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渣男们都被虐哭了最新章节列表 » 寻找

寻找

文/爱吃鱼的兔兔
渣男们都被虐哭了简介 本章字数:2016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娇女种田忙 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 相遇了灯亮了 拒嫁三王爷 梁山事务所 重生家中宝 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尊 首席大人的挂名妻
他微微撇过头,问道:“冒昧地问一下,你家是不是比较苦难?”

“是啊。”苏芩叹息一声:“我有个丈夫,十年前来雁云城当兵,说是一年三年的就能回家,可这一走就是八年,杳无音讯,我婆婆非要千里寻子,我就带着她来了,来了之后找到军营,让人一查,查无此人,这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我婆婆不甘心,非要留下来继续找儿子不可,我们就住下来了。”

詹天谕微微蹙眉:“不可能,凡是应征入伍的,都会上花名册,没道理查无此人。”

“他是我亲自送走的,肯定入伍了,但是为何他不在花名册上,就不是我能查到的了。”这种情况,要么是死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原因,要么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管阎四贵是自己故意消失,还是被迫消失,找回来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

“他叫什么?”

“阎四贵,京城人士。”

詹天谕微微诧异:“你也是京城人士?”

“怎么?不像?”苏芩拉下口罩,微微侧头让詹天谕看清楚自己的脸:“我也曾是官家千金好吧,你看看我的这张脸,能看出些许京城人士的气质吧?都怪雁云城的风沙太大了!”

詹天谕不自在地微微往后撤,但是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落在苏芩的脸上,红扑扑的脸蛋,有些干裂的唇瓣,的确比普通妇人好看许多,最好看的当属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清澈、灵动,仿佛是豆蔻少女的眼睛,与她对视一眼,仿佛就会被她闪耀的眼神吸入进去,忍不住想进一步了解她。

“只有你们二人?”詹天谕说:“京城离此地有千里之遥,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主要是搭顺风车。”苏芩回忆起原身一路上的艰辛,不由地叹了口气:“我们走一路,搭了一路的顺风车,一路上不知道换了多少辆车才到了这里,我们用了一年时间呢。”

詹天谕抽了一口凉气,“这么久?”

“可不是!我婆母身体不好,生病了就得停下来给她治病,少则三五天,多则七八天,要么就是找不到顺路的车,就只能等,等有了顺路的车再启程。走走停停,就花了一年的时间,把我的钱花了个一干二净。”路上的时间就是这么耽搁的。两个姐姐一人就给了二百两的盘缠,最后愣是没剩下几文钱。

“难为你们了。”詹天谕说:“我在军中有些门路,可以帮你打听打听。”

“那感情好!”苏芩高兴地说:“马我就不要了,你帮我打听阎四贵的下落吧,是死是活,总得给个信啊。”

“是死又如何?是活又如何?”

苏芩想了想说,“死了的话,军中就该给我们抚恤金,我帮他赡养老母,她愿意留下就留下,愿意回京城我就带她回京城,总之伺候她到老。要是活着的话,我要好好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杳无音讯?我倒也罢了,难道他连母亲都扔到一边不要了?”她冷眉冷眼:“然后再要一份切结书,从此跟他一刀两断!”

嗯?

詹天谕不由地诧异,怎么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怎么不是夫妻分离多年后喜相逢?反而要和离?

苏芩轻笑一声:“他是不是薛平贵我不知道,但我不是王宝钏,再深厚的夫妻感情,被他消失十年磨光了,在他将我们婆媳扔下的那一刻,我们夫妻就恩断义绝了。”

“要是他真如薛平贵一样变得位高权重,你就这么和离了,岂不是亏死了?”

“亏死了?”苏芩嘲讽地说:“你难道不知道王宝钏的下场吗?补偿性地让做了皇后,十八天后就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要是不吃下这个亏,就得死!”

詹天谕哑然,听她这么一说,的确有道理。

“我先帮你打听吧。”这一刻,詹天谕抖了抖缰绳,“只要他曾来过雁云城,我就一定能将他找出来。”

“多谢你了。”苏芩眉眼全是笑,听这口气,这男人官职不低呀,普通兵卒查不到,没道理他一个官也查不到。

死了活着,总得做个了结。

“马,我会继续帮你物色,这个忙是额外帮的,两个忙加起来,差不多跟我这个人价值相当了吧。”

“噗嗤!”苏芩忍俊不禁,“你还挺记仇,我这人就爱胡说八道,你别往心里去。”

城门就在眼前,苏芩说:“将我放下吧。”

“嗯。”詹天谕不欲让别人看到他跟一个女人有牵扯,就放了苏芩下去。骑着马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来,说:“我叫詹天谕。”说完,策马而去。

“詹天谕。”苏芩念了一声,摸摸腰间的银子,“谢谢啦,詹大财主。”

拎着野鸡回到家,苏芩告诉吴氏:“就打了一只野鸡,等我洗剥赶紧,咱们晚上吃鸡。”

“就打了一只野鸡?”吴氏有些失望,她唉声叹气地说:“刚刚咱们隔壁巷子的陈老三的外甥的表弟,你知道吧?说军中有门路,可以帮我们查一查四贵的下落。”

苏芩蹲在院中边拔鸡毛,随口一问:“需要多少钱?”

“不多,也就二十两。”

苏芩顿时被气笑了,“二十两还不多?”特么的自己辛辛苦苦差点儿丢了命,才赚十五两,丫骗子张张嘴就赚二十两?怎么不去抢?

“娘,这事您别跟我说,我没银子,就算有,也不会给骗子。”

“怎么是骗子呢?”吴氏急得从炕上走了下来,扶着门框说:“陈老三说了,那个表弟可是军中的校尉!肯定能查到四贵的下落的!”

这也是苏芩藏私房银子的原因,吴氏寻子心切,经常被不怀好意的人骗钱,不给她吧,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原身洗衣服做工的辛苦钱大部分都是被吴氏这么祸祸光的。她来了之后,索性直接说没有,非要被骗,就自己挣钱去。

“这事你别操心了,我今天认识一个官,他答应帮我查一查,他的官比校尉大好几级呢,还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提要求返回目录下一章:詹将军(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