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美食诱获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13章 百里良骝惩恶小开刀

第1613章 百里良骝惩恶小开刀

文/人一介
美食诱获简介 本章字数:11571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拜见君子 霸总他又被离婚了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一不小心就无敌啦 权宠之惑世妖妃 生子当如孙仲谋 农家福女有点甜 邪性老公,宠我!
大善社(就是众人叫野狗社的那个社团)虽然嚣张,但也不会在做法上表现得太过张扬。

因为走廊里到处都是监控,在这里斗殴打架,事后会留下证据。

不过大家想想也就不在乎这些对一般人有效的防范措施了。

到时候就算伤了人,来调查的巡捕看在陉尧邻老爹的面上,哪里还管什么证据不证据的。

中间做点手脚,或者减少,或者涂改,实在不行,还可以找到理由,说是被盗,实际上一并销毁得了。

不过,那毕竟是在不合法的基础上操作,要额外多花力气,即使能解决,也还是多添麻烦,能避免还是避免。

受过高等教育的那帮痞子,还是与没文化的不一样,因为他们做坏事的时候,也要作一些基本的经济核算。

可是现在陉尧邻在教学楼内闹出如此大动静,大家就i知道,他肯定是被人惹急了,不管不顾的真野狗劲头都上来了,也这预示,那些被找麻烦的人,这次绝对要遭殃。

“老师,我要上厕所。”

“老师,我也要上厕所。”

“老师,我拉肚子。”

一时之间,走廊两边的教室里的学生全部是尿急拉肚子的,其实都是想溜出来,看看大善社会闹出怎样的动静来。

老师虽然知道怎么回事,但也阻止不了,而且他们也有好奇心。

于是大部分上课的老师,都让大家暂时休息二十分钟,反正这课也没法上了,所有的学生都是人在曹营心在汉,虽与之俱学,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坚持上课也是白耽误功夫。

与其装样子上课,还不如给他们放羊,既让他们学习一些社会实践,老师自己也能看看热闹,放松自己,运气好的话也能学两手,教学相长,有志不在年高,孔老夫子有明训。

一时间,大家都走了出来,远远地看着大善社的人,却不敢靠近。

其中有的老师,则是连忙联系校长。

大善社这凶神恶煞的样子,万一把人弄死了,谁也担当不起责任,必须赶紧通知校长才行。

见大部分人都出来围观,大善社的人则是嚣张无比。

尤其是看到别人往旁边闪开,不敢挡道,他们更是兴奋。

非常享受这种别人畏惧他们的感觉。

砰……啪。

陉尧邻一脚踹开了百里良骝所在教室的前门。

此刻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三班正在听课,百里良骝就坐在这里面。

陉尧邻这一脚踹得非常用力,突如其来的巨响,把整个房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胖老师转头看过来,一见是陉尧邻,他皱了下眉头。

硬着头皮道:“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

“没你的事,闪开。”

陉尧邻瞥了眼胖老师,立刻就有两名大善社的成员,上前架着胖老师。

他们倒是没有动手打人,而是把胖老师直接拖了出去。

有陉尧邻撑腰,大善社的成员毫不顾忌,根本不把胖老师放在眼里。

“你们不能这样,这是神圣的校园……”

胖老师的声音越来越远,也不知被拖到哪里去了。

陉尧邻在苏门答腊教育院积威已久,大家见到他,都是面露畏惧之色,不敢动弹。

他走到讲台上,砰的一拍桌子,吼道:“那个王八蛋是百里良骝,给老子站出来。”

百里良骝目光一冷,站起身来,但却没有理会陉尧邻,而是对同学中的其他人说了几句话。

“各位,不好意思,干扰大家学习了,请大家先到外面休息一下。”

看着有些人不想动,百里良骝又说。

“给我十分钟时间,我把这帮废物收拾以后,我们再继续上课。”

“你个狗崽子,你说谁是废物?!”

