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美食诱获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37章 傻狗大灰吞飞行黑鼠

第1637章 傻狗大灰吞飞行黑鼠

文/人一介
美食诱获简介 本章字数:10132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开启黑科技时代 大弹道 半岛酒馆 我得丹田有手机 超级农业强国 一藏轮回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又名:神级龙卫) 娱乐之再次起航
百里良骝当然没有把大灰小怜两个家伙当作不会出气的,不过,他就是抻着它们。

他看着它们俩一直在那里老神在在地旁若无人地趴在他的脚前啥也不干,故意逗它们玩玩儿。

看着两个家伙终于抻不住了,百里良骝哈哈大笑,说:“好!你们也去,走了!”

可是,他刚要跳进机车,突然又停了下来。

他脑袋里似乎有个小人提醒他,好像有一件很关键的事情没有做!

这件事情直到他看到机车才想起来,就是其它几个人用什么交通工具东流西窜?

百里良骝虽然知道他们是符文师,庞玟妙都是符文大师,想必庞大的儿子孙子们也天分不低。

既然是不俗的造器符文师,应该可以自己制造飞行器给自己当作脚力。

可是百里良骝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他们的安全。

即使在他们飞行器里,可以免疫飞天黑鼠传染瘟疫吗?

显然不能,因为他们的飞行器,除了上面附加的符文可能比较厉害以外,似乎没有其它功效。

如果想有其它功效,必须追加其它功能,比如如果能够治病,必须加上丹药的功能。

而想拥有丹药,那就必须拥有炼丹的能力,也就是另一个符文分支,炼制丹药。

遗憾的是,他们都没有炼丹符文的技能,只有单一的炼器符文能力。

他们的飞行器,比不上百里良骝的那辆机车,当然还有月亮公子的机车,他们也比不上。

百里良骝和月亮公子的那种六维机车,技术是别人无法比拟的。

别说那些飞行黑鼠进不去,即使进去也不能够攻击到里面的人。

即使能攻击到里面的人,也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伤害。

即使对他们造成伤害,也会马上痊愈。

实际上,六维机车本身,就是整体性的高级存在,包括造器方面。

六维机车比任何传送阵传送带都高级一万倍。

它也包括并高于炼丹功能,人在它里面,不但可以预防各种伤害,还具有疗伤功能。

当然,它还有阵法功能,因为它可以随意隐而不见。

你看都看不到,还怎么攻击它?所以它的防守没有人能攻破。

当然它的进攻能力也是无与伦比!

别的不说,单说它的隐身功能,可以进入敌人的内部,而敌人什么也不知道。

都进入敌人的心脏了,敌人还在那里茫然无知,你不失败谁失败?

当然这种六维机车的能力比这厉害多了,现在先不说。

可以这样说,庞大和他的儿孙们,那种飞行器对他们的防护简直等于零,没有办法和机车比。

可是百里良骝不是靠自己干活,他要依靠庞大他们。

可是如果防护不力,那些干活的人都死光了,他瞎忙活半天还有什么意义呢?

庞大他们马上就要前往抗疫第一线,进入最严重的瘟疫肆虐地区,是最容易被感染的人。

也许百里良骝给他们的治疗,可以保证他们一段时间内能够坚持。

但是那个治愈本身并没有绝对的免疫功能,至少百里良骝没有把握。

因此他也没有声称他的治疗效果可以让人一劳永逸。

意识到这个巨大的漏洞,百里良骝立刻一声狮子吼:“站住,都回来!”

所有人都站住了,疑惑地看着站在半空的百里良骝。

现在他是站在机车的门口,机车依然隐形,却把他露出来。

庞大问道:“良骝,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不我们先去把人隔离,有事回头再说?”

百里良骝厉声吼道:“不行,生命攸关的重大事情,立刻回来,全都回来。”

他的立足之地很高,可以看得很远,声音也便于传播,所有人,不论远近,都听到了他的话音。

听到他的这个命令,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立刻返回来。

大家全都到齐以后,庞镇南闷声说:“良骝老弟,我们虽然听你的,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可是你也别老是折腾我们啊?有事你一次说完多好?”

