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网 » 都市言情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一锤定音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一锤定音

文/石章鱼
天降我才必有用简介 本章字数:6003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武医狂婿 傲世腹黑妃 悲剧发生前 奇门医仙混花都 武道霸主 玩坏世界的垂钓者 诸天之最强BOSS 重生九八之逆天国民女神
米小白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先去马达那里拧开药瓶在马达鼻子上晃了晃,马达打了个喷嚏,清醒过来“我……我怎么了?”

米小白道“赵磊下毒!”

马达怒道“玛德,找死!”犹如一头暴怒的雄狮般冲了上去,照着赵磊的面门就是狠狠一拳。

张弛下手比他更狠,直接一脚把赵磊的右腿给踩断,倒要看看这货的自愈能力究竟有多强?

赵磊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杀人啦……”

米小白整理了一下头发道“别害怕,不杀你,你自愈能力这么强,就算折断了你的骨头,明天就会恢复如初,我们非常好奇,所以想验证一下。”

赵磊满面是血,张弛刚才的第一击实在太重了,他感觉自己的颧骨都发生了骨折,整个大脑乱糟糟一片。

赵磊惨叫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都是同学,你们这样对付我,如果让学院知道肯定会遭到处分甚至开除的。”

米小白叹了口气道“我可不这么认为,我现在开始问你问题,你要老实回答,如果你敢说谎……”

她向马达道“马达,他说一句谎话你就折断他一条腿。”

马达挠了挠后脑勺,赵磊的右腿已经被张弛给踩断。

“就剩一条了。”

张弛叹了口气,这货自从来到天坑大脑就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提醒马达道“一条腿够你折断好几次,更何况还有肋骨呢,这身骨头够你玩一整天。”

赵磊听到这里肝胆俱寒。

马达笑道“是噢,我倒要看看,是你丫康复的速度快,还是骨折的速度快。”

米小白来到赵磊面前蹲下,抽出军刀抵住他的咽喉道“说,谁派你来的?”

赵磊道“大家都是同学,我无非就是想得到灵石……而且我没下毒。”

米小白点了点头,突然扬起军刀,噗!一刀就插在赵磊手臂上,赵磊咬牙切齿道“我没撒谎……”

米小白轻轻转动刀身,赵磊疼得额头冒汗,面部肌肉都扭曲了。

马达看着米小白的出手暗自心惊,还是女人心狠啊,以后可不能轻易得罪女人。

张弛道“她真敢杀你,你还是乖乖交代吧。”

赵磊道“小贱人……你敢如此对我……他日若是落在……哎呦……”

噗!

米小白熟练地拔刀再插刀。

赵磊的脸拧巴成了一团,终于绷不住了,张弛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他的面前颜值崩塌,本来赵磊长得还算不错,可因为他们共同的折磨短时间内竟然老了十多岁,变成了一个中年人。不对,这才是他的本相。

米小白道“你不是赵磊,厉害啊,居然拥有这么强拟态能力,百毒不侵,还拥有强大的康复能力,你到底是什么人?”

马达的脚踩住了这货的右腿,威风凛凛道“我这辈子最恨别人欺骗我,说,不然我把你这条腿踩成三截。”

“我说……我说……我叫刘三满……我是天坑的流民……有人……有人发了悬赏令,要……要活捉米小白……”

马达愣了一下,他不知道米小白居然这么重要。

张弛道“谁下得悬赏令?”

刘三满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张弛道“赵磊呢?”

“他好好的,跟楚江河一起正赶往集合点。”

米小白道“他根本没说实话,马达,动手!”

马达点了点头,琢磨着是用脚还是用大铁锤。

突然林中传来咻!的一声尖啸,一支羽箭从密林中射了出来,直奔马达的后心,马达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抡起大铁锤砸在镞尖上。

叮!

大铁锤和镞尖撞击得火星四射。

张弛大声道“隐蔽!”

咻!咻!咻!羽箭从密林中飞蝗一般射出,目标瞄准张弛和马达,两人慌忙挥舞兵器寻找树干隐蔽,米小白反倒无恙,因为没有羽箭射向她,看来是对她的悬赏令起到了作用,伏击者想要把她活捉,不想伤了她的性命。

米小白抓住绳索,宛如灵猿般攀援而上,眼看就要接近木屋之时,一支羽箭射向绳索,尖利的镞尖准确无误地射中了绳索,啪!绳索从中断裂,而米小白在绳索断裂之前,手臂用力,身体有一个明显的腾跃动作,抓住树枝,利用荡动的惯性,翻身上了树枝,长弓在手,抽出一支羽箭,瞄准了下方密林来箭的方向。

咻!