陉尧邻大怒,抓起讲桌上的黑板刷,猛地朝百里良骝扔了过来。

百里良骝抬手,轻松握住了飞过来的黑板刷。

他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看向陉尧邻道:“你,还有你的这些小弟,都是废物。”

“小兔崽子,老子今天不把你弄瘫痪,老子不姓陉。”

陉尧邻气得咬牙切齿,也对大善社的成员吩咐一通。

“给我把这里围起来,别让这小子跑了。其他不相干的人,都给老子赶出去。”

大善社的成员一窝蜂地涌进了教室,朝着其他人吼了起来。

“没关系的人,都赶紧滚蛋,待会万一误伤了,没人给你医药费。”

不用大善社成员动手,大家都已经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慌忙跑了出去。

他们中有人虽然同情百里良骝,但他们不敢出头。

收拾百里良骝的可是大善社,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很快,室内只剩百里良骝和大善社的人,其他人都被赶了出去。

百里良骝见淼水柔不在,他顿时就放心了。

这时门口已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都朝着房里里张望。

见百里良骝被几十名大善社的成员围在了中间,大家都是为他捏了把汗。

“死定了,这么多人围攻百里良骝,他根本没办法反抗。”

“大善社的人真是无法无天,竟然大张旗鼓地来打人,他们就不怕被抓吗”

“有陉尧邻的父亲给他们当保护伞,据说是副总捕头,他们根本不怕。”

大家议论纷纷,对大善社是深恶痛绝,但也只能默默地骂几句,不敢露头。

陉尧邻瞥了眼房间前后门,对手下吩咐道:“窗帘拉上,把门关起来,去两个人把前后门守着,无论谁都不准放进来,就算是保卫部的头目、甚至校长也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折磨下这小子,不然他不知道我陉尧邻的厉害。”

大善社成员把窗帘全都拉了起来,前后门哐当关上,两个人站在门口守着,外面的人都是退得大老远,不敢靠近。

他们很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却看不见。

不过他们能够猜想道,百里良骝肯定会被揍成一摊烂泥,能不能站着出来,也是问题。

室内,窗帘关上,没有开灯,一片幽暗。

百里良骝坐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支烟,目光在四周扫过,对方大约三十多人,一个个虎视眈眈,看样子是没少干欺负人的事。

他看向陉尧邻,此人站在人群后面,面色冷厉嚣张,不可一世,眼神中透着一股狠劲。

见此,百里良骝心头暗道,“这小子虽然没杀过人,但害过的人肯定不少。”

“百里良骝,我问你:猪仔和狗子,是你打伤的?”

陉尧邻盯着百里良骝,突然开口道。

“你说刚才那两个自残的家伙?不关我事呀,我根本没碰他们,一个喜欢捅自己,一个喜欢爆自己,哎呀,现在这个学校里,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百里良骝脸上带着微笑,吐出一个烟圈,就跟没看到包围着他的大善社成员一般。

陉尧邻一拍桌子,喝道:“百里良骝,你好大的胆子,在我面前,竟然还敢嚣张!你打伤我的人,今天老子就要让你付出代价。”

百里良骝笑道:“年轻人,不要急躁,火气大,容易被人揍的。”

“我现在就揍死你丫的,给我上!”

陉尧邻历喝一声,大善社的成员作势就要朝百里良骝冲上去。

“且慢。”

就在这时,百里良骝突然大喊道。

“先等等。”

陉尧邻对手下吩咐道,然后看向百里良骝,脸上露出戏谑的冷笑,道:“小子,现在知道害怕了?如果你跪下来叫我三声爷爷,然后自己剁掉一只手,我就放过你。”

百里良骝瞥了眼陉尧邻,没有理会对方。

他缓缓站起来,转过身,朝着后面走去。

一群大善社的成员拦住了他,一个个面色凶狠地瞪着他,似乎恨不得把他吃掉。

“让开,我倒要看看,这小王八蛋想做什么。”

陉尧邻发话道,他不相信,这么多人面前,百里良骝还能翻腾出什么水花来。

挡在百里良骝面前的几人让开,百里良骝走到了教室后面,膝盖一弯,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屋顶的摄像头,咔嚓一声,把摄像头扯了下来。

落地后,他随手把摄像头扔在了地上。

他的这个举动,让大善社的成员都愣了下。

我们要揍你,你还把监控给弄坏,什么意思,帮我们破坏打你的证据,然后证明我们没有动手?

众人一脸茫然,陉尧邻喝问道:“小子,你搞什么鬼?”

“没什么,我要清扫你们的心灵,当然不能被监控拍到,不然的话,那多尴尬。”

百里良骝耸了耸肩,一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清扫我们的心灵?

大善社的成员再次发懵,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是被百里良骝给耍了。

“你这个王八羔子,竟然敢耍我?”