对这位有话直说的老兄,百里良骝还是比较喜欢的,解释道:“对不起,是我的错!不过大家原谅我,因为我也是大闺女坐轿——头一回,所以难免考虑不周!不过呢,我折腾大家虽然大家不高兴,总比没有做好准备而造成大家死亡要好,所以我就不怕大家的报怨把大家叫回来!虽然折腾大家不好意思,我也是不得不为!现在我要在你们出发之前多做两件事情,第一,国王阁下,我要把你的王宫改造成隔离区,让它成为你这个地区的瘟疫避难所,改造成功以后,无论是你自己在里面,还是你的王室成员还有大臣在里面,以及你把外面有被瘟疫传染的老百姓转移到这里,都能保证你们不被瘟疫感染,也就是说,成为你们这一带的安全区,要不叫瘟疫避难所呢!怎么样,你同意不同意?”

“为什么要用我的王宫作隐蔽所?”

庞大不解地问。

当然也是舍不得。

王宫重地,特权的表示,平常那些高官都不能随便进去,更别提平头百姓。

百里良骝也没有客气,直接说:“第一,王宫够大,可以让更多的人进去避难;第二,王宫是你要住的地方,即使你临时出去,很快就会回来,为了你的安全,我要改造,否则你就别住,当然你不怕死,可以住进去。”

对于百里良骝来说,当然第一条更重要。

但是直说第一条,庞大不见得同意。

对于庞大来说,第二条才重要,他哪里可能不住在王宫里。

他也霎时间就明白了百里良骝的意思,这还是为了保证他的生命安全。

“同意,你想怎么改造都行。”

涉及切身利益,庞大脑筋特清楚,马上就同意了。

百里良骝立刻动手,在皇宫的外围布置一个大阵。

这个大阵,名字就叫烈炎降瘟阵,意思是阵法中含有烈炎,可以降服各种瘟疫。

这个阵法的等级不高,但是规模比较大,必须把所保护的建筑物或者人物用阵法包围起来。

如此一来,凡是在阵法之内,无论什么东西,是有气的还是没气的,都能免除瘟疫病毒的侵害。

这是百里良骝在《驭物诀》里面找出来的,自从他上次阅读以后,里面又有新的内容,说征服双子星,需要战胜瘟疫,战胜瘟疫需要一个阵法,就是这个烈炎降瘟。

凭百里良骝现在的阵法造诣,他部署这个阵法,基本没有困难。

只是阵型太大的话,他需要多用一点时间。

那些站在那里的人,就看到百里良骝开始忙活。

他在王宫那座庞大的建筑前后左有上下里外的来回折腾。

一边到处跑,一边把基础布阵符文打入适当的位置。

那些阵法布置,不懂行的人当然看不到,即使看到一些蛛丝马迹,也根本看不懂。

虽然这是一个简单的阵法,但是百里良骝没有丝毫轻视,不但要保证阵法的功能充分发挥出来,还要布置的合理,具有高度的安全性。

这个大体上来说,就是利用地形地物的自然景物还有原来的建筑形状布置阵纹。

高超的布阵艺术,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摆好了大阵,让那些功力不深的阵法师看不到大阵。

虽然很忙和,他还能和那些看热闹的人对话,给他们提建议,让他们进入王宫。

因为大阵一成,马上就能将里面的人予以消毒处理,他们的生命安全就得到保障。

而在外面的话,不但有可能有感染瘟疫新的机会,而且没有医治的可能。

不过,百里良骝是白费了口舌,没有一个人进去。

其实他们都想跟百里良骝学两手,因为符文的阵法分支,他们都一窍不通。

有人在那里表演布阵,机会难得,他们哪里可能错过。

一时间大家都看得津津有味,聚精会神,虽然不懂瞎看。

这也包括小怜,都在那里看得聚精会神煞有其事。

只有大灰,一看就是没有什么追求的样子。

大家都很兢兢业业,唯独这只由狼变过来的狗不管不顾。

到了哪里都一样,就地一躺,呼呼睡大觉。

不知道它为什么总是那么困。

即使到了这个场合,也是依然如故,大睡依然。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百里良骝放慢了手脚,大阵基本完成。

接着,百里良骝立刻就启动了大阵,一阵昏黄的亮光迸发出来,嗡的一声,大阵启动成功。

在场之人无不心神震荡,这个百里良骝真是太厉害了!

