,还说他不知死活,有化学毒气还往博物馆里面钻,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拽什么拽!”

猪夹双骂骂咧咧,面色十分难看。

见此,晓妘就知道他没办法,指了指此刻把检票口拦了起来的特殊巡捕,道:“夹双,你从他们身上想想办法,我记得你不是认识巡捕房的严邰综吗?”

“对呀,让严邰综给特别巡捕打声招呼,我不就被放进去了。只是进去看看,应该没问题。”

猪夹双心头大喜,正打算打电话,却见一名身着特别巡捕服装的中年男子,朝着检票口走过来,可不就是严邰综。

严邰综作为上京的巡捕房副总捕头,他主要负责的就是防护安全方面的工作,旧宫出现炸弹这么大的事,他当然要亲自来现场领队。

此刻他心头是一阵烦躁,昨晚儿子莞羽不知道招惹了哪尊大神,竟然被人一脚踩碎了三颗牙,鼻梁骨也塌了。

他这个儿子虽然是私生子,却是爱得要命,为了掩人耳目,他没有让他这个私生子跟他姓严,而是跟了他吗,姓莞,叫莞羽。

挨了打还不算,莞羽还被灌了两斤二锅头,昨晚洗了胃之后,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发生这样的事,严邰综是一肚子火气,一心想要给儿子报仇。

当然,也是要挣回自己的面子。

对方收拾他儿子,不就是不买他这个巡捕房副总捕头的账吗?

他了解了一下昨晚的情况,原来不止莞羽,就连燕家的燕截也被迫喝了两斤二锅头,也在医院躺着,知府的儿子丘八更是差点没命。

见这么多人都遭殃,他打听了昨晚的事情后,顿时惊出一声冷汗。

对方叫百里良骝,虽然名不见经传,但这是连燕家大少爷燕子矢都要恭敬对待的人,他巡捕房副总捕头虽然牛,但也根本招惹不起对方呀。

最后,严邰综只得把报仇的心思收起来,只当是没发生过这事。

不过他还是想了想这个百里良骝到底是谁,甚至怀疑会不会和百里家有关系,不过百里家现在分崩离析,就算是百里家的长辈,只怕也不被燕子矢放在眼里了。

他想了半天,硬是没有半点头绪。

不过真要是遇到了百里良骝,他肯定使劲巴结,至于报仇,还是打消心思为妙。

严邰综也懒得去想了,他就在医院陪着儿子莞羽,教训儿子以后做人要低调,别那么嚣张。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收到消息说旧宫可能有危险物质,他心情正郁闷,又碰到这事,还让不让人轻松了。

他立刻安排特种巡捕先来维持秩序,然后他也连忙赶了过来。

到了现场,见游客并没有哄乱,严邰综松了口气。

另一边,猪夹双见严邰综出现,他挑衅地看了眼百里良骝,然后对其他人说道:“进旧宫的事情,交给我吧。”

说完,他朝着严邰综迎了上去。

见他一脸得意,杨斐瘪了瘪嘴,对百里良骝道:“姐夫,你看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真是恶心。”

百里良骝笑道:“你管他的,反正我们今天就跟着他玩就行了。”

“可我就是看不惯他呀,他这是摆明了装,而且我看他样子,似乎是有些针对你。”

杨斐嘟哝道:“姐夫,不如你给燕大少联系一下,咱们不是什么都解决了。”

“没必要。”

百里良骝摇了摇头道。

见此,杨斐也不再多说,看向猪夹双是越看越不爽。

“严总捕头。”

猪夹双喊了一声,严邰综看过来,见是猪夹双,他虽然此刻有些不耐烦,但还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其实猪夹双也算得上是大老板,所以严邰综和他有些结交。

加上猪夹双带过一个电影公司的关系给严邰综,两人交情就更深了。

“猪老板,也来游玩旧宫吗?”严邰综问了句,然后接着道:“我劝你今天还是先走吧,这里面可能有危险物质,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排查完。”

猪夹双笑道:“严总捕头,我正想和你说这事。”

说着,他指了指杨轻风等人,道:“那边是我女朋友还有她的家人,本来今天带她们来参观旧宫里面的禁地,谁知道封锁了。我就是想,你能不能把我们带进去。”

严邰综忙摇头道:“这可不行,这是违反规定的,而且里面要是真有危险物质,伤了你们,谁来负责?”

猪夹双早料到严邰综不是那么容易搞定,压低了声音道:“严总捕头,我的电影公司最近有几个刚刚拍了电视剧的关系户,哪天你有空,我们一起出来聚一下。”

严邰综听懂了猪夹双的暗示,心里有些痒痒的。

他看了眼旧宫人潮涌动的检票口,还是摇了摇头:“不行,这是大事,如果真是那些铤而走险的人干的,很可能上报,到时候让人知道我带了你们这些人进去,我的位子就保不住了。”

老家伙,还满足不了你是吧?

猪夹双把牙一咬,道:“严总捕头,下个月霍雨晴要出海,我没空陪她,到时候你去呗。”

一听霍雨晴,严邰综眼睛顿时就亮了。

严邰综有些心动,但他依旧在犹豫,大事当前,他不得不谨慎呀。

猪夹双见此,把心一横,再次加码:“严总捕头,到时候就你一个男人,我还会安排其他五人,你放心,都是你喜欢的类型。”

总共六个人,其中还有霍雨晴。

这下,严邰综是真的动摇了,他瞥了眼百里良骝等人,对猪夹双道:“好吧!你的那些朋友来一趟部容易,我来想想办法,通融一下;这样,你们现在先去换上特别巡捕的衣服,我会找人给你们送过去,我还要等拆弹专家,待会拆弹专家到了,我会招呼你们,然后你们就跟我一起进去。”

“好,谢谢严总捕头,你费心了!等你有空,随时联系。”

猪夹双笑了笑,转身走了回去。

“怎么样,夹双?”晓妘问道。

猪夹双叹息一声,一脸为难道:“唉,这事其实挺难办的,很大概率是一些铤而走险的人搞袭击,甚至可能涉及到和国际友人友邦的关系,而且还怀疑是一些武装分子反对增援他们敌对势力搞的相关活动。”

只是怀疑有危险物质,还没确定,猪夹双就把事情说得影响力,煞有其事,就差没说外星人袭击地球了。

晓妘皱眉道:“这么说,我们进不去?”

“本来是进不去的,不过嘛,一般的人进不去,事在人为,我就稍微有些不一样了……”

猪夹双停顿了下,卖了个关子,然后一脸得意道:“,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就是我和负责封锁的人比较铁,就是那位严总捕头,简单说,就是严总捕头看在我的面子上,打算带我们进去。”

“夹双,你真厉害,这么多人被拦在外面,大家都进不去,就我们能进去,今天大家都沾了你的光了。”

表姨瞥了眼杨父杨母,一脸得意道,脑袋都扬了起来,鼻孔朝天了,辛亏今天没下雨。

猪夹双看了眼杨轻风,道:“现在我们先去换特殊种巡捕的衣服,待会跟着严总捕头进去。”

说着,猪夹双朝着后面的特殊巡捕执勤车走过去,那边有人在接应他。

看着猪夹双的背影,杨斐对百里良骝道:“姐夫,你杀杀他的锐气呀,他这么装,看着就不爽。”

“装象,始终是装,你何必理他。”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96章 讲道理一脚踢出师侄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598章 装象层层遮掩终露相(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