陉尧邻目光眯缝了下,眼中透着凶光,狠声道:“动手,只要不把他弄死,今天所有的责任,我来承担。”

得到陉尧邻的命令,蓄势待发的大善社成员,猛地朝百里良骝攻了上去,有的操起了椅子,有的从包里摸出了折叠刀,有的则是高高举起早就准备好了的棒球棍。

这帮人气势汹汹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学生,倒像外面的小混混。

“你们这帮人渣,真是侮辱了大学生的名号!”

百里良骝冷喝一声,身形一动,径直朝着大善社人群冲了上去。

这些人欺负弱小还行,但在百里良骝眼里,就算他们拿着火箭炮,也依旧是一群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百里良骝冲到人群跟前,一记鞭腿抽出去,对方连忙挥刀朝他腿上砍过来,可他们的速度实在太慢,刀还没挥出,鞭腿已经抽在了他们的身上。

百里良骝这一脚的攻击范围很广,笼罩了五个人。

那五人被他一腿扫中,径直往后飞去,将身后冲过来的人群撞倒了一片,十多个人全都躺在了地上。

百里良骝一脚踢翻十多人,如此强悍的战力,令大善社的人面色都变了,没有了先前的气势汹汹,一个个如临大敌。

“都别怕,给我上,弄死这小子”

陉尧邻大声吼道,大善社的成员回过神来,他们虽然被百里良骝的战力震慑,但他们毕竟也是经历过不少战斗,即使以往都是欺负人,但也让他们拥有了狠劲。

一时间,大善社的成员又朝百里良骝冲了上去。

“这小子果然是个硬茬!”

陉尧邻盯着百里良骝,面露凝重之色,从兜里摸出了一把弹簧刀,不敢正面攻击百里良骝,悄悄地跟在人群后面,准备寻找机会,趁百里良骝不防备的时候偷袭。

“来吧,让我清扫你们的心灵”

眼看大善社成员围攻上来,百里良骝脚步一动,在课桌上踏过,一跃而起,从人群头顶划过,跳出包围圈,落在了人群外围。

他看着手持弹簧刀,贼兮兮准备偷袭的陉尧邻,不屑道:“怎么,准备偷袭我?”

陉尧邻愣了下,面露凶光,手中的弹簧刀朝着百里良骝的胸口捅去。

同时大骂道:“老子捅死你!”

这一刀对准了百里良骝的心脏,如果刺中的话,就算超人也得死。

见此,百里良骝目光中闪过一抹怒色。

陉尧邻不过是名学生而已,猖狂霸道,欺负欺负人就不说了,竟然还敢杀人。

如果让他这样继续下去,不知多少人会被他伤害。

“是谁给你的权利,可以夺取别人的性命?”

百里良骝厉声喝问,猛然伸出手,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陉尧邻刺过来的匕首。

见此,陉尧邻目光中闪过惊骇之色,手掌握住匕首,用力地往前压。

可是,不管他如何用力,弹簧刀纹丝不动,就连抖也没抖动一下。

“这么大力量!”

陉尧邻心头一跳,连忙松开匕首,往后退了几步,将身后的课桌撞得哐当作响。

他一直后退,想和百里良骝拉开很远的距离,直到后背靠在黑板上,这才停下。

脸上露出惊恐而不甘的表情,因为这也不是他觉得安全的距离。

他慌张地指着百里良骝,朝站在百里良骝后面的大善社成员吼叫。

“愣着干嘛,今天弄死他!”

其他队员也配合他一起喊了起来。

“一起上,还怕弄不死他!”

“我们大善社,在苏门答腊教育院还没怕过谁。”

听到陉尧邻的吩咐,大善社成员眼中透着凶光,又激动了起来。

目前还站着的二十来人,全都朝百里良骝猛攻上来。

“哼!”

百里良骝冷哼一声,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头也没回,脚尖勾起旁边的一张椅子。

往后一带,那张椅子犹如炮弹般朝后飞去。

速度太快,他身后的大善社成员想躲也来不及。

椅腿是铁质的,杀伤力不轻,砰地一声撞在几名大善社成员的身上。

他们被撞击的部位立刻骨折,鲜血飞溅,被撞翻在地,疼得哭天抢地。

见百里良骝随便踢过来张椅子,就又把几人打翻在地。

刚刚才恢复凶猛的大善社成员,再次愣住了。

“你的大善社,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百里良骝盯着陉尧邻,挥手把夹在指尖的弹簧刀扔了出去。

空中寒芒闪过,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哚一声,就击中目标。

再看向陉尧邻时,弹簧刀已经穿过他的耳朵,但是并没有停止。

那刀尖没入了黑板中,将他的耳朵钉在了黑板上。

“啊!”