庞玟妙眼睛里金星乱冒,上去抱住百里良骝的胳膊:“良骝哥哥,哥哥哥哥,这个你一定要叫我,简直太神奇了,我对它的喜好,几乎可以和吃鸡并列!对了,我有个绝妙的主意,就是你同时进行,一边教我吃鸡,一边叫我布阵,布阵吃鸡,吃鸡布阵两不误。”

百里良骝正忙,敷衍道:“想得好,想得美,就这么着,一边呆着去吧。”

就在这时,在敞开的前门那里,嗖嗖飞出一些黑乎乎的东西。

正在呼呼大睡的大灰,噌的一声窜了过去,大口一张,咬住那些黑东西,一口吞了进去。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百里良骝知道那是黑鼠,剧毒的黑鼠,虽然小但是依然是妖兽。

他大吼一声:“大灰,你干什么?你是找死啊!怎么什么东西都瞎吃?”

那些东西出来的时候,百里良骝能感觉到一股波动的妖兽气息,心知肚明那些黑东西都是黑鼠。

它们是被烈炎降瘟大阵给驱逐出来的,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潜入王宫的。

那大灰平常虽然比较懒惰,但是并不傻,可是今天怎办傻得突破了历史记录?

百里良骝万万没有料到,那个大灰竟然傻到吃黑鼠那个浑身是毒的东西。

是不是活腻了,想自杀?

小怜和大灰总是形影不离,大灰冲上去吃黑鼠的时候,它也冲了上去。

可是近前一看,认出那不是好东西,它马上躲开了嘴巴,改用前爪拍击。

大概意识到前爪拍也不对,就没有和黑鼠接触,而是隔着一个空当,挥了一下前爪。

不知道是那个黑鼠已经是强弩之末,还是小怜的狗爪有什么魔力,那个黑鼠当时就掉落地上。

再一看,已经死翘翘了,也许是它们毒力巨大,生命力并不强。

众人看到那个死黑鼠,也就清楚了,原来那些从王宫里飞出来的黑东西,都是飞行黑鼠。

看到这些,国王庞大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心道,幸亏自己聪明,答应了百里良骝的改造要求,否则,自己肯定被这些该死的黑鼠给吃掉。

别人在那里感叹,可是百里良骝正在着急的要死。

那傻狗大灰吃了致死的黑鼠,那还得了?

你可不能死,你傻狗再傻,也比死狗要好得多不是?

傻狗可以容忍,死狗绝对不能容忍。

我把你带来,还指望见狗如同见师傅呢,你死了的话,我还怎么拿你和师傅联想?

百里良骝一边骂着死狗、傻狗、笨狗,一边把大灰后腿高高提起,高过自己的头。

企图让大灰把吃的东西吣出来。

可是,大灰这傻狗无动于衷,跟没事一样,觉得这个姿势呆着也很舒服。

百里良骝一急,也发狠了,继续提着大灰后腿,开始大转盘抡它,嗖嗖嗖,一直抡了十多圈。

放下来一看,那条癞皮狗,已经呼呼睡着了。

百里良骝没辙了,心里开始打主意,是不是要给它来个大开膛,将那些黑鼠取出来。

哪怕肚子没有了,也比毒死好。

在开刀之前,百里良骝例行公事,伸出一道神识,进去探查。

心道吃了那么多,不知道这傻狗的五脏已经被祸害成什么样子了。

他的神识轻车熟路进去,咦?

发觉里面没有任何妖气波动,那些黑鼠的妖气那里去了?

难道已经进入心脏大脑那些要害器官?

百里良骝又着急又上火,急火火地将他的神识延伸到各处可去的存在。

尤其是到各处可疑地点重点查看,却发现那些妖气踪影皆无。

百里良骝又去寻找大灰胃里的黑鼠,之前大灰起码吃了十只,怎么也有碗大一坨,还不好找?

更令他意外的是,那些黑鼠也没有找到,尸骨无存了!

这也太奇怪了!关键这些奇怪的事情都是这傻狗弄出来的。

这只傻狗怎么变成怪狗了呢?

百里良骝毫无结果,只好不理它,他还要最后检查一下大阵的功能。

因为大灰搞出来的意外变故,小怜打下来的那只黑鼠他都没顾得烧掉,他忽略了那只黑鼠。

哪里知道,百里良骝刚一离开,那只装死狗的大灰,无比灵敏地跳了起来。

快捷无比地跑过去,一嘴捞过那只黑鼠,一口吞掉了。

众人无不看得傻眼,还嫌死得不快是吧?