一箭反射了回去。

密林中传来一声惨叫。

张弛刚刚躲到树干后,就有数支羽箭钉在了树干上,除了米小白之外,这些伏击者压根没想留下活口。

头顶传来米小白的声音“弓箭手交给我,其他的交给你们!”说话的时候在树枝之上纵跳腾跃,如履平地。弯弓搭箭,弓弦随着拉满而闪烁着紫色的电波,弓弦一松,电波缠绕着羽箭向密林中飞出。

正中一名伏击者的肩头,米小白成功吸引了伏击者的注意力,趁着这难得的时机,马达以惊人的速度冲了出去,挥动手中的大锤狠狠夯击在那人的面门上。

蓬!他听到骨骸碎裂,对方的身体被他砸得横飞了出去。

一支羽箭射中了马达的肩头,第二支羽箭直奔他的咽喉。

刷!一道雪亮的剑光在马达的面前自上而下形成了屏障,将那支羽箭拍飞。张弛及时杀到,抓住马达将他拉到树干后。

又是一排羽箭射中了树干。

马达的左肩已经被鲜血染红,忍痛将箭杆折断,咬牙切齿道“这帮王八犊子都是什么人?”

张弛示意他先在这里隐蔽,目光落在对侧粗壮的树干上,深深吸了一口气,瞬间做出了决断,他开始速奔跑,马达以为他要以这种方式吸引伏击者的注意力,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瞠目结舌。

张弛竟然直奔树干而去,速度不减,双脚踩在树干上,如履平地一般沿着粗壮的树干奔行,一排羽箭跟随在他的身后,伏击者显然也没有料到这厮竟然可以不受重力的影响,以这种姿态奔行在树干上,射出的羽箭没有跟上张弛的脚步。

伏击者发动攻击后,神出鬼没的米小白接连射出羽箭,林中惨叫连连,又有三名射手中箭。

幸存的两名伏击者开始变得惶恐,本以为只是神密局的三个见习生,却没有想到他们拥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

头顶传来响声,两人抬头望去,却见一根粗壮的树枝从头顶掉落,却是张弛一剑斩断了树枝。

树枝砸落在不及逃离的两人身上,米小白和马达迅速包围过来,看到两人已经被砸得昏迷过去。

张弛从树上轻轻跃下,低声道“刘三满。”

经他提醒,两人方才想起刘三满还躺在刚才的地方,转身一看,发现刘三满已经不见了,四处张望,却见他们的九点钟位置,一个瘦高的身影抱着刘三满正向密林深处狂奔。

马达怒道“哪里逃!”第一个追了上去,张弛和米小白担心他有所闪失,也跟着他一起追了过去。

那人抱着刘三满奔跑的速度大受影响,跑了几步似乎意识到无法摆脱身后三人的追踪,于是干脆停下,他将刘三满放下之后转身向后方走来,刘三满因为疼痛而发出惨叫。

张弛三人突然感觉到周遭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刚才的虫鸣鸟叫,还有刘三满的哀嚎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瘦高的身影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袍,低垂着头颅,整个面孔都沉浸在黑暗中。

米小白提醒张弛和马达道“我们上当了!”

马达小声道“你们挡住他,我去将刘三满抓来!”

张弛点了点头,马达想从一旁绕行,走了两步脑袋却如同撞在了橡胶上,本以为撞树上了,可眼前分明没有任何障碍,马达伸手摸了一把,好像摸在薄膜上,有质无形,用力一推还有弹性,他大声道“出不去了!”

米小白道“空静结界!”

张弛也不是第一次见识空静结界,上次在水木校园,他帮米小白送东西的时候就遇到了袭击,当时他们被罩在了空静结界的里面,因为有秦大爷所以上次有惊无险,这次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米小白提醒他道“这是幽冥,在灵气丰沛的环境中他们的力量会强大得多。”

张弛皱了皱眉头,他已经不止一次遇到过这种怪人,一直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种,幽冥?倒是贴切。

米小白率先一箭射出,羽箭闪烁着蓝色电波,直奔灰袍人的额头,在距离目标尚有一米左右的地方停滞下来,电光继续曲折蔓延到对方的额头之上。

马达大吼一声,挥舞大铁锤冲了上去双臂先是向下然后做出一个用力向上挥舞的动作,他要一锤将灰袍人砸成肉饼。

对方干枯的手掌一把就抓住了大铁锤的锤头,缓缓抬起头,马达此时看清了他的面孔,此人脸上伤痕累累,两只眼眶黑布隆冬竟然没有眼珠,马达吓了一大跳,他用力想将铁锤拽出,可是铁锤就像焊死在对方掌心一样,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移动分毫。