陉尧邻哪里受过这样的痛楚,立刻就发出凄惨的嘶叫。

他摸了下耳朵,只觉滑腻腻的,全是鲜血,吓得他双腿有些发软。

但他却必须站稳,因为他稍稍一动,耳朵和刀刃摩擦,便会传来剧痛。

百里良骝嘴巴上叼着烟,朝着陉尧邻走过去。

冷冰冰的目光盯着他,冷声道:“你的心灵太污浊,需要我给你清扫一番。”

“你……你别过来。”

陉尧邻一脸畏惧,慌忙对还站着的大善社成员喊道:“赶紧动手,别怕他呀,弄死他!”

站着的大善社成员还剩十多人,他们互相看了眼,咬了咬牙,再次朝百里良骝冲了上来。

不过这一次,他们气势明显大不如前,没有那么凶狠。

这些大善社的成员,或许没有陉尧邻作恶多端,但他们都是帮凶。

百里良骝自然也要一起净化他们。

百里良骝单手抓起一张课桌,转过身面对众人,桌面向下,当作临时苍蝇拍使用。

犹如拍苍蝇一样,猛地把课桌拍下去。

对方哪里承受得了百里良骝的重击,被他一拍一个,很快就全部拍翻在地上。

一个个鲜血横流,伤势惨重。

至此,大善社所有人都瘫倒在了地上,即使有人能站起来,他们也假装不能动弹。

百里良骝实在太强了,这会还站起来,岂不是找死。

原本雄赳赳的大善社,被打成了死狗社。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陉尧邻被钉在黑板上,他看着眼前的情景,是彻底的懵了。

刚才他还让人关门拉窗帘,一副要大动干戈的架势。

现在的确是大动干戈了,可是被大动的却成了他们大善社。

而且他终于发现,百里良骝之所以毁掉监控,并不是在帮他们毁灭证据,而是在帮他自己,内容也是毁灭证据。

“真是一帮蛀虫!”

百里良骝鄙夷地扫了眼地上的大善社成员,朝着讲台上走去。

然后,站在了陉尧邻的面前,问道:“你为什么找我麻烦?”

陉尧邻忙道:“是历零号让我做的。”

历零号?

百里良骝皱了下眉头,随即想起来,是那个对淼水柔动了坏心眼的娱乐公司副总,没想到此人这么快就有了动作。

既然那人是主谋,那么今晚在君临酒店的晚宴,还有得玩。

“是历零号让我干的,你放了我吧。”

陉尧邻见百里良骝不说话,他慌张道。

百里良骝看着眼中隐藏仇恨的陉尧邻,冷笑了一声,灭绝了他的希望。

“放了你?你们欺负别人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放过他们?”

陉尧邻嘴角一抽,咬牙道:“那,你想怎么样?”

百里良骝笑了笑,吐出个烟圈,说出了自己的解决之道。

“你们在苏门答腊教育院肯定没少干坏事,今天,就让我来清扫你的心灵吧。”

刚才百里良骝说要清扫心灵,结果所有人都被`干翻,陉尧邻还被刺穿耳朵,钉在了黑板上。

现在再次听到这句话,陉尧邻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不要,我不要清扫心灵。”

陉尧邻大吼着,身体一颤,把自己认为强大有力的底牌抛了出来。

“我警告你,我爸是苏门答腊巡捕房副总捕头,你如果敢伤害我,我让你坐一辈子牢。”

“就算你爸是总统,也帮不了你。”

百里良骝不屑一笑,然后点了点头,对他的提议表示赞同。

“不过,你这个提议不错,我决定就这样干,让你去监狱住几十年免费房子,你该很高兴得到如此一个大便宜。”

“你混……”

陉尧邻正欲大骂,百里良骝啪的一耳光抽在了他脸上。

牙齿飞出了七八颗,满口都是鲜血,脑袋一偏,耳朵呲啦就被钉在黑板上的弹簧刀割裂。

“嗷,嗷……”