百里良骝也麻木了,已经吃了十个了,再多一个也没事吧,反正生死也不再这一只身上。

这时吃了十一只黑鼠的大灰,精神焕发,仰天一声吼:“嗷!汪汪汪!”

这个叫声也是令人一阵糊涂,只有百里良骝和小怜一人一兽门清。

前面的那个嗷,是大灰的本相,它本来是一只狼。

后面的汪汪汪,是跟狗学的狗叫,大概得意忘形的时候没有掩盖住。

可是你一个马上就被毒死的傻狗,有什么可得意忘形呢。

搞不懂你这狼狗混合的世界。

虽然被大灰打搅了一下,百里良骝还是一丝不苟地检查了他的大阵,只是心里嘀咕一句。

确认完美无缺以后,百里良骝招呼大家进到里面,顺势给大家用这个大阵消毒。

大灰当然不能例外,也被百里良骝强制进入王宫。

大灰似乎也认了,虽然它很是勉强。

可是就要进门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一闪,远处一个黑鼠掠过。

大灰慧眼如炬,如同出膛的炮弹,弹射而出,追了过去。

百里良骝无奈一笑,反正这个呆狗命不久矣,让它自由一下算了。

他只看了一眼,就迈步进了王宫。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炸响,那傻狗又回来了,似乎又用的是弹射的方式。

要死的狗,你还如此浪费精力?傻狗就是傻!

难道不能保存精力,多活一会儿吗?

一看那大灰的眼睛,竟然发现那里面包含了抱歉、嘲弄、高兴等多种情绪。

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搞不懂你,不跟你傻狗一般见识。

只有小怜小声叭叭两声,然后就和以前一样靠近大灰,和它结成狐朋狗党沆瀣一气了。

一看就知道这个小怜也不聪明,不怕黑鼠瘟疫传染吗?

进到王宫里面的人,百里良骝都分了一道神识,给他们进行了检查,果然这座大阵功效绝大,新进入他们身体的一些瘟疫病毒,霎时间就被杀死。

到此为止,整个王宫再也没有任何黑鼠病毒,不管是王宫的旮旮旯旯,还是进入里面的各色人等,包括小怜都一样。

只有大灰是另一个路子,百里良骝特意观察了一番,发现它还是老样子,里面没有任何病毒,即使杀死的病毒痕迹也没有,不照别的生物那样。

因为百里良骝的神识特别精确,观察事物细致入微,所以那些被杀死的病毒留下的细微痕迹,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既然没有黑鼠病毒,百里良骝就做出决定,不再理会那傻狗,任凭它死活算了。

可是,庞大却很担心,因为他的的经验告诉他,别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接触黑鼠,没有平安无事的,何况这个懒狗吃了十个,不对,加上后面那个,一共十一个,还不对,后来有逮住一个过路的倒霉蛋,一共是十二个。

他是一个负责任的国王,更是以个爱护家庭成员的家长,对百里良骝说:“良骝啊,那只狗,是不是我们应该杀了它,以免成为传染别人的祸首,毕竟……”

百里良骝脸色一变:“不行!它是我的兄弟,别说没有被传染得病的症状,即使是病得要死,我也要救它!以后这样的话,请你不要再说。”

庞大说:“哦这样啊!对不起,我撤回我的话!我也是担心我的子民和家人;或者,我给它专门腾出一个别院,暂时将它隔离……”

“嗷嗷嗷!”

百里良骝还没有说话,大灰就叫起来,竟然是连着三声狼嚎,显然是忿怒已极。

百里良骝解释说:“你还是住嘴吧!再胡说,我可不保证大灰不攻击你,它要是打定主意咬人,我也不可能管住它,它可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任何时候都能咬人。”

庞大见百里良骝如此重视大灰,也就住嘴不说了。

看起来,大灰小怜在百里良骝心里有特殊位置,不能动。

还有,那个大灰吃了黑鼠啥事没有,难道也是妖兽?

