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我家影后是锦鲤最新章节列表 » 第394章 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

第394章 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

文/丞汣
我家影后是锦鲤简介 本章字数:2045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傲世嫡女倾天下 农夫骑士 三生三世明月星辰 医圣仁心叶皓轩 演员程苔 血蓑衣 种出个超科技帝国 医界圣手
夏汌的眉目徒然犀利,他目光如炬的看着脸色青紫的夏如嫣,眼神幽沉愤怒。

他道说,夏夏这么一个小姑娘,就算再如何不懂事,也不会这么决然,没想到当年还有这么一段。

夏如嫣摇摇头,视线紧紧定在夏汌的脸上,指着夏季,“她胡说八道,你们这么宠她,自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夏汌冷漠无情的样子,让夏如嫣有些害怕,她慌不择路,只能胡说八道,用另一种方式提醒着夏汌对自己跟对夏季的巨大区别。

企图唤起夏汌对她为数不多的怜悯。

只是她预判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夏季跟别人之间,夏汌永远都会先考虑夏季。

这是年积累月不可估量的怜惜。

所以,夏如嫣的话,不仅没有让夏汌升起一点怜悯之心,反而对她更为厌恶了一些。

“当年,老二对你,可谓恨之入骨,是我让老二放你一马,爷爷也无心计较;

现在一看,我当年岂不就是你的帮凶,我帮你,让我的妹妹离开了这个家。”

可不是吗?因为夏汌这些年来的隐忍,所以给了夏季一个错觉,是不是夏家已经接纳了夏如嫣。

所以夏季回国,这么久了,他们才知道。

夏汌扭头看着夏季,欲言又止,夏季微微一笑,“大哥,我信你。”

如果真的将夏如嫣当回事了,那么现在,夏汌就不会这么下夏如嫣的脸。

她幸灾乐祸的看着夏如嫣颓然溃败的模样,并不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哼笑,“所以刚才我说的话,你还是需要好好想想。”

话落,她拽着夏汌的手臂往家里走,一边走,一边跟夏汌说,“大哥,以后,你要好生听我的话。”

夏汌哭笑不得,“原则性的问题,咱们不能马虎。”

夏季:“……”

夏如嫣失魂落魄又满心不甘的看着兄妹两人离开的背影,狠狠捏紧了拳头,追在两人身后准备进屋找夏老爷子。

走到别墅大门时,就被等在门口的夏禹伸手拦住,夏如嫣看着面色清冷的夏禹,一双通红的眼眸带着委屈,夏禹还没说话,她便先开口,“你是我哥哥,我们父亲是一个人,你为什么总是帮她。”

为什么总是帮夏季?

为什么?

眼前这个站着的人,也好意思问他为什么?

夏禹忍着掐她脖子的冲动,唇角的笑容有些狰狞,“为什么?就当年你跟你那个妈,去找我妈的时候,你想过,你跟我是同一个父亲吗?

起底大影后夏如嫣的黑历史,我这里有一堆,你要不要我给你曝光一下?

先前若非大哥放你一马,你觉得你能有今天的成就?对,你的出生你没法选择。

可你做过的事情,你有选择吧,你是如何做的呢?”

夏如嫣脸色惊恐的看着恍若恶魔的夏禹,“你想毁掉我?”

夏禹冷笑,“毁掉你,这词儿多新鲜,你不是不稀罕夏家的一切吗?现在还回来而已,怎么的就叫想要毁掉你?

换句话说好了,这叫成全你。”

“你不能这么做。”夏如嫣咆哮,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想到自己如今一切的来之不易,她不想就这么消弭一切。

之前口口声声的没法选择,不稀罕夏家,现在成了笑话。

她舍不得夏家支撑背后,得到了一切荣耀。

拥有的时候,觉得自己不稀罕,当被剥夺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多在意。

夏禹可不是夏汌,顾念多,他憎恨夏如嫣跟夏如嫣的妈,恨之入骨。

每每想到自己母亲的死亡,他的恨意都会在原有基础上加深一层,他听着身后夏如嫣的咆哮,哼笑一声。

“我如何做,做什么,你是最没资格说话的人。”

夏如嫣咬唇,盯着眼前宏大低奢的别墅,转身就走。

没人关心她最后的那一眼是什么表情,在算计什么,就算知道,夏家的人也不会放在心上。

……

另一边,谢城给薄言和余染安排好了一家私人医院,在司家旗下。

薄言跟负责人也熟悉,翌日一早,带着余染直奔医院。

作为医院的全科专家,司幌早就恭候于此,看到薄言小心翼翼的牵着余染进门,他眉梢微微一挑,带着看戏的打量。

昨晚谢城联系他,预约妇产科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问一句,“你搞大了谁的肚子?”

谢城无比冷静的告诉他,“薄言搞大了人家的肚子。”

惊悚了一晚上,他就想要看一看,谁这么有本事,能留下薄言这尊煞神的孩子。

虽然薄言如今是高高在上的大影帝,千万女子的梦中情人,不过嘛。

跟薄言打小一起长大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绝对是是一尊煞神。

只是娱乐圈滤镜太厚,遮掩了他本来的真面目。

一个人本性最是难改,虽然他一副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棺材脸,也不能磨灭他是个煞神的事实。

顶多就是戴了一个面具。

所以今日早早的,他就准备到医院一睹芳容,看到余染的时候,他还有些不确定,觉得是不是自己眼花。

等两人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司幌不能怪自己眼花了。

眼前的小姑娘,虽然样子变化了不少,可就是当初那个恶名远昭的余染。

司幌震惊得没有回过神来,虽然圈子里一些小八卦说薄言跟余染形影不离,好像两人还结婚了,但是传言毕竟是传言。

不一定能全信。

余染也是认识司幌的,打小时候在大院,也跟司幌熟悉,后来因为那些过往,跟大院里这些子弟们倒是疏远了一些。

所以看到司幌震惊毫不加以掩饰的脸,她稍微有些尴尬,半张脸藏在薄言手臂后面。

薄言不悦的看着司幌,脸色阴沉,“看什么?”

司幌回过神来,笑眯眯的冲着余染打招呼,“小余染,虽然多年不见,不至于不认识我吧。”

“司二哥,好久不见。”

薄言抿着唇,半圈着余染的腰,越过司幌往妇产科走,司幌追在两人身后,“小余染怀孕了?”

薄言,“谢城预约没跟你说清楚?”

司幌摸摸鼻子,“说是说清楚了,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
(快捷键 ←)上一章:第393章 好玩儿啊,怎么不好玩返回目录下一章:第395章 谁曾想到,薄言会变成如今的模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