张弛在马达冲出之后也冲了上去,一剑砍向灰袍人的右臂。

一道蓝色的电光沿着铁锤击落在马达的身上,马达犹如被一道蓝色的长鞭给抽了出去,魁梧的身躯斜行向上飞了出去,撞击在空静结界有质无形的界面,又以更为惊人的速度掉落在地面上,魁梧的身体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明如秋水的古剑已经逼近了灰袍人的臂膀,灰袍人手臂反转,以快如闪电般的速度躲过剑刃,击打在剑脊之上。

张弛手臂被震得麻痹,古剑险些脱手飞出。

灰袍人干枯的左拳重击在他的腹部,张弛闷哼一声倒飞而出,从米小白的身旁掠过,撞击在结界屏障上,及时以古剑拄地,才没有摔得像马达一样狼狈。

张弛迅速站起了起来,他的骨骼已经坚如金石,内腑也郎心似铁,灰袍人的力量虽然强大却不至于给他造成致命打击。

灰袍人目不能视,但是却将空静结界内的一切细微举动掌握得清清楚楚。

张弛护在米小白身前道“他也会用电!”

和灰袍人相比,米小白操纵电力的异能简直就是小孩子玩泥巴,刚才将马达击飞的那道电光又粗又长。

米小白的表情也变得空前严峻,低声道“他不是学院的人,今天不是他死就是你们死!”

张大仙人有些郁闷地看了米小白一眼,明知道她说得是实话,可还是不顺耳,人家是要来活捉米小白的,他和马达的性命无关紧要。这米小白到底得罪了多少人?难怪秦大爷反反复复叮嘱自己要好好照顾她,现在是在天坑不是在学校,指望秦大爷来救援是不可能了,一切只能靠他们自己。

米小白道“我引开他,你们赶紧逃。”双手一张,一道电光射向空静结界的屏障,在落点处竭力扩张,形成了一个约有一尺直径的圆形,她是想利用电力在空静结界上撕开一个裂口,以供同伴逃离,米小白想得很明白,就算自己落在灰袍人手中,也不至于丢掉性命,张弛和马达就不一样了。

张弛大吼一声道“马达,干他!”

马达从地上缓缓爬起身来,在来到天坑之后,他的抗击打能力也增加了数倍。

张弛已经如同出闸猛虎一般再度向灰袍人冲去,灰袍人右手一抖从袖中落下一条长达三米的黑色长鞭,长鞭之上缠绕着蓝色的电光,长鞭倏然一抖,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向张弛的颈部横扫而去。

张大仙人奔跑的速度惊人,千层底光波流动,整个人就像一支射出去的箭,轻松躲过了长鞭,瞬间就来到了灰袍人的面前,手中古剑拦腰向灰袍人斩去。

灰袍人身影晃动,张弛本以为这一剑必然砍中他的身体,可挥剑之后却砍了个空,他仰仗千层底将自身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可对方移动的速度更快,刚才的这一剑只是砍在灰袍人留下的虚影中。

重新爬起的马达也再度冲了上去,灰袍人长鞭一抖。

啪!

狠狠抽打在马达的腿上,长鞭如蟒蛇般将马达的右腿牢牢缠绕了几圈,灰袍人右臂一抖,竟然将马达魁梧的身躯从地上拎起在空中挥舞一圈,再度用力一抖,马达惨叫着飞了出去,这次摔到了米小白的脚下,他的身上还闪烁着残余的电光。

米小白仍然在努力撕开空静结界的屏障,她耗尽灵能也只是将屏障撕开一个小小的孔洞,和灰袍人相比她的能力终究太弱。

张弛冲上去接连挥剑,杀机九剑犹如长江大河一般向灰袍人攻去,他出剑的速度虽然很快可是比不上灰袍人移动的速度。张大仙人有些纳闷,一个没有眼睛的人,竟然拥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看来灰袍人的听力惊人。

他故意叫道“马达,先把刘三满干掉!”