百里良骝说道:“第一件事已经做完,现在开始第二件,请各位把你们当作交通工具的飞行器拿出来,我要给你们每人的每个飞行器设置一个小型阵法,那个阵法规模虽然小,但是功能和这个王宫大阵一样,这样一来,你们只要不走出你们的飞行器,就能一直处于阵法的保护范围之内,就能保证你们不被病毒感染,否则,没有这个保护,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就回归老样子了,就是你们以前那样,半死不活。”

所有人都二话没说,马上调出自己的飞行器。

这些人果然不愧是造器大师,他们每个人拿出了自己的心仪飞行器以后,一律摆在百里良骝面前,那阵容,那气势,如果高级车展一样,争奇斗艳。

尤其是国王庞大的那个,果然车如其名,不愧他的名字庞大,和那个固定月亮公子飞行器一样,足有十米长,十米宽,妥妥地庞然大物。

这个水平,即使是在地球上,也少有人能比得上,毕竟这只是一个私人飞行器。

另一个让百里良骝惊异之处,也不知道这些堪称庞然大物的东西,是在哪里藏着的。

而且百里良骝说了要看,它们都是瞬间就被甩了出来。

百里良骝惊异不已,难道他们都把这些东西放在须弥戒指里?

他们哪里有那么多那么大的须弥戒指?

突然,百里良骝脑袋里一道亮光闪过。

他们都是造器大师,须弥戒指不就是造器大师所造?

以前自己竟然没有想到这一层,差一点没有失之交臂。

不管是顺来几只戒指,还是学到他们的技术,然后自己制造须弥戒指,都是大赚特赚。

不过,自己想的不算,还是要问问他们,把这件事情搞得确凿无疑才稳妥。

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猜疑和麻烦,百里良骝问得比较艺术。

“好的,所有你们日程使用的交通飞行器都在这里了吧?你们必须要清楚,一旦我给你们加上阵法,那么就不能再换成另一个,那样你们就失去了保护,你们以前的保护、我对保护你们所作的努力都毁之一旦!”

大家都摇头,只有庞大和庞玟妙说:“我还有一个。”

庞玟妙说:“老爸,你大辈,你先来。”

庞大嗬嗬道:“倒不是因为我大辈,而是因为我这是工作需要,所有我就第一个来;良骝啊,我不跟你来虚的,我这个大的呢,是讲排场用的,因为我是国王,所以我庞大用的东西,自然比所有其他人的都大一号,这就是我第一个拿出来的,但是这个庞然大物,并不是所有场合都使用,我也不是什么地方都需要讲究排场,所以呢,我那个时候就用一个比较小的,看,就是这个。”

百里良骝这时就特别注意,看他从哪里搞出一个新的飞行器。

不过,他还是没有看到,只是感觉空气一阵轻微的波动,又是凭空出现一个庞然大物。

这个比第一个庞然大物,要小了一半左右,不过比起其它人的交通飞行器,依然是庞然大物。

这也让百里良骝明白了,庞大即使不讲究国王的排场,他还是高人一头。

即使他使用的东西,也必须体现这个等级差别。

虽然没有看到庞大的储物戒指,但是他基本明白了,庞大就是拥有储物戒指,而且里面的容积很大,即使两个飞行器就够大,里面肯定还有其它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庞大不只一个储物戒指。

就在这时候,庞玟妙说:“该我了。”

百里良骝转过眼去,也是一阵空气波动,一道五彩光芒划过,一个花里胡哨的彩色飞行器出现。

都是小女孩喜欢的那些图画色彩,满布在庞玟妙第二个飞行器的外壳。

“还有吗?”

百里良骝问道。

“当然还有,但是我们只用这两个就行了。”

庞大和庞玟妙同声回答。

果然有储存空间!否则别的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百里良骝假装思索了一下,问道:“那么我给你们布阵以后,在使用的时候,只能使用一个,不知道另外一个你们保存在何处?”

“这个简单,放回我的储物空间就行了。”

庞玟妙不疑有它,爽快回答。

可是庞大显然更有经验,没有急着回答,问道:“良骝啊,不知道你觉得我们应该放哪里合适?”

百里良骝说:“谢谢你们的回答和询问,具体放在哪里,我也不确定,因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有什么可以供你们使用,不过有一条员原则,我必须警告你们,就是我布置了阵法的飞行器,不要放进那些没有布置阵法的东西里面,否则,我担心,会把阵法提供的防疫效果抵消。”

庞玟妙对良骝哥哥完全相信,他说什么,她也是同一个思路,跟着着急:“呀?那颗怎么办,要不良骝哥哥你给我储物空间里的每一个器物都来个防护阵,如此一来,不就没事了吗?”