陉尧邻疼得直嚎叫,朝外吼道:“快叫巡捕,报案求救……”

话没说完,陉尧邻的嘴巴被黑板刷堵了起来,吃了一嘴巴的粉笔灰。

于此同时,室外。

“刚才好像百里良骝在高呼快叫巡捕求救,但声音戛然而止,现在他肯定被打得很惨。”

“可不是吗,你没听见他声音都变了,唉,真是可怜。”

教室里乱成了一团,教室外也乱成了一锅粥。

这栋教学楼的学生、老师都出来围观,走廊上挤满了人,全都看向百里良骝所在的教室。

可是教室前后门紧闭,窗帘拉得紧紧的,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看不见。

听到教室里面的哀嚎惨叫,以及桌椅碰撞的声音,大家都能想象里面的战况肯定是十分惨烈。

不,不是战况惨烈,而是百里良骝肯定被打得很惨烈。

三十多人,打他一个,那场面,简直不敢看,难以想象。

“唉,百里良骝怎么就招惹了大善社,现在就算有人把他救出来,也赶不及了,只怕也已经被打成了残废。”

“你们刚才没看到,先前有几个大善社的成员到我们教室来找百里良骝,百里良骝把其中一人的手掌捅了两个洞,另一个人直接被他爆掉了,闹个鸡飞蛋打。”

“他出手竟然这么凶悍,陉尧邻当然要找他报仇。”

“他就是再厉害,一个人也干不过三十人,肯定完蛋了。”

“听教室里的声音,只怕百里良骝是凶多吉少了。”

众人一阵叹息,有心想要帮百里良骝,但一看教室前后门守着的大善社成员,他们又没了勇气。

“都闪开点,老子不能进去揍百里良骝,现在心情很不爽,谁要是靠近,老子逮着谁揍谁。”

“喂喂喂,说你呢,高个子,长那么高搞毛呀?滚,别站在这里碍眼,想看?回去重新长过再来,起码比现在的海拔高度低一米,我就可以考虑。”

门口的两名大善社成员,因为被派来守门,现在心头是一阵郁闷,只能拿围观的学生出气。

就在这时,一道身着白裙的身影,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校花淼水柔。

淼水柔知道大善社会来找百里良骝麻烦,她去洗手间给巡捕房报了案,没想到回来之后,百里良骝已经被关在了教室里,而且教室里有三十多名大善社成员。

这还得了,就算百里良骝是块铁,被这么多人打,也会打成铁饼。

淼水柔虽然想要让百里良骝和母亲在一起,所以有心疏远百里良骝。

可此时此刻,她心头却是一阵着急,对百里良骝担忧不已,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径直朝着教室门口冲去。

“站住,你找……咦,校花!”

门口的大善社成员本来想要喝骂,但一看是淼水柔,他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道:“校花,你想干嘛?”

淼水柔气得浑身发颤,质问道:“你们把百里良骝关起来,这是违反校校规校纪,违反法律的,你们不能这样。”

“哈哈哈哈!”

门口的大善社成员发出嚣张的笑声,扯着自己的衣服,把上面“大善社”三个字露出来,道:“看见没,野、狗、社,知道这代表什么吗?这三个字,每个字都重于千钧,价值都高过千金,哼哼,陉尧邻少爷是我们的老大,只要没有证据,校规、法律,对我们没用。”

淼水柔气急道:“证据?哼,你们把百里良骝关起来打,这么多人看见,难道不是证据!”

“谁说我们把百里良骝关起来?是他自己不出教室,能怪我们?而且他如果受了伤,或许是他自己打自己呢?”

“你们无耻,无赖!”

淼水柔气得直跺脚,不顾拦在前面的大善社成员,猛地朝门冲上去,道:“让开,我要救百里良骝。”

“哼,别以为你是校花,我就会手下留情。”

那人冷哼一声,一掌把淼水柔推倒在地上。

见此,周围的男生顿时就怒了。

他们可以不顾百里良骝,可是淼水柔却不一样,整个苏门答腊教育院,十个男生里面,至少有三个把淼水柔当成自己找到另一半的标准。

这个时候淼水柔被人欺负,此刻当然要站出来。

“你干什么,找死吗?”