马达哆哆嗦嗦答道“好嘞……嘞……”

到现在体内余电未清,说话都大哆嗦,虽然站起来了,可走路跟偏瘫患者似的,这灰袍人太厉害了。

马达朝米小白挥了挥手,示意她先逃,既然今天伏击者的主要目标是米小白,只要米小白逃出结界,这结界自然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米小白明白马达的意思,她咬了咬嘴唇道“保重!”从撕开的裂口中纵身腾跃出去。

米小白离开之后,空静结界瞬间恢复如初,她第一时间寻找刘三满,准备抓住刘三满用他的性命要挟灰袍人。

刘三满仍然躺在那里没走,看到米小白竟然脱离了空静结界,表情也显得惶恐不安,他颤声道“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米小白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伸手想要揪住他的头发,可意外的一幕发生了,刘三满竟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拳击中了米小白的右肋。

米小白怎么都没有算到刘三满的恢复速度如此惊人,张弛折断了他的一条胳膊一条大腿,可仍然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常,这一拳将米小白打得呼吸为之一窒。

米小白将电能集中于右手,紫光迸射,倾尽所能击打在刘三满的身上,刘三满的手如同被人猛拍了一巴掌,米小白趁着这个机会用力将右手抽了出来,刚才逃脱空静结界的时候耗去了太多的灵能,现在已经无法对刘三满造成严重的杀伤效果。

她的手刚一抽出,刘三满向前跨出一步,又是一拳重击在她的腹部,米小白吃了这记重拳,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刘三满狞笑道“小贱人,你刚才的威风呢?”

张弛和灰袍人在结界内进行着速度比拼,张弛依仗千层底带给他的速度在结界内狂奔,他的战术就是刺出一剑马上就逃,虽然把杀机九剑轮番使了一遍,可无一击中灰袍人。

他一直在关注米小白的状况,看到米小白被刘三满偷袭得手,心中暗叫不妙,一剑刺向灰袍人的心口,这一剑的速度明显减缓,灰袍人左手抓住古剑,右臂照着剑身狠狠砸了下去,凝聚力的一击将剑身从中击断。

张弛在第一时间弃去长剑,以出乎灰袍人意料的方式扑上去将这货抱住,然后用大黑脸撞击这厮的面门,用剑不是目的,取胜才是目的,从一开始学习杀机九剑韩老太就告诉他,不要被兵器所困。

再好的剑只是工具,需要的时候大可弃之如敝履,用古剑成功引诱了灰袍人的注意力,灰袍人抓住古剑的时候,古剑反倒变成了束缚,张弛利用惊人的速度正面抱住了灰袍人。

灰袍人从未遇到过如此赖皮的打法,先被张弛抱住,然后被张弛正面撞击在面门上,这记头槌实在是威力巨大。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灰袍人在被撞击之后,马上转变了应对之策,用脸贴住张弛的脸,他们目前的状况就像两个相互贴紧的拳击运动员。

灰袍人开始蓄力,在接连利用电击之后,他必须等到灵能恢复方才能够完成再一次电击,这一点跟游戏中的放大招差不多。

张弛大吼道“马达!上!”

马达从地上捡起大铁锤冲了上去,大吼着一锤重击在灰袍人的身上,他没敢照脑袋砸,生怕用力过猛,连带着把张弛的脑袋也砸开了。

蓬!

一锤落下,张弛的身躯也被传来的力量震动了一下,张弛道“用力砸,砸脑袋!”

马达心中感动得一塌糊涂。

妈耶,实在是太勇敢无畏了,这是准备要牺牲自己保别人,什么叫舍己为人,这就是!

马达扬起大铁锤,还是有些犹豫。

“你特么倒是砸啊!”

张大仙人此时颇有向我开炮的英雄气概,他就快搂不住了,灰袍人俩瘪瘪的眼窝子已经闪烁着蓝色的电光了,看来马上就蓄能完成,自己抱得不是人是一大电门。

马达横下一条心,与其眼睁睁看着张弛被电死,不如自己冒险一搏。力挥动大铁锤,大吼道“我草你大爷!”

大铁锤重击在灰袍人的后脑勺上,灰袍人的脑袋没有缓冲的余地,向前贴着张弛的大脸,向后那可是硬邦邦的大铁锤。

马达最大的担心就是自己这一锤下去,虽然没有直接砸在张弛脑袋上,可力量至少有一多半会传导过去,十有要把张弛给砸出一个重度脑震荡,心中有点感动,万一张弛要是被砸傻了,就照顾他一辈子。

蓬!

马达力挥出的一锤并没有将灰袍人的脑袋给爆了,甚至连一个伤疤都没留下,马达有点懵了,这货后脑壳也太硬了。

望着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马达一时间不知是不是应该在补上一锤。

张弛抬起头,伸手在灰袍人的胸口推了一把,灰袍人直挺挺摔打在了地上。

马达低头望去,却见灰袍人面目非,整张脸变成了一个平面,还有点内凹,标准的鞋拔子脸。

马达赶紧看了看张弛的脸,黑脸上沾满了血,不过轮廓分明。

马达有点怀疑人生了,卧槽!这特么是人脸吗?比金刚石都硬!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三十二章 自在天宫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四百三十四章 刷脸(快捷键 →)