庞大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丫头,你还有什么秘密不跟你良骝哥哥说?

算了,自己也别枉做恶人了,估计这个百里良骝也没有什么坏肚肠,把这个最大秘密跟他说说吧。

“良骝啊,我信任你,就把家族最大的秘密和你说说……”

百里良骝蔫坏地说:“别,国王阁下,我对你家族最大的秘密不感兴趣,我赶兴趣的是,要保证你们的安全,跟这个无关的,我没有时间听你说。”

庞大暗中吐槽,那不是一样吗!

也别卖关子了,直接告诉这小子吧。

“这个绝对和安全有关,必须和你说说,我们庞氏家族既然祖传的造器专家,就对所有跟造器有关的技艺特别精通,不过一般人只看到表面,就是我们造出的那些器物,比如这些飞行器,当然还有那些房屋,还有工具、武器什么的,跟你这么说吧,凡是你眼睛看到的,没有我们不能造的,也就是说,所有的那些东西上,都有造器符文。”

“难道那些庄家、果树上,也有符文?”

百里良骝惊奇地问道。

“那是当然!不过也是有符文水平高低不同之分的,比如我弄的一棵玉米,就比玟玟的那棵,多生产百八十斤玉米粒。”

庞玟妙不服气地说:“那是以前!现在我的那棵产量几乎和你并驾齐驱了!”

庞大嗬嗬一笑:“那也不过是‘几乎’,离追上我的产量,还不知道多远呢。”

百里良骝无奈道:“请你们抓住重点好不好?除了表面的器物以外,内涵的东西是什么?”

庞玟妙说:“不就是须弥戒指吗?那有什么稀奇?哪个会造器物的符文师不懂造那种戒指,否则造出来的东西放在哪里保存?”

百里良骝心中吃了一惊。

人人可以造储物戒指?这也太得天独厚了!

庞大这位马后炮无奈地说:“傻闺女!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老爸听人讲过,除了我们这里,其它有人的地方造器符文师凤毛麟角,而那些造器符文师当中会制造须弥戒指的人一百万人也调不出来一个,你就知道这有多稀奇了,那绝对是无价之宝一样的珍稀物种;所以你要一个对能造储物戒指的符文师有一个正确的定位!良骝救了我们一家,如果人都死了,制造储物戒指的能力再珍稀,也没有任何作用了,所以我们对他透漏了这个秘密,如果是别人,就是他们把金山银山晶石搬来,我们也不会透漏一丝一毫。”

庞玟妙说:“老爸这个我同意你,良骝哥是无价之宝,拿什么东西都换不来!所以是我先和哥哥说这个秘密的!玟玟我是不是有先见之明,老爸快夸我!”

百里良骝心里疑问:“这个妙妙,你保证你说的和你老爸说的一样?你没有暗换夸奖对象?

“听着你老爸重点在须弥戒指,到了你那里,怎么就变成了我百里良骝了?”

算了,这个弯比较复杂,估计老庞一时绕不出来,先这样吧,不影响大局。

“国王阁下,看起来玟玟说的对,还是年轻人的脑瓜儿灵活,我们这样的老一辈有些跟不上,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有这样聪明懂事识大体的年轻人真好,我们就按他们想的说的招办就行了,我只是咋技术上作一些调整,妙妙啊,不用给你储物器里所有的东西都设立一个防护阵,只要在你的储物戒指上设立一个,就将那里的东西都保护起来了,老庞,你看这个做法如何?”

庞大心道,我有从国王变成老庞了,你们二个年轻人一致,我还能如何?

算了,随大流算了,即使不算,我也没有什么高招。

“好吧,就给所有的储物戒指摆一个防护阵法,可是,那个工程量可是巨大,你能承受得了吗?

百里良骝没当回事,小小的储物戒指而已,不算什么;每人都有,也就一堆而已。

只过了一分钟,百里良骝就后悔了刚才说大话的掉以轻心。

原来他们每一个人储物戒指,全都是硕大无比,气吞山河!