“你们打百里良骝就算了,竟然打我们的女同学,我跟你拼了。”

“大善社欺负淼水柔,大家一起上。”

顿时,整个楼层的男生都沸腾了,站在百里良骝教室前面的几名男生,更是撸起袖子,朝着教室门口走过去,要揍刚才推倒淼水柔那人。

“你们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认得你们的脸,只要你们敢打我,以后大善社不会放过你……”

话没说完,此人已经被淹没在拳头之中,只能听到他的惨叫。

门口发生斗殴,百里良骝教室前的走廊彻底拥堵起来,淼水柔站起来,发现虽然那人被揍,可是她却距离门更远了,被人群挡在了外面。

她朝着人群喊道:“你们让开,我要进去救百里良骝。”

此刻大家正揍得兴起,哪里听得见她的声音。

突然,蹬蹬蹬的脚步声传来,一群身着保安制服的人跑了过来,却是学校保卫部的人到了。

胖老师通知了保卫部,保卫部负责人古三石知道是大善社捣乱,他亲自带队前来。

当了解了情况后,古三石大惊失色,大善社竟然关门打人,这行径简直是太猖狂了,就连他都有些看不下去。

不过看不下去归看不下去,他顶多也就劝阻下来,并不能对大善社做出惩罚。

而且就算惩罚了大善社的小虾米,只要拿陉尧邻没办法,大善社依旧会一直存在,继续欺负学校的学生,

说心里话,古三石这个保卫部首领当得挺憋屈的,他有时候甚至希望陉尧邻哪天出门被车撞死。

“你们干什么,赶紧给我让开!”

古三石带着保安冲到百里良骝教室外的走廊,一看门口人群在围殴,他连忙喝道。

他声音很大,加上保安把人拉开,立刻就露出了门口被打的人。

只见那人身上的衣服被扯得稀烂,满身都是伤痕,整张脸肿成了猪头,朝古三石爬过来,道:“古头儿,救我。”

古三石瞥了眼地上的人,以为是百里良骝,可一看那人衣服上的“大善社”三个字,他心头疑惑道:“怎么回事,怎么是大善社的人?”

不对,百里良骝在教室里。

古三石回过神来,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和拉上的窗帘,他皱起了眉头,这么长时间,百里良骝凶多吉少了。

“搞什么鬼,还有没有把我这个校长放在眼里,大善社的人,全部给我开除!”

就在这时,一道气愤的声音传来。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道干干瘦瘦的身影,急匆匆地朝这边走过来,却是副校长巫翎羽到了。

巫翎羽在学校还是有很高威望,关键是很得校长香女的信任,具体的校务管理都托付给他,让他全权处理。

众人见到他,整个楼道顿时没有了喧闹的声音,保卫部的头领古三石也退到了一旁。

“给我开门,你们难道要把百里良骝打死吗?”

巫翎羽直接冲到门口,砰砰砰地拍着教室门,气得眼睛都红了。

巫翎羽刚才在他的副校长办公室处理公务,接到老师电话后就立即朝着百里良骝这间教室赶了过来。

一路上,他又连续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全都是说同一件事的。

当把整件事情了解清楚,他脸都绿了。

大善社如此大张旗鼓的欺负人,如果百里良骝真有个三长两短,这绝对是大事件。

到时候事情宣扬出去,只怕苏门答腊教育院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让外界的人对苏门答腊教育院有负面看法。

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百里良骝的安危。

砰砰砰砰!

巫翎羽用力地拍着百里良骝那间教室门,可是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也没有声音。

整个走廊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面色凝重。

没有声音,只能说明一个情况,百里良骝要么被打死,要么被打晕了。

“撞门。”

巫翎羽一声令下,保卫部头领古三石立刻就带人开始撞门。

咚。

咚。

撞到第二下,门猛地一下被撞开,门板往后猛地扇在墙上,发出啪嗒的响声,仿佛门框都要掉了一般。

教室门大大敞开,巫翎羽和古三石率先往里走去,其他所有人则都是探着脑袋往里看。

大家都以为会看到百里良骝浑身鲜血淋淋的一幕,可当看到教室里的情景时,所有人瞬间脑子就转不过弯来了。

教室里,桌椅散乱,几十名大善社的成员全都躺在了地上。

地面、墙壁、桌椅都满是鲜血,就连墙上的爱因斯坦画像也变成了红色。

讲台上,趴着一个人,脸朝下,看不见容貌,不过他双手双脚都呈现出扭曲的姿势,显然是严重骨折。

而在教室中间,百里良骝坐在一张椅子上,抽着烟,脸上带着微笑,淡然无比。

怎么回事?

