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玄幻魔法小说 »檀郎最新章节列表 » 花宴(下)

花宴(下)

文/海青拿天鹅
檀郎简介 本章字数:3096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魂帝武神 重生学霸,在线修仙 我,最强弃少 星际之星海无尽 福运绵绵 修仙小村长 人生赢家 都市妖孽医王
回雒阳的路上,我一直回味着公子和王霄等人说的话。

他显然是从王霄的言语中听出些什么来, 唯恐大长公主打着利用他的名声来收买北军的主意。除此之外, 他向王霄明示北军效忠之责, 也是为将来抽身做准备。

路上歇息的时候,我问他:“你猜测大长公主对北军有所图?”

“并非猜测。”公子道,“母亲若不这般想,便不是她了。”

这确是道理,我颔首, 蓦地, 又想起秦王说的话。

“元初, ”我犹豫了一下, 说,“若大长公主和桓氏果真有一日与秦王作对,你打算如何?”

公子沉默片刻, 道:“我不会让他们毁在自己手上。”

我知道此事于公子而言,就像曹叔之于我一样,都是不可逃避的大事。

公子先前与我说他此番回雒阳的那些原因都与我有关, 但有一点, 他并未提及。

大长公主和桓氏联络着众多的诸侯豪族投靠秦王,当下可谓风头正盛,看似风光,其实却是站在了分岔路口上, 无论往哪边走, 皆不可回头。公子着急到雒阳来, 恐怕也正是要与家中把话说开。

回到宅子里的时候,天色还未暗,才走进去,青玄迎出来,向公子道:“公子,老林来了。”

公子讶然,道:“他来做甚?”

青玄道:“似乎是为了府中的聚宴之事。”

聚宴?我心中一动,不由看向公子。

公子没说话,与我一道向堂上走去。

林勋是桓府中的侍卫总管,从前公子在桓府时,每逢出去,都是林勋贴身护卫,故而无论是公子还是我都算得交好。

桓镶也在堂上,见我们进来,嚷嚷道:“你二人可回来了,怎去了这般久。”

公子没理他,看向林勋。

林勋脸上堆满笑,行个礼:“公子别来无恙。”说罢,又看向我,“霓生,好久不见。”

我也笑笑:“老林。”

“何事?”公子问。

林勋道:“明日府中有聚宴,主公遣小人来,请公子、子泉公子和霓生过去。”

桓镶即刻在一旁道:“要去你们去,我不去。”

林勋苦笑,向他劝道:“子泉公子这不是为难小人?主公令我务必要将诸位都请回去。”

“是甚聚宴?”公子问。

林勋忙道:“便是每年都要办的赏花宴。”

我了然。桓府里的花园,虽然不如昌邑侯府那样有名,也不像沈冲治园那样精细,但也造得颇好。尤其是春天,每年这个时候,各色花卉争相竞放,颇是赏心悦目。大长公主这般喜欢热闹和炫耀的人,当然不会把这般美景藏着不让人知道,每逢花季,总会广发请帖,邀官宦贵人们到府中聚宴赏花,有时一个月能办好几场。

“都有谁去?”公子又问。

“今年去的人可不少,”林勋道,“除了沈氏等亲朋故交,城中的诸侯王也都去,还有秦王和豫章王,都请到了。”

公子颔首。

听到豫章王三个字,桓镶冷冷道:“你回去告诉祖父,我身体不适,他如不嫌我晦气,可教人将我抬过去。”

林勋正当再说,公子道:“你回去告诉父亲,我会过去。”

林勋愣了愣,随即喜出望外,连声应下,笑眯眯道:“如此,小人这就回府禀报。”说罢,他向公子一礼,告辞,转身朝门外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不由腹诽,嘴上说是要请公子、桓镶和我都过去,其实要紧的不过公子一个人。

“我方才说了,要去你去。”桓镶继续道,“我可不去。”

公子道:“你自便。”说罢,看向我,道,“霓生,你若不想去……”

“谁说我不想去,”我笑笑,“既是桓府相邀,我怎好不去?”

我说的话是真的,我的确打算去,并且早已经备好了衣裳。

那日大长公主当着秦王的面提出要我去桓府,我就猜到了公子回来之后,免不得有这么一场。

我和公子的事,我本来就不打算藏着掖着,尤其是昨日对我指指点点的那些个女眷闺秀们,我恨不得在公子脸上盖章明示,以防她们似贼人一般天天在心头惦记。

可惜公子给我买的那身女装丢在了海盐,□□的女史衣裳我也不屑穿,于是我那日离开□□之后,亲自去了一趟大市,买了一身衣裳回来。

夜里,公子沐浴回来,见我坐在榻上摆弄着新衣裳,诧异不已。

“你哪里来的女装?”他问。

“前两日新买的,”我说着,将衣裳往身上比了比,“好看么?”