这也跟他没有任何关于储物戒指的知识有直接的关系。

虽然师傅给他提过几次,但是两个人都认为那是离他们遥远的东西,别说使用,就是看也看不到,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现在说他们没用,好高骛远的习气不好。

百里良骝心目中还是想象了一下储物戒指的样子。

他想象出来的那个,就是小孩子储存零钱用的那个陶瓷猪,储满零钱以后大约可以达到一百块。

那就是非常惊人的一大笔钱了。

没有想到第一次见到的须弥戒指这么大,当然不是外部,而是里面的洞天。

其实等到以后他就会明白,他今天见到的储物戒指,固然有的是须弥戒指,只是一个储物空间,但是有的却不是,而是迷你世界,或者是小世界。

其实从空间大小来说,小世界和储物空间没有本质区别,因为这个区别不是弄大小定性的。

他们的本质区别在于,储物空间,以须弥戒指为代表,只能储物,不能让有气的在里面生存。

而小世界,就是和外面的世界一样,不但可以储物,还可以储存任何东西,就是生物可以在里面正常生存。

其实小世界的小,也是相对的,只是相对于大世界来说,它是私人空间,必须经过主人允许,不属于小世界的人才能进去,否则不得其门而入。

今天百里良骝看到的那些表面上比较大的空间,就是小世界,虽然也是规模不大,但是比一般的储物戒指,就轻易能大个几百上千倍,如此一来,他的布阵就非常困难了。

本来他开始的打算是如同王宫一样,布下一个大阵把整个储物空间涵盖起来,现在一看根本不可能,只好舍尔求其次,只是在入口不下一个阵,就算完事。

也幸亏这些大型储物戒指和小世界都是只有一个入口,其它部位都是铜墙铁壁,黑鼠一类的东西不可能进去。

还有一点,就是它们的入口都是微型版,外面基本上难以看到,这也极大地减轻了百里良骝布阵的负担。

就这样,歪打正着,百里良骝很快就给他们布阵完毕,让他们处于防护阵的全面保护当中。

在百里良骝操作当中,大家看到百里良骝的眼睛里不时对那些储物戒指冒出渴慕的光芒,个个心领神会,没人都送给了百里良骝一个储物戒指,庞大甚至送给了他一个小世界。

把百里良骝乐得,差点没当场昏过去。

百里良骝也没有客气,知道对他们来说,那就是小小不言的纪念品;而对他来说,则是一笔无法数算的财富。

百里良骝把那些储物戒指都放在那个小世界里,然后焕发出冲天的干净,布阵的速度增加了一倍还多,很快就全部干完,然后大家一哄而散,奔赴各个抗疫前线。

百里良骝带着自己的人马再次登上机车,直奔西子星的北部地区。

这是百里良骝事先就安排的,因为北部地区疫情最重,死人最多。

百里良骝虽然知道大体方向,但是不知道具体路径,庞玟妙过来就是给他当向导的。

百里良骝喊了一句:“玟玟,过来,指一下路。”

却没有人理他,他回头一看,看到庞玟妙正在那里发呆。

突然,那个发呆的丫头大喊一声:“骝骝哥哥!你这个飞行器更厉害耶!你还假装一副什么都不会的样子,好气人!”

嗯?妙妙,你这个思路好清奇!

这样的想法,哥哥第一次听到耶。

不过,一贯思路灵活的百里良骝,脑袋一转弯,换一个角度思考一下,妙妙的奇思妙想果然有道理!

这个六维机车,不也是属于飞行器的那个种类吗?

要说高级复杂,至少那些带着符文的飞行器差意思吧?

太复杂的东西也解释不清楚,就跟庞玟妙随声附和说:“嗯,你说的有理!不过我这个飞行器制作的方式和你们的那些完全不一样,不过最后结果和效果倒是殊途同归;来,过来指路吧,你再耽误一会儿,我就到地方了,不过,很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地方。”

因为不知道具体目的地,现在的飞行模式是自由飞翔,而是定点,一个按钮的功夫就到。

在庞玟妙的帮助下,百里良骝设立了着陆点,就是镇北将军府大楼,百里良骝设置好,一按按钮,立刻就到了。

庞玟妙又是大吃一惊,可是往外一看,到处都是一片死寂,她的惊叫就被卡住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36章 飞天黑鼠乱疾病大行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638章 恶人通妖兽害己告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