所有人的脑子里,都出现了这个问题。

三十多名大善社成员,难道不应该把百里良骝打成肉泥?

为何现在倒下的却全都是大善社的人。

而且百里良骝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势,甚至连鲜血都没沾上。

难道,大善社内讧,自己打自己?

不可能。

那么,就是百里良骝打的?

嘶。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地看着百里良骝。

一个打几十个,这个男人太猛了,简直不是人!

“百里良骝,你没事吧?”

巫翎羽颤声问道,他认得百里良骝,因为百里良骝刚刚到苏门答腊教育院,就给他带来了暗熊帮的慈善捐助。

此刻他心头郁闷,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本来他打算除了陉尧邻之外,开除大善社其他所有人,但现在却反过来是百里良骝打了人,又该怎么办?

处罚百里良骝,这也不现实,毕竟他也是受害者,是自卫伤人,只是自卫得有些过分。

“巫校长,你怎么来了,我正打算告诉你一件好事。”

百里良骝起身,笑嘻嘻的朝巫翎羽走了过来。

好事?

这些人被你打成这样,还是好事?

巫翎羽嘴角一抽,问道:“什么好事?”

百里良骝指了指讲台上趴在的那个人,道:“我刚才对大善社的同学进行了心灵上的清扫并且让他们都得到升华,并且和大善社的社长陉尧邻同学进行了友好磋商。”

你这也叫友好磋商?

你友好磋商的方式,未免也太残暴了。

众人瞅了眼讲台上那个四肢扭曲的人,都是一阵无语。

百里良骝旁若无人,继续道:“经过我们的洽谈,陉尧邻同学决定将大善社更名为一无所求完全付出我为人人高风亮节社,以后专门为苏门答腊教育院的同学提供无偿服务,无论是打扫卫生,跑腿买宵夜,帮忙抄作业,他们都可以做。”

说着,他转头看向畏缩在地上的大善社成员,笑眯眯道:“各位同学,我说得对不对。”

一无所求完全付出我为人人高风亮节社?

一无所求完全付出我为人人高风亮节社!

众多同学一听,无不大吃一惊!

还有这种事情?

这简直比太阳从西方升起从东方降落还希有!

这都赶上狗改了吃屎那种罕见了。

众人正在一通怀疑,就听那些大善社的人大声随声附和,给百里良骝的宣布做出了强大无比的背书。

“对对对,我们改名为一无所求完全付出我为人人高风亮节社。”

“以后洗袜子也可以找我们。”

“我们可以帮忙刷厕所。”

早就被百里良骝打破胆的大善社成员,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哪里敢说半个不字,都是赶忙应和他。

听到这些话,朝门口张望的学生都是十分惊骇,百里良骝到底是有多恐怖,竟然把大善社的流牤吓成这样。

“来,大家把掌声,献给我们的一无所求完全付出我为人人高风亮节社和社里的各位同学。”

百里良骝笑了笑,朝着门外喊道,然后带头鼓起了掌。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校长巫翎羽感觉自己要疯了,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百里良骝看着大善社成员,一本正经道:“掌声不热烈,看来大家对一无所求完全付出我为人人高风亮节社还有成见,希望你们能好好改造,不然的话,以后我没事就带你们玩。”

一听这话,大善社成员都是大惊失色,知道这所谓的一无所求完全付出我为人人高风亮节社只怕还真得干实事,不然的话,百里良骝就会找他们麻烦。

“啊!”

就在这时,一声惨嚎从讲台上传来,却是讲台上趴着那人疼醒了。

众人看过去,只见那人挣扎了一下,却是四肢无法动弹,他猛地转过头来,众人这才发现,此人是大善社的社长陉尧邻。

陉尧邻在学校嚣张之极,现在就这么被折断四肢,所有人都有些接受不能。

见陉尧邻疼醒,百里良骝笑道:“恭喜你,陉尧邻同学,一无所求完全付出我为人人高风亮节社的事情,我已经向校长说明,他表示非常高兴。”

高兴,高兴你个大头鬼,你下手这么狠,这事该怎么收场我都不知道?