公子看着,微笑:“好看。”

我得了他这话,颇是得意。毕竟这衣料是我凭借多年积累的鉴赏力看中的,就算穿到那些闺秀面前也不会落了下风。公子也在榻上坐下来,将我的衣裳看了看,忽而道:“霓生,你这衣裳还少了些首饰,不曾准备么?”

我讪了讪,道:“不曾。”

“为何?”公子道。

因为没钱了。

我从扬州出来,身上没有带什么钱。幸好我毕竟名头上是皇帝派来的女史,虽不能像当年诓大长公主那样从秦王手里讹钱,不过饷钱也有些。但也仅此而已。这衣裳料子不错,价钱自然也不会太便宜,我讲了许久的价,才堪堪买下。钱囊见了底,我便无法再去置办首饰。

当然,此事说出来着实窘迫,我并不打算说实话,于是道:“买首饰要挑拣许久,我没有许多工夫。”

公子笑了笑,道:“你在此处等一等。”说罢,他披衣起身,朝屋外走去。笔下文学88 www.glgw88.com

没多久,他回来,手中多了一只盒子。

“这是何物?”我讶然。

公子递给我:“打开便是。”

我将那盒子打开,只觉眼前一亮。

这盒子之中,盛着全套头面。细看,只见是上好的合浦珠,颗颗莹白圆润,缀成珠花和步摇,式样雅致,美而不俗。

我看着,忽而想了起来。

这套首饰我见过。它一直收在公子的府库中,是当年沈太后赐给他的。那是一场宫筵上,沈太后又与大长公主聊起了公子的择偶之事,一时兴起,让人将这套首饰赐给他,说是他以后娶了新妇用得着。

公子对她们议论自己这些事很不耐烦,对这套首饰看也不看,拿回来就扔到一边。

我却觉得颇感兴趣,一件一件地仔细端详。这些首饰都是宫中匠人的做工,外面绝难看到,精美无匹,教人看了赞不绝口。

“你喜欢?”那时,公子问。

我说:“做得这般好看,谁不喜欢?”

公子说:“你喜欢便给你好了。”

我撇撇嘴角,道:“不要。”

“为何?”

“这可是沈太后赐给公子未来新妇的,怎可与了别人?”我说,“且我日日穿男装,要来也无用。”

……

没想到,他一直留到了现在……

我问公子:“你将它从桓府带了出来?”

“我离开之时,从府库中取些日用之物,正好看到了它。”公子轻描淡写地说罢,又问,“你喜欢么?”

我望着他,不由露出笑意。

“喜不喜欢又如何。”我故意道,“我反正也无别的饰物,便只好戴它。”

公子讶然。

“你不喜欢?”他问。

“不喜欢。”我说。

“为何?”

“这是沈太后给你那未婚妇人的,”我说,“又不是我。”

我以为他会说“我那未婚妇人不就是你”之类的,正期待着,不料,公子想了想,道:“有理。”

说罢,他将那盒子拿起,起身便要往外走。

我忙叫住他:“你去何处?”

“自是扔了。”公子道,“你既不喜欢,还留来做甚。”

我知道以他的脾性,这事他真的做得出来,忙将他拉住:“莫扔了,我喜欢,喜欢还不行么?”

公子回头看着我,片刻,唇角弯起。

“当真喜欢?”他重新坐下,道。

我说:“嗯。”

公子低低道:“而后呢?”

我面上一热,看着他的双眸,说:“你闭上眼睛。”

公子随即闭上眼睛。

我凑上前,亲了亲他的嘴唇,随即离开。

公子睁眼,讶然。

“这便无了?”他说。

“无了。”我说罢,将他手中的盒子拿过来,正要走开,公子忽而将我拉住,下一瞬,已经将我压倒在榻上。

他的吻长而霸道,撬开我的唇齿,辗转纠缠,好一会,才将我放开。

嘴唇被他咬得有些疼,我喘着气,佯怒地在他肩上捶一下,道:“你咬我。”

他笑起来,双眸温柔溺人。

未几,他俯下来,与我贴着脸,在我的颊上和脖颈上轻吻。

“霓生,”好一会,他说,“明日到了府中,你喜欢做什么便做什么,不必管别人的规矩,也不必强行应酬。”

我怔了怔,不由地觉得好笑。

就算与我经历过许多事,他也仍然总想挡在我身前,仿佛我真会被那些走几步路便要喘气的贵人们欺负一样。

心头软软的,我应了声,也吻了吻他的脸颊。

——“……它们自幼在母鸡的庇护下长大,每有鹰来,自有母鸡挡在前面对付,久而久之,它们也只知道往母鸡后面钻……”

忽然,我又想起了秦王那比喻来。

“这有甚可担心。”我眨眨眼,道,“既是桓府邀我,我怎可失了礼数?你放心便是。”
(快捷键 ←)上一章:花宴(上)返回目录下一章:明珠(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