巫翎羽心头一阵郁闷,他不禁想起当初百里良骝拿回来的暗熊帮的贫困生资助。

当时百里良骝说是和暗熊帮好好商量,他现在一想,只怕当时和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暗熊帮是被打服的。

这小子仗着能打,真是惹事不嫌事大,如果不是当初正好暗熊帮首领被杀,内部大乱,你百里良骝指不定现在被暗熊帮砍死在哪个角落了。

巫翎羽一阵郁闷,看着四肢扭曲的陉尧邻,思索着该怎么给陉尧邻的父亲交代。

“百里良骝,你打断我的四肢,你死定了,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老子一定要你在监狱里住一辈子。”

“还有你们这些看热闹的王八蛋,老子以后一定慢慢收拾你们,谁也不会放过。”

醒过来的陉尧邻,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声音充满了愤怒,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我打断你四肢?你有没有良心,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好不好。”

百里良骝走到陉尧邻的旁边,一脚踩在了后者的腿上。

咔嚓,本就断掉的腿,骨头被百里良骝踩得稀碎。

“啊!”

凄厉的惨叫,令人头皮发麻。

百里良骝则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瞧,你又用你的腿,撞我的脚底。”

百里良骝踩了陉尧邻一脚,却说对方用腿撞他的脚底,而且还说得那么一本正经,这一幕令所有人都无语了。

不过看着陉尧邻被扁的样子,大家都觉得真的解气。

尤其是被陉尧邻欺负过的学生,以及保卫处处长古三石,更是恨不得百里良骝多踩陉尧邻几脚。

“百里良骝,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陉尧邻嘶吼着,想要去抱住疼痛的腿部,双手却不能动弹,只能在地上滚动挣扎。

咔嚓。

百里良骝又是一脚踩了下去,踩在了陉尧邻的小腿上,耸了耸肩道:“你干什么,怎么又碰我脚底?”

“啊!你这个恶魔!我爸是巡捕房的副总捕头陉天,你敢……”

咔嚓。

“我脚底很舒服吗?你干嘛老是碰我?”

“百里良骝你必死……啊!”

“又碰我脚底,你这人有病?”

“啊,我杀你……”

“哟呵,你还连环碰,你小子是不是练过的?”

百里良骝接连几脚踩下去,彻底把陉尧邻打焉了。

他不敢再嚣张,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眼中充满了仇恨,但却一言不发,疼得浑身发抖。

这凶恶的一幕,把所有人都震慑了。

百里良骝的狠辣,简直是超乎了大家的想象,甚至令大家有些畏惧他。

可是看着他暴揍陉尧邻,大家只有一个字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爽!

“你们这些人,真是不可理喻,喜欢用腿碰别人脚底,简直搞不懂为什么。”

百里良骝转过身来,一脸无奈的表情,朝着第一副校长巫翎羽走过来。

巫翎羽也被震惊了,他看了眼快要报废的陉尧邻,对古三石道:“老古,赶快叫救护车。”

“是。”

古三石点了点头,然后打了救急车的电话。

“校长,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百里良骝给巫翎羽打了声招呼,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朝着人群外走去。

巫翎羽犹豫了了下,道:“百里良骝,等会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好的,校长。”

百里良骝知道巫翎羽的意思,肯定是要谈谈今天的事情该怎么处理,他也不想让校长为难,就答应了下来。

“是谁给巡捕房打的报告,说这里有人斗殴?”

就在这时,一帮巡捕从楼梯口冲了上来。

见此,百里良骝停下脚步,没有离开。

刚才通知巡捕的人不少,此刻带队的巡捕房二级捕头已经接到报案中心的好几个电话,全都是同一个案件,他非常不耐烦。

走到百里良骝教室门口,二级捕头见巫翎羽在,忙上前道:“你好,巫校长,发生了什么事?”

巫翎羽虽然和外面的人交往不多,但毕竟级别摆在那里,一个巡捕房二级捕头,却是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你好,尥忾捕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学生打架。”

巫翎羽有心包庇百里良骝,并没有说出实情。

这么多人围观,连校长都出动了,如果只是学生打架,能闹出这么大动静?

尥忾捕头不傻,留了个心眼。

他给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当即从人群中穿过,走到了百里良骝教室的门口往里一看,面色顿时就变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12章 幽聚旅馆暗出手锄凶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613章 百里良骝惩恶有高招(修改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